暗网究竟存在吗?到底有多恐怖?

发布时间:
2024-04-01 21:28
阅读量:
37

起拍价250万,欧洲地区“包邮”!

被挂在“暗网”上公开拍卖的,是一位叫克洛伊的女模特,一旁的资料显示,她才19岁。

照片上,克洛伊四肢裸露,只穿了一件布料很少的连体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一位外表光鲜的模特为何甘愿被卖?

其实,这并非她自愿,而是源于一份工作邀请函。

此前,克洛伊收到一份从西班牙发来的拍摄邀约,当她赶到拍摄地时,却被两名壮汉挟持,强行注射了麻醉剂,立刻不省人事。

就这样,克洛伊落到了人贩手上,成了“暗网”上的一件拍卖品。

除了实施绑架,把绑来的大活人像货物一样卖掉,“暗网”还有另一种售卖方式。

卖家会把女性或儿童的照片挂在“暗网”上预售,如果有买家拍下,他们再对“已售出商品”实施绑架。只要有买家,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商品。

在“暗网”上,人口贩卖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这里还充斥着儿童情色、违禁品交易、虐杀等各种无底线的非法勾当。

虽然平时很少有人接触到,但“暗网”并不是和我们毫无关系。

举个例子,在“暗网”上常有海量的个人信息被售卖,这里面或许就有你我的名字。

1

在克洛伊“中招”的西班牙,有着“欧洲妓馆”的噱头,这里是全球第三大性交易之都,排名仅次于泰国和波多黎各。

数据显示,2016年西班牙性产业价值为42亿美元,近4成西班牙男性有过招嫖经历。

在全世界,像西班牙一样性交易合法的国家有22个,其中包括德国、荷兰、瑞士、希腊、匈牙利等欧洲国家。

在这些国家,性工作者只要持证上岗,就可以公然经营皮肉生意。

性交易的合法化,吸引游客蜂拥而至,增进了需求和利润,使得欧洲成了贩卖人口的重灾区。

欧盟最近一次相关报告显示,在2017-2018两年间,欧盟成员国登记在册的受害者总数为14145人,其中就有1046名中国同胞。

这些被贩卖的人有3/4是女性,其中60%的受害者被“拐”后,被迫沦为性剥削的对象。

即使是未成年女孩也不能幸免,有她们之中,年龄太小的被当作雏妓培养,年纪稍大的直接以高价出售。

由于许多受害者还没有被发现,实际受害人数可能还要多得多。

贩卖人口之所以如此猖獗,都是因为暴利。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估计,性交易这块“肥肉”,每年带来990亿美元的利润,让人贩子赚得盆满钵满。

英国一项研究则显示,在那里,每个被“拐”来充当性工具的妇女,每天可以为人贩子赚取至少500英镑。

对于人贩子,这是一笔月入15万(人民币130万)的大生意,岂有不做之理?

而这些受害者,大多是和克洛伊一样,被海外务工的高薪诱惑,有的女孩是中了“杀猪盘”,也有人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落入陷阱。

2018年,一个叫安娜的罗马尼亚女孩,满怀期望到伦敦求学,在大街上被绑架到了爱尔兰。

只要安娜稍作反抗,就会遭到人贩子的毒打,并且威胁她,要杀掉她在罗马尼亚的母亲。

后来,安娜被关进了一所公寓里,她被迫24小时“接客”,经常遭受性暴力,浑身都是淤青伤痕,直到9个月以后被解救。

人贩子把无数女孩拉下“地狱”,苦不堪言。如何打击这类犯罪,一直是个世界性难题,打击跨国贩卖更是难上加难。

因为,一个案件往往牵涉到两个以上的国家,包括原籍国、过境国、目的地国。

由于没有共享的信息系统和协作系统,警方的调查很难推进,中间产生的信息差、时间差,给了人贩子可乘之机。

更要命的是,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不少人贩子将“阵地”转移到了“暗网”上。

“暗网”成了他们犯罪的掩体和温床,由于它的隐秘性,使人贩子的狰狞面目,藏进了互联网的“深水”之下,很难被找到,受害者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2

“暗网”真的离我们很远吗?不见得,恶魔也许就在我们身边。

早在2016年,我国就破获了第一起与“暗网”有关的案件。

案件的主角名叫孙平,是一名大二的学生,警方在他的电脑里,缴获了400G侵犯、猥亵儿童的视频。

据孙平供述,这些视频的传播主要分为3步。

首先,他加了十几个QQ群,从这些群里获得禁忌视频。为了逃避网警的缉查,这些群一般只存活十几天就会解散。

接下来,孙平会把国内的视频,上传到境外“暗网”,他的会员等级每上升一级,他就能在“暗网”下载到更多的视频。

最后,孙平再将这些国外的视频又散播到QQ群里,形成了一个循环。

而“暗网”,就成了孙平传播禁忌内容的循环里,很重要的载体。

在这个隐秘的空间里,孙平必须先递出“投名状”,把自己搜集到的视频,通过邮件发送给管理员,获得对方的认可后,他才能加入平台,进行交流和视频交换。

在这个“暗网”平台,孙平先后上传了100多个视频,点击率高达2万多次,回复7000余次。

因为经常上传“新鲜刺激”的视频,孙平的会员等级很高,但他并没有从中获利。在他看来,能搞到国外的视频,是自己有能耐,这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经过顺藤摸瓜,警方一举抓获了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嫌犯,也撕开了背后的利益网络。

这些被强迫拍下视频的孩子,大多是不满10岁,家境贫困的留守儿童。

所以,和骇人听闻的“暗网”比起来,“暗网”背后的灰色产业链,才更可怕。

后续几年间,让人触目惊心的儿童侵害案,和犯罪分子赖以藏身的“暗网”,又接二连三地浮出水面。

2018年11月,德国警方接到一起报案。

一名6岁的儿童,应安德里亚斯养女的邀请,去她家里玩,不料却遭到了侵害。

原来,安德里亚斯是一个恋童癖组织的头目,养女则是他抛向无辜孩子的诱饵。

他们用尽各种卑劣的把戏,骗取孩子们的任信,再将侵害他们的全过程拍下来,出售在“暗网”上。

警方不仅捉拿了安德里亚斯和他的两名同伙,还查获了10台电脑、9个手机和多达15T的数据内容。

经查,被他们祸害的少年、儿童至少有40人,年龄最大的16岁,最小的才4岁,其中包括安德里亚斯的养女。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我们永远不知道,恶魔会披着多么堂皇的外衣,把魔爪伸向这些稚嫩的孩子。

2019年,一个叫“欢迎访问视频”的儿童情色“暗网”被端掉,暴露出一组惊人的数据。

该网站有25万多个限制级视频,下载量超100万次。

23岁的韩国人郑宇森,通过运营这个网站,获得非法收益37万美元。

337名网站用户,因参与传播被捕,其中近7成是韩国人。

人心有多险恶,“暗网”就有多恶心。

只要你在上面注册成了用户,你将会收到“禁片”的预览推送。

据警方披露,这些“禁片”的内容,粗暴恐怖至极。

一名10岁的小男孩被多次侵犯;一名3岁的小女孩被猥亵,成年男子往她身上撒尿……

总之,从6个月大的小婴儿,到青春期的美少女,恶魔们统统都不放过。

对此,各国当局均表示“零容忍、出重拳”。

时任美国司法部长助理布莱恩表示:“利用凌虐儿童视频获利的暗网是最恶劣、最应该遭受谴责的犯罪行为之一!”

2021年,又一个名叫“Boystown”的网站,在刑警组织的努力下被摧毁。

“Boystown”是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情色“暗网”之一,内含大量凌虐儿童的变态影像。

它的运营者,是3名德国籍中老年男性。

他们长期在巴拉圭生活,为了运营“Boystown”,彼此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平台的技术运作,有人负责对会员的管理,有人负责提供网络安全维护,以减少被警察发现的风险。

让人震惊的是,“Boystown”的注册会员竟有40万之多。

对此,人们愤怒地抨击:“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不需要这40万人渣!”

3

充满非法交易和不可描述内容的“暗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为什么警方每次对付它,都要大费周章?

如果将互联网比作一座冰山,人们通常访问的网络只是露出水面的4%,水面以下的96%,就是暗网。

“暗网”的暗,是因为它不能通过标准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进行访问,它的核心数据像洋葱一样被层层包裹,能够确保使用者匿名,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正是因为匿名性强,监管难以介入,人性深处的阴暗被激发了出来,“暗网”也成了罪恶的滋生地。

关于“暗网”,曾有一些恐怖的传说,足以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其中,流传最为广泛的,莫过于“红房间”。它通常不是指某个具体的站点,而是代表着“暗网”上的“虐杀直播”。

2020年7月,荷兰警方逮捕了一个6人犯罪团伙,似乎印证了“红房间”并非空穴来风。

警方发现,这个犯罪团伙拥有7个海运集装箱,内部陈设十分诡异。

这些集装箱的内壁都装有隔音板和隔热垫,顶部和底部分别焊上了手铐、脚铐。

7个箱子中,有6个是拘禁室,另外一个是施刑室,中间设置了一个牙医用的手术椅,在扶手和脚踏板上还增加了绳子和脚铐,氛围令人毛骨悚然。

警方在现场还发现了竖锯、手术刀、枪等20多把武器、用具,另外还有用于拍摄和直播的工具。

至此,一个现实版的“红房间”,已经呼之欲出了。

“暗网”,不断突破着人性的底线。

正义与斜恶的厮杀也从未停止,执法部门一直在对“暗网”黑市重拳出击。

2006年,“暗网”的首个交易平台“农夫市场”,靠出售违禁药品,狂赚了3000多万美金,使30多个国家深受其害。

3年之后,它被多国情报部门联合惩办,主犯被判入狱10年。

2017年7月,全球最大“暗网”交易平台“阿尔法湾”被关停。

“阿尔法湾”创立仅3年,就实现了10亿美元的非法交易。

仅在2017年上半年,“阿尔法湾”就卖出了500多万个被盗的信用卡号码,日交易额达80万美元。

为了撕开缺口,调查人员通过假扮买家,从“阿尔法湾”上购买违禁药、武器和ATM机盗刷器等非法物品。

在这个过程中,调查人员意外发现了卡茨的访问踪迹。

卡茨25岁,来自加拿大,他就是“阿尔法湾”创建者。

卡茨和妻子在泰国过着很奢侈生活,日常座驾是保时捷、兰博基尼等豪车,还坐拥多处豪宅,名下没有合法来源的资产达2300万美元。

当卡茨在泰国家中,悠哉游哉地以管理员身份登录“阿尔法湾”,调查人员截获了他的密码,并迅速出动将他逮捕。

随后,检方以非法交易、盗用身份等罪名对他提出指控。

引渡回国前夕,卡茨在泰国的拘留所自杀身亡。

随着”暗网”一个个被连根拔起,也说明了一个真相:“暗网”看似隐蔽,可以肆意妄为,但实际上,它并不是法外之地。

有技术人士透露,它的原理相当于上传数据后,会在不同节点被加密再传给你,所以最后一个拿到数据的节点是能看到你的。换句话说,通过技术手段,能查到这些非法信息的来源。

即便如此,“暗网”也很难被完全根除,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各种网站不断被创建。

正如欲望不会停止,人性的黑暗不会消逝一样!

所以,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好对自我的保护。

既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又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理性地识别网络上的骗局,对各种诱惑说不。

对于那些一时好奇,想去“暗网”一探究竟的人,中国红客组织的创始人林勇发出了善意的警告:“不建议去那里!”

因为一时好奇,很有可能将自己置于险境,困于深渊,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要知道,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