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电视剧《追风者》?

发布时间:
2024-04-03 08:18
阅读量:
9

十年温润无人问,一朝疯批天下闻,娱乐圈火一个有颜值,有身材,有演技的张天阳怎么了?

奈何火不火果然是玄学,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一些艺人,他出现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眼熟,却让人无法直接叫出来他的名字。



张天阳便是如此,在众多热播剧里走过,却半点红火不沾身。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

他是《天龙八部》里的虚竹;

是《笑傲江湖》里的计无施;

是《鹿鼎记》里的康熙皇帝;

是《神雕侠侣》里的霍都。



同时,他也是《美人无泪》里,痴情的少年将军多铎;

是《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天真过了头的文弱书生吴泽;

是《雪中悍刀行》里,遗憾战死的吕钱塘;

是《沉香如屑》里,利用丝璇仙子的修罗族霑夷长老;

是《且试天下》里,温柔宠弟的皇子丰苌;

是《星汉灿烂》里,柔弱不能自理的三叔父程止;

是《一念关山》里,窝囊皇帝杨行远。



就连参加一档综艺,仅仅是短暂出场,也能将一位古人的形象,完美的复刻出来,演出人物精髓。

在《王牌对王牌7》的第一期,寻找“宋韵”之旅中,张天阳化身来自北宋时期,十八岁凭借一幅《千里江山图》名垂千古,惊艳才绝却英年早逝的年轻画家王希孟。

他一身白衣,仙风道骨,仿佛真的是千年前穿越而来的。

不得不说,长相亦正亦邪,气质宜古宜今,表演可狼可奶的张天阳,虽然始终不温不火,但演技实在出众。

然而,出道多年,作品无数,那么多个性鲜明,形象迥异的角色,都不如一个心狠手辣的林樵松出圈。

演温柔多情,胸怀大义的真英雄时,无人问津,偏偏成为了情迷女主角,虐打男一号,恋爱脑干不过事业心的疯批反派,终于被人记住了。

此时的张天阳也挺疑惑的吧?现在的观众,口味都这么重了?



这任谁都不得不吐槽一句,你们是真饿了。

但是,像《追风者》这种,有内容,有深度,有时代背景,有历史意义,剧情不拖沓,不降智,干净利落,没有一个多余镜头的谍战剧,再加上颜值在线,演技高超的主角团,让人物抓人眼球太正常了。

虽然这部剧里,演技派扎堆出现,但林樵松也是独一无二,十分亮眼。

作为男主角魏若来的阴暗面,林樵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既有壮志未酬的卑微和苦涩,也有不择手段的智慧与狠毒。

都说要理智观剧,角色不能上升到本人,可是,当林樵松为了诬陷沈图南,恨不得将所有的刑罚,都给魏若来上一遍,只为逼他给假口供的时候,张天阳还是卑微的替林樵松道了歉。



能让饰演者如此惶恐,只因林樵松的人物底色,就一个字,狠。

试想一下,能虐杀室友,残杀恩师,就连恋爱脑发作之后,都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清醒过来,林樵松怎么会不是狠人呢?

顶着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侦缉队队长的名头,可归根到底,他也不过是大人物之下的炮灰小角色而已。

他恨透了自己这枪林弹雨拿命上,黑锅责任还得扛的位置和现状,却又不得不牢牢抓住这个位置,再努力的向上爬。

一所黄埔校,半部近代史毕,林樵松业于当时军校的顶流,黄埔军校,上过战场,参与过北伐战争。

可他却没能与前辈们一样,成为赫赫有名的高官,将军。

甚至,就连他想要留在武汉的愿望,都困难重重。

只能被“流放”到上海,做一个小小的侦缉队队长,干着所谓的脏活累活,还要被人瞧不起。



不愿意接受命运,不甘于平庸,早已成了林樵松的执念。

所以可以想象,当他曾经倾慕过的沈近真,对他说出那句,你想多了,就算要算账,也轮不到你,你只是一个小角色,杀伤力有多大。

有的反派,恶事做尽,却依然在心里,保留着一块净土。
可林樵松却没有一丝仁慈和底线,从里到外都是狠毒的。

因为自己没有信仰,一心追求上位,所以林樵松也痛恨那些,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为了国家,民族,和信仰,可以舍生忘死的共产党员。

明明自己的心理阴暗至极,却偏偏还要做出重情重义,心怀坦荡的模样,林樵松是真小人,也是伪信徒。



在黄埔军校的时候,他第一次亲手抓到共产党,是他的多年同窗,也是同寝室友。

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他不但将这个同学杀了,还将同学的家人都给卖了。

在动手杀死这个同学之前,林樵松觉得自己有些愧疚,所以特意请这个同学吃了一顿饭。

林樵松原本是想要,直接给这个同学一个痛快的死法,可他的一段话,令林樵松改变了主意。

他说,有些人死了,重于泰山,但有的人,却轻于鸿毛,能为拯救中华而牺牲,死而无憾。

与其说林樵松震惊于他话,倒不如说他厌恶这些真正心怀大义的人。

林樵松对同学愧疚,只是他认为,自己的人设应该心怀愧疚,而不是真的愧疚。

不然,在听到同学的话后,他也不会扭曲到,直接对其施以剥皮的酷刑,让他活生生的疼死。

后来,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教官,被查出是同产地,也死在他的手上。

痛恨共产党,依然是林樵松立下的人设,只为让国民党知道他的忠心。

奈何,一个对相处多年的恩师和同窗,都毫不留情的人,又怎么会令人相信,他有多么可靠?

黄埔军校培养的是军人,即便阵营有了分歧,也不耻于虐杀曾经的同窗和战友。

所以,林樵松被下放到上海,实际上,就已经被除名了,而他想要回的南京,根本就回不去了。

美娟是林樵松同窗的妹妹,为了生计,做了舞女,林樵松和她在一起,照料她的生活,虽然他不能娶她,却愿意在死后,和她葬在一起,在墓碑上,让她冠自己的姓氏。

杀了人家的哥哥,欺骗了人家的感情,却还恩赐一般的,将她留在身边,就好像在对自己交待,看,我也是善良的。



林樵松经常说一句话,我最看不惯的,就是那帮穿中山装的,说话比谁都好听,干起活来呢?变着法的,往自己兜里揣钱。

可他自己又比那些人高尚多少呢?陷害无辜,残害忠良,干着不为国不为义,只为自己的事,却还标榜着不愿同流合污的信仰。

但实际上,他所作所为,也不过是在不择手段的向上爬,做出成绩,获得足够的筹码,能够被调回南京罢了。

林樵松有底层人的悲哀,兢兢业业打工,却随时随地背锅。

或许他可以将为了生存,当做一辈子作恶的借口,但毫无疑问,他的下场,注定凄惨。

林樵松初次登场,是作为侦缉队队长,负责转运被抓的共产党。

在转运途中,遭到了前来营救同志的中共地下党沈近真,进行的狙击。



由于支援尚未赶到,林樵松直接拿被抓的共产党做人肉盾牌,为震慑沈近真,可以毫不留情的将人射杀,也可以一枪枪的让其哀嚎,以威胁敌人。

林樵松的残忍,令他毫发无损的等到了支援,而沈近真不但没有营救成功,还负伤逃走。

沈近真与林樵松多次交锋,可那时候的林樵松却并不知道,这个屡次与他们作对的共产党,竟然是一位如此美丽的富家千金。

1930年的上海,商人不能凌驾于政权之上,官办银行进,民办银行退,为大势所趋,将民办银行全都吞并掉,才能确立央行的核心位置。

因此,中央银行新任高级顾问沈图南,受邀来到上海,负责执行对通商银行的翻空计划。



只是金融战役也是有硝烟的,算上沈图南到达上海那次遇袭,已经是第四次被刺杀了。

中央银行行政风处主任,和沈图南在一起,经历了一场刺杀,受伤见血,显得十分恐惧。

在他的心里,这只是一桩生意,不至于豁出性命去做。

但是,沈图南却告诉他,家国大事,铁血斗争,牺牲在所难免,只看值与不值。



会计学校毕业的魏若来,因为祖籍江西吉安,是共产党的革命根据地,所以没有拿到毕业证。

好不容易进入央行面试,得到了沈图南的赏识,却还是由于他的祖籍,没能得到这次工作的机会。

但是,他没有放弃,通过证券交易所的异常,和报纸上关于沈图南的报道,推测出了沈图南来到上海的真正目的。

这份聪明才智,最终成了魏若来的敲门砖,被沈图南破格录取,先从私人助理做起。

沈近真是沈图南的亲妹妹,他们一起去德国留学,只不过沈近真学的,是军事机械。

留学归来后,沈近真在兵工厂任职,成为了一名军事机械工程师。

在沈家,沈近真是真正的小公主,富养出来的娇小姐,令心狠手辣的林樵松见了,都无比惊艳和震撼。



沈图南举办了一场圣诞舞会,沈近真一身红裙,优雅的弹着钢琴,仿佛全身都在闪闪发光,而林樵松只是在暗处,贪婪的看着她,就被叮嘱,不要痴心妄想。

林樵松执行任务的时候,见到沈近真,会慌忙的带她离开,知道她在附近,甚至不允许手下开枪,生怕伤到她一丝一毫。

就连她的一句,让自己小心,都能让他开心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靶场相见时,沈近真没有穿漂亮的小洋装,只是一套英姿飒爽的劲装,可拿着枪侃侃而谈的时候,迅速拆解和组装枪支的时候,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沈近真的一句,想要请他吃饭,就能让他脸上,瞬间写满了不可置信,和受宠若惊。

当初因为提前离开,没能听全沈近真的演奏,令他倍感遗憾,如今,竟能和她面对面的吃饭,令他惊喜不已。

同样为党国效力,沈图南是上层精英,林樵松只是下层的锦衣卫,做些脏活累活,清理渣滓。

可沈近真却说他也是党国精英,那些脏活累活,总要有人去做,只是不被人理解,如何不令他感动呢?

只是信仰对立,林樵松的爱慕,只会是一场空。



沈图南到上海之后,大刀阔斧,步步为营,先收拾了通商银行老板张明泉,又抓了中央银行外汇局副局长高峰,彻底动了上海经济的蛋糕。

而这场变革,最大的阻碍,便是江浙商会会长虞世清。

沈图南软硬不吃,威逼不了,利诱不到,哪怕是四次暗杀,也没能将他阻止,便只能耍阴招。

巧合的是,魏若来见沈图南危机四伏,便想申请一把枪来保护他,却被拒绝了,便在偶遇喝醉酒的张鸣泉时,将他打晕,抢走了他的枪。

再加上中共地下党李晟达叛变,供出的代号孤星的中共地下党魏若川,正是魏若来的弟弟。

所以,在林樵松接受任务,调查张鸣泉枪支被抢,以及张鸣泉被杀案,将魏若来抓捕后,不仅要给魏若来定下杀人抢枪,且通共的罪名,还企图利用魏若来,陷害沈图南。



只是林樵松没有想到,他对魏若来施遍了酷刑,却始终没能让魏若来招供,而他制造的伪证,也被沈近真一一化解。

林樵松对沈近真生出过恋爱脑,却是利用多过倾慕,他的清醒和智慧,让他不会受感情的操控,所以,当沈近真为了沈图南和魏若来,和他撕破脸的时候,他便直接脱粉了。

这是我见过,清醒最快的恋爱脑,但发生在林樵松的身上,太正常了。

毕竟,在林樵松对沈近真还有好感的时候,该怀疑也丝毫不含糊,如果不是沈近真安排得全面,她早就被林樵松怀疑上了。

林樵松身上,唯一有些令人觉得心酸的地方,便是他的能屈能伸。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就连同窗多年的朋友,都能狠得下心来将其活剥,更别提为陷害沈图南,对魏若来施以残忍酷刑的人,却能在计谋败落之时,立刻低头示弱。

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沈近真撂狠话,说魏若来出不来,之后便在沈近真面前卑微的恳求,承诺保住魏若来的命,只求她让沈图南别为难自己。

一开始对魏若来那般狠辣的下死手用刑,一看人家马上就要被救出去了,直接大手一挥,准备一桌大餐,只求魏若来别向沈图南说自己的坏话。

可他也不想想,这坏话还用说吗?魏若来那满身的伤痕,不就是林樵松做下的累累罪行吗?

别的剧里的反派,傻得可怜,《追风者》里的反派,把人吓得集体希望他降智。



所以对于林樵松,你可以说他狠,说他坏,甚至说他变态,但不能否认他的聪明能干。

毕竟,电视剧还没播多少集呢,林樵松就已经,先是把男主角打得遍体鳞伤,扔进监狱了,之后又要开始怀疑女主角,让女主角掉马甲了,太可怕了。

值得一提的是,反派也有主角光环最要命,李晟达作为一名背叛者,命硬到官方都在吐槽,一次次死里逃生,难杀到吓人。

不过,剧里的林樵松,或许恨魏若来恨得牙痒痒,可剧外的张天阳,可能十分感谢这位,被自己虐打的小可怜吧?

毕竟,自己演了那么多谦谦君子,都没能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只是演了一个狠辣至极的反派,因为打了王一博一顿,便火到被人众筹砍一刀的地步。

《追风者》这部剧绝对值得看,尤其是恶毒的反派的林樵松,谁看了不说一句,林樵松,你竟然是这样的张天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