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上一个足疗技师,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24-04-03 18:27
阅读量:
10

我也没想到会跟一个按摩女之间发生这么多的故事。

二十来岁的年纪,到处散发的荷尔蒙,每天晚上回家路上总会看见一家按摩店,开着微黄的灯光,不亮,刚好能照亮前方的路。不大的店面,磨砂玻璃上歪歪扭扭贴着洗脚,按摩,刮痧,火罐。上周刚开,十分引人注目

大门玻璃后面坐着几个穿着超短裤的技师翘着二郎腿在那边嗑瓜子聊天。透过毛玻璃隐隐约约,又看不真切。

跟小霞认识的过程也是及其狗血,回去的路上骑着的电动车开进一个大坑里,不知道什么原因井盖不见了,也没个标志,水泥地一下子就把我的运动裤磨破,膝盖钻心的痛,双手也蹭破了皮,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惨

这时候有几个听到动静的人都出来看热闹,看着我摔得不轻,半边的裤子上面都是泥。都在说谁这么缺德把窨井盖拿掉了,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有个画着浓妆的女的朝我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赶紧过来这边自来水冲一下。

我跟着她走进洗手间把伤口的地方都用水冲了一遍,刚冲完水她就拿出一些创可贴给我,让我把伤口贴一下。我马上在膝盖上贴了四五个创可贴,但是手肘的位置自己单手很难贴好,她拿过我手中的创可贴低着头仔细地帮我贴好,低头时后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香味(后来据她说是洗发水的味道),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她穿着类似空姐的制服,下面穿着包臀裙,渐变色丝袜,长发刚好到肩膀。我含羞了的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我知道她是店里的技师,胸口的工牌上688号。我记住她了。

跟她道完谢我就推着电动车回家了,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帮我贴创可贴的小姐姐,可能是大姐姐。想着得找个时间谢谢他的帮助。内心很想再见到她

大概一周以后,我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晚上睡不着出来散步,又看见不远处的那家按摩店。要不进去看看吧,万一她在呢,一边想着一遍就走到了店门口。就一个前台坐在吧台刷着短视频磕着瓜子。

看见有生意来了站起来问我做什么项目。“我们这边足浴按摩SPA都有,你是第一次来吧,推荐我们这边的中式按摩,性价比比较高,做过第二天腰背很轻松。”“你们这边的688号今天在不在,我….”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接接话:“在的在的,她现在在上钟,再10分钟就结束了,我先带你去包厢等一会,她下钟马上就过去”

跟着前台来到一件包厢,里面一张单人床,墙上有一只32寸左右的小电视机,前台让我先床上躺一会,问我要红茶还是绿茶,我也不想喝,随口说了一句绿茶。在床上躺着玩手机,想着白天坐在门口那些小姐姐们现在难道都在上钟,这么小一家店生意还这么火爆,应该跟穿的清凉有很大关系吧…..想什么呢,我是来跟人家道谢的

大概过了15分钟以后,听见敲门声,“请进”一个穿着职业装的身材很好的技师进门,依然是穿着包臀裙,黑丝袜,脚踩着高跟鞋,白色的深v制服衬托着她的身材。鞠躬,弯腰“先生您好,688号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她抬头看到我的瞬间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是你啊,你怎么来了。”“上次走的匆忙还没好好跟你说声谢谢呢”

她手法很好,按的很舒服,按背的时候感觉的出来她手上都是茧,手上的茧跟她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趴在单人床上。两只手交叉放在额头下面,看下去刚好是她高跟鞋的位置。看着比较廉价的黑丝袜已经有勾丝。突然脑子一热跟她说“穿着高跟鞋很累吧,要不你换拖鞋吧”。我指了指床旁边有个一次性的拖鞋。她笑了笑看着我羞涩的脸后“小弟弟,这是心疼姐姐吗,你是第一个让我换拖鞋的,姐姐已经习惯了。”

我是来道谢的。怎么光享受按摩了,我翻了个身坐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只红色的蝴蝶结。“送你的,上次跟同学逛街的时候看到觉得挺适合你的就买了,谢谢你上次你的创可贴”她愣住了,像看一个弱智一样的看着我。“红色蝴蝶结,这是小学生才会戴的东西吧。”气氛尴尬住了。

“收下了,姐姐很喜欢”感觉她昧着良心说到,“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明俊”,我直接报出自己的大名。“哈哈,都敏俊啊,小帅哥跟韩国明星还是同名啊。”我一愣,“你可真会开玩笑,而且你叫我什么小弟弟,看你也跟我差不多的年纪,你怎么称呼啊。“晓霞,叫我小霞就行。

晓霞,小霞。我记住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吧

【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吧,我请客】看着微弱灯光下小霞精致的脸我真诚的说到,算是感谢你上次的帮助了

【第一次过来就想带姐姐出去,小弟弟可真是动机不纯呐,先吃夜宵,吃完夜宵是不是还要去干点什么】她看着我偷笑道

我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呢,姐姐这边还没到点。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才下班】

【没事,我等你就是了】看着坐在我身边的小霞,我不自觉地瞥了一眼,小霞的高跟鞋已经脱了,在我身边翘着二郎腿,完全没有避讳的意思。包臀裙加丝袜的冲击力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承受不住,我看了一眼马上移开视线,心跳加速。

小霞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但什么都没说【你在包厢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后我在店门口等你】

50分钟以后我就在店门口等着小霞了,吹着并不凉爽的微风,将近晚上12点了一点都不觉得困。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我看到小霞从足浴店走了出来,已经换成了一件白色的小飞象短袖,较为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较为完美的身体曲线,跟刚才穿丝袜的感觉完全不同,刚才是成熟,知性。现在是青春,阳光的感觉。相比之下,我觉得现在的小霞更好看。

【发什么呆呢,走啊,不请我吃夜宵了?】小霞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用手理了一下耳旁的发丝。

我现在才看清楚小霞的全貌,刚刚在足浴店灯光微暗,加上小霞化了浓妆,看的并不真切。现在看起来自称姐姐的小霞年龄并不大,脸上甚至还戴着一丝稚嫩,她的眼睛非常澄澈,眼角微微上扬,可爱中带着妩媚。薄薄的嘴唇,带着淡淡的红色,白皙的脸蛋衬托出那一抹红色,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人无限遐想….

看着我发呆的模样,小霞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肩膀。我瞬间回过神来【走吧,前面那边有一家烤串店的羊肉串很好吃,带你尝尝】略带心虚的看着她转移话题。

烧烤店今天的生意格外的好,里面的位置全部坐满了,我们挑了一个店外面的位置,两个简易的凳子跟一张小桌子。我点了点一些这家店比较有特色的烤串,问小霞还有什么想吃的自己随便点。出乎意料的的是小霞点了一箱啤酒。

【你能喝多少啤酒啊】我好奇的问

【不知道,没喝醉过】她一边拿纸巾擦桌子一边不经意的回答我

那天喝到很晚,天南海北的聊,知道了她是去年从老家到这边来的,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去年刚考上上海的一所大学,是他们村考上的第一个大学生。考上的那天村里很热闹,几乎一天之间全村人都知道小霞的弟弟考上的

了名牌大学。两个月后小霞就跟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最后找了一个足浴的职业。由于身材跟脸蛋的优势,马上就有了一批固定的客户,收入也非常的可观,但是这个行业总能遇到一些喝完酒来做足浴,仗着酒劲骚扰技师的情况。小霞对此看得很开,赚钱吗,吃点亏也没什么,只要不是很过分小霞都会忍了。喝的越来越多,我隐约听见小霞说我跟他弟弟长得很神似,渐渐的就不知道后面聊了些什么内容。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很破旧但比较干净的房间。,看得出来这边是一个老破小。七八个平方的房间内放了一张床,旁边放了一把比较廉价的沙发,旁边放着一个落地镜。我正看着床头的照片的时候陷入沉思的时候外面有脚步声。

【醒了啊,你的酒量是这不行,三四瓶啤酒就断片了】一张熟悉的脸蛋映入我眼帘

我看着穿着白t短袖,刚洗完头还没吹干的小霞愣了一下,大概也猜到了昨天是自己喝断片了,小霞把我带回了他的房间,我睡在她的床上,那她睡在哪里。刚想到这里小霞可能看到了我一脸猥琐的表情【醒了就可以回去了,我昨天在沙发上都没休息好,我还要休息一下晚上去上班呢】

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正对着在面前擦头发的小霞,身体的某个部位刚好对着小霞。大早上的生理反应被她看的清清楚楚。她一愣【小伙子是年轻啊,大早上的跟着太阳一起升起,要不要姐姐帮你解决一下啊。在姐姐家里机会不常有哦】最后舔了舔舌头玩味的看着我。我感觉喉咙发干,血脉偾张。正不知道说点什么

【开玩笑呢,你想什么呢】她像看一个小学生一样看着我。我竟然感觉有点失落,但随即恢复理智。

我跑去楼下买了两份包子跟两份豆浆,跑回楼上放在小霞门口的凳子上【 早饭给你放在门口的凳子上了,我先走啦】我朝着里面喊了一声,里面传出来电吹风吹头发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

后面一周连续去了几次小霞在的那个足浴店。

基本上隔一天就会去店里找一次小霞,去的时候也会给小霞带点小零食,两个人就在包厢里面聊聊天,我喜欢她跪坐在我的身边帮我按肩膀,上班时候长时间对着电脑导致我的肩膀老是很酸,她的手法很好,按的很舒服

我看着现在的小霞,她的秀发简单盘起,画着精致的女性妆容,本就清秀的脸蛋经过化妆品的点缀显得更加楚楚动人,穿着较为简约的类似空姐制服。灰色的迷你裙搭上打底裤,展示出恰到好处的线条,修长的双腿被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着,隐隐透出光滑的皮肤,红色的高跟鞋简单大方,透过丝袜隐约能看见脚腕处有一根红绳作为装饰,我目光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她的全身,她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瞪了我一眼,我低头自顾自的玩手机,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

【我其实挺羡慕你这种大学生的,读书好学历高】她突然停下按摩的手一脸正经的跟我说【其实我那时候读书成绩也不错,但是后来家里压力比较大,我到初中就不继续念书了,但是我弟弟考上了上海的大学,也算是帮我了了一个大学梦】讲到这里她用很骄傲的语气,我能听出他打心底里的替她弟弟感到开心

【想念书可以继续念啊,现在成人高考什么的很流行,继续念书深造,改变自己命运】我漫不经心的回答他,眼睛都没离开手机

【我这种人也可以吗】语气充满了不自信

【可以可以可以,你最可以了,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要是不辍学现在怎么样也高低能上清华北大吧】

【哈哈哈,你少来,虽然假但是我爱听】

…………

最后一次去店里的时候,小霞跟我说不必浪费钱在这个店里,想按肩膀的时候可以提早跟她说,她让组长排班调整一下就行,可以在不上班的的时候帮我按摩。

小霞总给我一种既成熟又稚气未脱的奇怪感觉

【不,我就要来这里,在外面看不到你穿制服的样子,有些东西我可没见你在家穿过】随着越来越熟悉,跟她开玩笑也越大胆,我知道她不会生气

【小兔崽子,调戏到你老娘头上来了】

【好姐姐,我知道错了】

我把她当成是姐姐吗?好像是好像又不是,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

……….

并没有认识很久的我们很聊得来,仿佛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一般,大家有空就一起聊天散步压马路。他也知道了我刚从大学毕业,我就在这座城市念完的大学,毕业以后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公司上班,在老家的父母总觉得我大学毕业以后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一直是他们的骄傲,我不敢也不想回去,这个城市的收入相对比老家要高出不少,但是想在这个城市买房也不是一件易事。所以我现在只是一个稍稍有点闲钱,短时间内不考虑买房的普通青年,现在租着一间50多平的小单身公寓。

【要不带我去你的房子看看】。他得知我一个人住了一间50平的公寓,感觉很好奇为什么一个人要租这么大的公寓,在她眼里租房子只是为了有个休息的地方,没有必要租这么大的地方,有这个钱还不如存起来寄到老家补贴家用。

由于我房间实在是太乱,本就不太情愿的我委婉的拒绝了,说下次再去吧,我房间需要整理一下。【好,那就下次再去吧,今天晚饭去我那里吃吧,我下面给你吃】

【你这么老的梗还在用啊,现在都2022年了,第一次听到这个梗的时候我还在念小学呢】我看着她一脸坏笑

她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瞬间明白了我的含义,却并不生气【怎么,不要吃?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很普通的青菜肉丝面,没有特别高超的厨艺,我吃完这一碗面,看着还在冒着热气的汤,突然之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我抬头看了一眼还在吹着面条的小霞,这个仅比我大了两年的女子嘟着嘴巴把面条吹凉,我都有点怀疑她说比我大两年是不是真的。因为她吹起这个动作真的很幼稚。现在在她房子里感觉一点都不拘束,虽然仅仅是第二次来她的房子,还记得第一次还是因为喝多了断片了她把我带回来的。

吃饱喝足,我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打开电视就是湖南卫视,看着那并不好笑的综艺节目打发时间,我问小霞平时就看这类的节目吗,她说她喜欢谢娜,大大咧咧的性格在台上展示着自己的活泼的一面,小霞说她也想成为这种人,以后成为一名大明星,拥有好多好多的粉丝,以后大家都来我这家足浴店找我按摩。我说你都成为大明星了还用得着给你按摩吗,鄙视的看了她一眼。

她说我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打断了她,我说这个词语不是用在这里的

她说可以用,我看电视上放的都是这句话…….

初夏,傍晚的微风还夹杂着一丝清凉,吃晚饭的时候外面下了一场雨,使得外面的空气十分的清新,吃完饭的两个人在我的提议下去外面散散步,毕竟我确实是不喜欢看这种综艺类的节目。她说等她冲个澡换件衣服,我才注意到刚才整理碗筷的时候的围裙还穿在身上。发梢还有微微出汗

从洗手间换完衣服出来的小霞,婀娜的身姿,洁白如玉的皮肤,淡淡的少女香,扎着马尾辫,白色无袖紧身衬衫勾勒出完美的女性曲线,衬衫的最上面两颗扣子因为身材的原因无法扣住,半遮半掩,深不见底。配上一条淡蓝色的紧身裤 ,她的两条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大长腿,由于穿着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紧身裤,整个的露在外面,美的有点不太真实,低头,看见脚腕处的红绳

【你这个形象不当明星可惜了,看到你这腿我都以为在我旁边的是莫文蔚呢】

【少来拍我马屁】

【你看现在外面可能会有蚊子,你要不再穿个丝袜吧,渐变色的就行】

一只手作势就要打在我的头上

【好了,我不乱说了】我顺势躲开

跟一个穿着时髦的女性走在路上总是吸人眼球的,尤其是这双比我命都长的大腿,纷纷迎来路过行人的注目礼。

【我是不是穿的像个土包子】

【没有啊,你们大学生就应该这么穿,你看着就像是一个大学生】她安慰我

【你这样子的更像大学生啊】我调侃她

她秒懂,作势拉开衬衫衣领朝我这边比划,示意我尽管看,大大咧咧的完全不管这是在大马路上, 我被这一动作搞懵了,看着她楚楚动人的眼睛带着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认定了我不敢去看。

我伸头沿着衬衫缝隙瞄了一眼,看完就跑,她愣了一下,【臭小子,老娘要打死你】 她在后面追,回头一看,波涛汹涌

想必这个场景,在外人看来是一对情侣在打闹嬉戏。我突然有点感慨,我好像对她产生了特别的好感,这种感觉不是简单的少年时期的那种情侣的感觉,夹杂着类似对家人的那种依赖感,跟小霞待在一起的时候她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的方方面面,就像一个家人,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很拘束

一场阵雨毫无征兆的到来……

两个人连忙跑着躲在公园角落的一块广告牌下面,五分钟后除了头发其他基本全部淋湿了,我自己淋湿倒也没什么,小霞的白衬衫被雨淋湿,紧紧贴在身上,最后在小霞的威逼利诱下我把短袖给了她,她外面裹着我的短袖……这个淋雨的场面,让我想起《那些年》电影里面的沈佳宜,随机想到我是不是就是电影男主了,不对,男主都已经进去了

【这边离我家近,去我那里吧】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那边就是我住的公寓了

【赶紧带路,等什么呢】小霞左手紧紧握着披在身上遮挡身材的短袖,右手朝我比划着,我拉起她的手一路狂奔……

到我家后我就翻出来了一些干净的衣物递给小霞

小霞第一次来到我的房子,还在四处打量着房间内的格局装饰,此刻双手还是紧紧的扯着我给他的外套,还在努力的防止自己走光,我看她全身湿漉漉的样子。雨水打湿了头发,从发梢上滴下来,沿着衬衫的褶皱往下渗,顺着衬衫的下衣摆滴到紧身裤上,两条笔直瘦长的大腿上布满晶莹剔透宛如珍珠的小水滴,在房间内灯光的反射下格外的醒目,这腿白的那么不真实,就跟漫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还没看够啊】小霞瞪了我一眼,接过我递给她的干净衣服,走进洗手间去换衣服。

换完衣服出来,我的衣服对于小霞还是大了一圈,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我还特意给她找了长袖衬衫,衬衫的扣子扣到了倒数第二个,看的出来那个扣子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力量,从那个鼓鼓的部位紧紧的支撑着。一条运动裤倒是很合身,穿着也完全没有违和感,只是展示不出她那双纤纤玉腿了。

看着她半干未干的头发,我从抽屉拿出吹风机。两个人站在镜子前面我给她吹着头发,暖风缓缓地从吹风机吹去,吹向小霞的湿发,头发随着气流逐渐变干,头发很密,很柔顺,我右手拿着吹风机,左手游走在她的秀发上,五分钟以后就吹的差不多了。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我俩,她正好也在看着镜子,四目相对,对视一眼,她的眼神连忙避开【头发差不多干了,我们从洗手间出去吧】

看着穿着我宽松衣服的小霞,我突然有些感慨,明明是跟我相似的年纪,却有了很大的赚钱义务,因为弟弟的学业家里背上了不小的债务,小霞的父母都是农民,只会种点庄稼换取微薄的收入,要还完债务需要小霞努力赚钱补贴家用,她从未有过抱怨,有的只是弟弟考上大学的骄傲,那种骄傲是从内心深处由内而外的散发的。在他们家人的眼里,等到她弟弟大学毕业以后就会找一份赚很多很多钱的工作,电视上面也都是这么说的,知识改变命运,她说他们家最爱看的节目就是中央台的《致富经》,那一个个鲜活的致富例子深深的刺激着他们

我突然有点心疼她,她不为自己考虑,总是在想着别人的感受,突然一股很强的保护欲涌上心头。

【我要上班去了,今天是晚班】小霞已经扎起了头发,整理了一下那件并不合身的衬衫

【你穿成这样子怎么上班啊,奥不对,上钟】

【我工作服就在店里,去店里换一下衣服就行】

看着她在一旁整理衣服,正在把长长的衬衫衣摆塞进宽松的运动裤里面。我靠在洗手间外面的墙上,双手交叉,这个姿势就跟《喜剧之王》里面的星爷靠在树旁的样子一模一样。星爷对着前面的张柏芝喊道:“能不能不上班啊?”张柏芝回头:“不上班你养我啊”

【我送你去吧,下雨天一个人走夜路也不安全】

【没事,走路十分钟就到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衣服我下次还你】

…………

小霞已经消失一周了

这一周以来我给她打过电话发过短信但是都没有收到回复,我甚至去她租的房子蹲点过几次,一直等到半夜都没见到小霞回来

我甚至一度怀疑小霞是不是那天晚上被绑架了,绑匪找了一圈没找到家人直接撕票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

但是我静下来想了想,其实我发现我对他并不了解,我甚至不知道她家的具体地址,也不知道如何联系上她的家人

我确信小霞不会故意躲着我,这段时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附近一家水果店买香蕉的时候听见顾客跟老板谈论起最近的一起车祸事故

【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出这么大事,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一个大妈边挑苹果边跟水果店老板搭话

【还能怎么样,这么大雨大货车司机还开这么快,估计难】水果店老板一听就知道说的是前几天附近发生的那件大货车撞人的事故

【现在的大货车是太过分了,我们这边这么小的路怎么能开进来,我现在看见这种车都不敢走的太近】

【没办法,解放大道那边修路封住了,大货车只能从我们这边绕,你看天天这么大灰尘,我的水果都不敢往外面摆】

【我怎么记得解放大道一年前刚刚修过,这么好的路怎么又要修了】大妈边说边把选好的苹果放到称上

水果店老板边算价格边回答【不修,他们喝西北风啊】

我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年轻,女性,货车,车祸。

我好像把两件事情串起来了。

但是越接近真相我越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

我花了半天时间就弄清楚了这件车祸的来龙去脉

那天大雨天气视线不是很好,在一个转弯口有一辆大货车撞倒了一个年轻女性,由于雨势较大,大货车转到人后没有发现,一直往前开,直到对向车道的一辆小轿车发现以后一直按喇叭货车司机才下车发现自己闯了大祸,急急忙忙打了急救电话。

至于后续怎么样就打听不到了,那个女的去了哪个医院跟她的身份都是未知

总感觉自己精神恍恍惚惚

于是我开始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找,跑到医院就问前台有没有收一个前几天车祸的女性,我是她朋友来看看她

出乎意料的顺利,问到第三家医院就问到了,第二人民医院的前台护士说是有一个严重车祸事故的伤者住院,但是具体的身份信息并不愿意透露

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经过长时间的沟通,最终前台的护士让我不要影响她工作,只能作罢,我在住院部的楼道里一层一层逛着

当我从五楼住院部的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迎面看见一个身材跟背影都跟小霞及其类似的人,她正快步走向房间,身后跟着医生和护士,我在房间门口朝里张望了一眼,发现都被帘子隔开了,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等到医生护士出来之后,我敲了敲门,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霞,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情况,怎么电话都打不通?】我第一时间把这些问题抛给她

小霞看到我也是一脸震惊,轻声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随即她对着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我们去走廊尽头的休息室再说,不要影响到病人们的休息。

【那天从你房子出去上班的路上我遇到了我同事小杨,我看着她没带伞我们两个人就撑着一把伞去上班,那时候雨特别大我们两个就把雨伞压的特别低,谁知道这种东西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大货车,一下子就把我跟小杨撞到了,我被吓了一跳只是摔了一下,小杨就没这么幸运了,摔倒了时候脑袋磕到了一块石头,医院都呆了一周时间了,昨天才刚刚醒,还一直意识很模糊,我也想过跟你说一声,我手机在车祸的时候就掉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小杨又是一个人在医院,也没什么人陪她,这段时间我就一直陪着她。她平时对我也是很照顾的】小霞对我梳理了那天整件事情的完整经过,并解释了为什么这段时间并没有联系我

【现在的谣言真的厉害,还传的有模有样的,事实跟他们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啊】我想起那天在水果店听到的车祸版本,或许这些事情只是作为他们生活中茶余饭后的话题,真相如何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

用自己最泛滥的同情心对发生不幸的人予以慰藉,暗示着自己就是这个世界最善良的那个人。

不管怎么说,我找到小霞了。随后的日子里也是平平淡淡,我帮小霞重新买了手机,每天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总会给小霞带点过去,由于厨艺实在是不行,大部分时间都是点的外卖。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杨也到了出院的时间了,我跟小霞一直送她上了回老家的车。

【小杨跟我差不多,学历也不高,几年前从川省来到这边工作,我那时候刚刚干这行的时候就是她带的我,也算是我半个师傅,好几次被醉醺醺的客人动手动脚的时候都是她帮我解的围,那时候作为一个新人什么都不懂】小霞回忆起她跟小杨的点点滴滴,眼眶瞬间就红了。

这段时间小霞一直陪着小杨,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长时间的没休息好导致她脸上显出疲惫感,脸色有些许苍白,嘴唇失去了原本的淡红,头发也显得有些乱糟糟的,跟原本打扮精致的小霞判若两人,看着她这么疲倦的样子,我突然升起一股保护欲,伸开手把小霞紧紧抱在怀中。小霞先是惊愕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闭着眼靠在我的肩膀。

看得出来她确实是累坏了,打车回小霞住所的路上,小霞在车上靠着我的肩膀沉沉睡去……

到家后,一直到帮她盖好被子为止,小霞都没有醒来,仍然沉沉的睡着。我就这么坐在她的床边,戴着耳机看了几遍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看完这么多遍,觉得这部剧也就那样,电影毕竟是电影,作为一个小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活出这么精彩,想到我竟曾经相信过,更加感叹自己的可笑。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晚上基本都跟小霞一起吃饭,小霞的厨艺感觉更进一步,车祸以后,小霞辞去了足浴店的工作,在附近找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上班时间基本跟我同步,我们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更加多了

 这段时间是我记忆中最开心的

  小霞换了新工作以后,在我同样的一个小区租了一间小房子,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是小霞可以住在我租的房子,我可以睡在客厅的沙发床上,在小霞的坚持下她还是自己租了一间,她现在的收入没有以前那么高,甚至可以说是连以前的一半都没有。

  现在我们每天下班就会待在一起,我下班比较早,小霞下班以后偶尔会来我这边吃饭,自从辞去足浴店工作以后,小霞的穿着就没那么清凉了,一般都是穿日常的短袖跟牛仔裤,尽管都是不是很贵的衣物,小霞简直就是一个衣架子,基本上穿什么都很显身材。

  【你最近的厨艺越来越好了,比以前强多了】小霞总是毫不吝啬的夸我

 【那肯定的,毕竟都是用成品料包做出来的,保证跟你在外面饭店吃到的口味一模一样】我也总是不解风情的回她

  【对了,过几天我爸妈要来这边一趟,你有空的话帮我去车站接一下他们,他们没来过这种大城市,可能不太找的到我住的地方】

  【没问题,叔叔阿姨过来这边我可以当导游带他们玩几天,毕竟也是机会难得】

  【不用了,他们来住几天就走了,就是来看看我】小霞的表情带着一丝羞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小霞低头红了脸

  【其实……】小霞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着小霞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天晚上小霞表现的心不在焉的,以前基本不喝酒的小霞突然提出晚上陪我喝一点,我大概能猜出小霞这几天有心事,于是乎点了烧烤外卖,自己去附近小店买了一箱啤酒。

  外卖很快就到了,我跟小霞盘腿坐在沙发上,小霞在家的坐姿向来比较豪放,提醒了她好几遍让她注意一下自己的坐姿,听着电视里面的画外音,跟小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有营养的话题,不知不觉就喝了半箱啤酒,小霞的酒量明显比我要好,我感觉自己的胃里已经翻江倒海,整个人已经晕晕乎乎的,到了再喝几杯就能吐的极限了,小霞自顾自的喝着,并没有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至少那时候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感觉小霞突然抱住了我,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小霞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就紧紧贴在我的面前,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呼出的热气,也能感觉到她身体传过来的温度。喝醉的我的反应也比较慢,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只是把双手轻轻搭在小霞的肩膀上,此刻,以安静回应安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