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的狠人有多绝?

发布时间:
2024-04-04 02:36
阅读量:
10

我新兵时,当时所在部队属于炮兵,那年去实弹演练。

那时候拉炮的车是老解放,车与炮连接的牵引环是活动的,可以旋转。出发前,营长喊时间不多快上车出发,我就跟大家一起急急火火往车上冲,结果牵引环一转脚一滑,膝盖撞到车厢底板上,爬到车上一看,好长一道口子,白森森的骨头露出来了,去不了了,无奈下车被战友送到了住处。

因为是夏季拉练,住的是农村老乡家里,营卫生队的条件有限,给消毒不到位,导致化脓感染,不得不转到团卫生所进行处理。野外条件下药品不全,没有麻药,只能硬掰开清理和缝针,三天了,部分地方已经闭合,可里面感染了,必须得弄开重新清洗消毒,而后用一根弯弯的针缝合,那针粗的一头比牙签还要粗一圈,硬生生缝了八针。

那痛真叫一个酸爽,彻底体会到了关二爷刮骨疗毒的不易,医生的每一个动作都撕扯着我的皮肉,牙咬的格蹦蹦响,同去的班长手都被我攥麻了。

整个过程,哥硬生生咬着牙,一声没吭。

不知这算不算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