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能够想到最狠的酷刑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24-04-03 01:27
阅读量:
172

小时候看电视剧看多了,对中国古代的酷刑有些了解,也一直听闻外国的酷刑也有一套,早年出国时还参观了白俄的一个宫殿,里面有个屋子全是审讯的器具,着实吓人。

最近就有鲜活的审讯案例了,恐袭嫌犯给大家体验了一把俄式的审讯。

俄罗斯的安全部门动作异常迅速,仅用三天事件就把莫斯科恐袭的11名嫌疑人全部抓住了。这战斗力杠杠的,对待恐怖分子老毛子的做法一向就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其4名嫌犯被审讯后的惨状也一同曝光,惊呼好狠。

米尔佐耶夫、拉恰巴利佐达、法里杜尼和法伊佐夫,都是塔吉克斯坦人,从土耳其等国入境俄罗斯

他们在发动袭击之后迅速驱车逃跑,狂奔500多公里后在距离乌克兰边境大约100公里的布良斯克州公路上被拦截。

双方发生了激烈交火,这4人乘坐的汽车被打成了筛子,不得不说战斗民族的火力是真猛,一人当场被捕,其余3人四散逃跑进入丛林之中,接着大批军警包括车臣特种部队在内进行了围捕,剩下3个人就被抓住了。

这4个屠杀平民的家伙被捕后,俄军警人员可不管什么条约什么人道,上来先是一顿胖揍,然后就开始上演饿式审讯,一起见识下。

根据俄方公布的照片,俄军警人员逮住拉恰巴利佐达后,直接把他的耳朵割下一半,然后喂进他的嘴里,让他趁热尝尝自己的血肉,疼得他是死去活来,结果又惹得旁边军警人员一顿拳打脚踢。

割耳朵算是初级的吧,皮外伤,但是另一名嫌犯法里杜尼的审讯男同胞们想起来就疼了。

根据俄方流出的照片,法里杜尼被扒下裤子按倒在地,然后军警人员将野战电话牵出两根电线连接到他的下体,在强电流的强烈刺激下,法里杜尼翻滚哀嚎了一小会儿之后就精神崩溃了,可谓是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乖巧可爱,问啥答啥了。

俄方审讯使用的这个野战电话是TA-57磁石式电话机,这里面有一个手摇发电机,当我们快速摇动手柄时,线圈会在齿轮带动下切割磁力线,从而产生电压50-100V、最大功率为2.2W、最大电流为22mA的交流电,然后交流电信号通过电话线传到远方电话机,驱动响铃,通知对方快接电话。

我们知道,人体可以耐受36V的交流电压,但这不代表我们对电流没感觉,一般来说,1mA交变电流就能让人感觉手指发麻,5mA时我们会觉得刺痛,10mA会使我们肌肉痉挛,当电流值达到20mA时,人就会感到呼吸困难、灼烧剧痛、完全不能自主摆脱,看起来就像是被电吸住了一样。

用这个野战电话的手摇发电机电击人,虽然说20mA左右的电流短时间不会造成生命危险,但肯定会对人产生极其强烈的刺激,而且电的还是最敏感的部位,可想而知,如果不是痛不欲生,法里杜尼绝对不会如此痛快地招供。

除了这两名“上强度”过程被公开的嫌犯,另外那俩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第一个招供的米尔佐耶夫出庭时满脸青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而且在法庭上也十分配合,有问必答,痛快地承认自己来自“有组织的武装团伙”,接受指令来到莫斯科发动针对平民的屠杀行动。

第4名嫌疑人法伊佐夫是一名“00后”,在落网之初就饱尝了一顿俄式铁拳,就这还不解气,连左眼皮都被俄军割了,整个眼球耷拉了出来,不得不紧急送到医院抢救,后来在上庭的时候还坐着轮椅,看来这上手段的强度也不会小。

对于这些明显虐待嫌犯的行为,很快就激起了一些欧洲人的不满,他们共同谴责俄罗斯不人道的行为,然而,俄罗斯调查委员会的回复却很有意思。

他们表示,遗憾的是,我们无法确认是哪些特种部队人员割掉了恐怖分子的耳朵,因为他们当时都戴着巴拉克拉法帽,无法分辨具体人员的身份,而且在随后的调查过程中,“所有现场军警都争相承认是自己干的”,因此“调查没有得出结论”,也不会对军警人员内进行处罚。

俄媒称,针对“番红花城市大厅”恐袭案的调查正在深入进行,未来俄方将继续弄清此次恐袭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幕后黑手是否存在,普京也放出话来,要所有实施者、组织者和策划者都受到严惩。

虽然我反对暴力,但是这次我要说:干得漂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