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甜到在床上打滚的完结甜文?

发布时间:
2024-04-03 08:09
阅读量:
10

【已完结】

苍天啊!如果你想惩罚我,就让我一夜暴富,让我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变得不思进取,而不是让我和年级第一互换成绩啊!


林学术从年级第一掉到年级第四百八十八都是因为我!


我都快愧疚死了!只能拼命学习,尽可能把他的成绩提上来。


可我去向别的男生请教的时候,他为什么要瞪我!


我累死累活还不是为了他!


1


高中努力学习了两年,成绩没起色就算了,还一直在跌!从年级一百多跌到年级两百多。


卷子越写越多,压力越来越大,成绩却越来越低,我本来都打算摆烂了。


高三开学考一个字都没复习,本来以为我会得到一个史上最惨不忍睹的成绩。


没想到,我居然是年级第一!


“愉笙愉笙,开学考你年级第一!”李佳言跑过来跟我说。


“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


我不以为然,以为她在开玩笑,可这玩笑有点异想天开了。


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摆烂一个月,考前连书都没翻开过的人考了年级第一?


我得年级第一的概率,比我中两个亿还不用交税的概率都低。


连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真的,我没有骗你!”


她看起来很着急,就像是我真的拿了年级第一一样。


2


上课铃还没响,班主任老王就挎着他的包走进了教室。


李佳言见老师进来了,也就不再和我掰扯我到底是不是年级第一,坐回她的位置去了。


“成绩已经全部出来了,相信有一部分同学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排名。”


台下发出哀嚎声。


看起来老王要开始念成绩了,我不想面对,干脆就捂住了耳朵。


高二时候的我差不多是班里的第九第十名,这次开学考摆成这个样子,班级前二十都不一定保得住!


如我所料,老王果然开始念排名了。


耳朵捂得再紧,总会有些声音透进来。


然后我就听到老王说:“我们班的祝愉笙同学这次有很大的进步,取得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


我被大家的目光,惊呼声和掌声包围了。


李佳言在座位上瞪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你看,我都说了,你偏不信!


不是,这我能信吗!


别说我不信刚刚李佳言说的话,就是现在,在老王亲口说我是年级第一之后,我都不信。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觉得说不定是成绩录入时出错了,可能把林学术的成绩录到我这里了。


掌声渐息。


老王接着说:“祝愉笙同学一直非常努力学习,所以才能厚积薄发。这个暑假她一定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大家要向她学习。”


掌声再一次向我袭来。


听着老师的夸奖,看着同学们钦佩的眼神,我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这个暑假,我连书都没翻开过,光顾着玩了。


这些赞美,我受之有愧!


等这个乌龙弄清楚了,发现我离年级第一有十万八千里……


到时候还是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吧!


我丢不起这个人。


老王继续念着班级前十,我心不在焉地想着误会解除之后自己的死法。


突然间,我听到老师点了林学术的名。


林学术这次没进班级前十!而且在年级上排到了四百八十八?


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缺考啊!


我转过头去看旁边的林学术。


我们两个中间只隔了一条过道,我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反应。


他脸色没什么变化,整个人有种与世无争,我佛慈悲的感觉。


好像成绩大跳崖还被老师骂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猛然想起刚刚的猜测,说不定成绩录入的时候就是录混了我们两个的成绩!


我听着老师对他的批评,感觉句句都在戳我心窝子。


而林学术是因为我才被误伤的!


愧疚感快把我淹死了。


啊!我最讨厌欠别人东西了!


3


老王在黑板上分析我们班这次考试的成绩,而我在底下奋笔疾书。


看着我低头努力的样子,老王欣慰地笑了。


事实上,我在给林学术写小纸条,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写好之后趁老师不注意,我把纸条往林学术那一扔,结果好死不死砸到了他的脸上。


我顿时缩了起来,像个鹌鹑一样,双手合十向他致歉。


抢他成绩的事还没完呢!又砸了人家一下。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都不敢抬头看他。


缩了一会儿之后,我才慢慢抬起头来,见他把小纸条摊在桌子上,知道他看见了,我才松了一口气。


4


下课铃响了,老王还在那里滔滔不绝,整整拖了5分钟才下课。


等他离开教室后,我立马凑到林学术跟前,着急地说:“我们去找老师说清楚吧!”


说完,我拉着林学术就想走,可他不动!


我被反作用力扯回来了,差点扑街,幸好林学术抱住了我。


我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向他道谢。


道谢之后我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我谢他干什么啊?要不是他不动,我也不会摔!


刚刚在小纸条上不是都说好了吗?一下课就去找老师。


那你倒是动一下啊大哥!


这是你的成绩!你的荣誉!被我占了不止,你还被老王骂了,难道你就不着急吗?


你应该主动把我扯去办公室,为自己讨回公道啊!你应该去点痣,把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啊!


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这时,开学考的数学卷子正好发到了我们两个手上。


我想起老王刚刚说我数学考了136。


笑话!我的数学就没上过125!


我拿过卷子来就看,仔仔细细地看。


看第一眼,没错啊,这就是我的卷子,名字是我的。


看第二眼,不对,我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小问没有做。


而这张卷子不仅做了,而且做对了。


所以,这不是我的卷子!


但话又说回来,这张卷子上写的明明是我的名字,是我的学号,连笔迹都是我的!


到底是谁那么无聊,开那么大一个玩笑!


不会是林学术吧!


我有点怀疑他,因为我认识的人里能做压轴题最后一小问的也就他了。


“卷子借我一下。”


我拿过林学术的卷子,翻到最后一道大题。


最后一小问没有写答案!


我再翻到第一道大题。


第一行是被划掉的!


我写大题的时候看错题号了,把第二题的答案写到第一题去了,幸亏发现得早,划开了,才留下了这个记号。


所以,林学术手上这张写着他的名字,写有他的字迹的卷子是我的,而我手上这张136的其实是他的!


我的姑我的姥,我的棉裤我的袄,我的大脑变大枣,他的成绩往我这跑,你说我要怎么搞!


我靠!撞鬼了!


5


我一遍又一遍地比对我和林学术的各科试卷。


语数英物化生,无一例外,名字和字迹都是我的,但这些卷子真正的主人却是林学术!


无语死了!林学术不会在文曲星头上撒尿了吧!


但如果他真的得罪了文曲星,那也不关我事啊!


负罪感凭什么让我担着!


我虽然从来没拜过文曲星,也没给他老人家上过贡。


但我是打心眼儿里尊敬他,他没必要这么玩我吧!


我在这边急得焦头烂额,林学术在那边悠然自得,好像被拿走成绩的不是他一样。


一连几天我都在想怎么才能破了这个魔咒,林学术却好吃好喝的!


蛋糕,奶茶,炸鸡,什么好吃就买什么,以前也没见他吃过。


我一边吃着他给我的蛋糕,奶茶,炸鸡,一边冥思苦想。


我本来不想要的,但也不是不想吃。


就是觉得自己已经欠他几百分了,不能再欠其他东西了。


但他说,我这么辛苦想对策,应该多吃点补补。


嗯,他说得有道理。


6


我觉得,这么玄乎的事情多半和鬼神有关。


对症下药,才能一击毙命!我就不信我药不死这个捣蛋鬼!


所以我把妈妈买的金榜题名挂件和平安符借给了林学术,又让他穿上红内裤和红袜子。


我还去找厨房阿姨借了两头蒜,让他揣在兜里。


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不管那个捣蛋鬼是妖魔鬼怪还是清朝老尸,肯定药到!命除!


开学考之后没多久就有一场英语考试。


我要用这场考试来试探试探那个讨厌鬼被我药死没有!


考试之前,我在草稿纸上用红笔写满了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文曲星降世,孔子说你可以的......


写好之后让他揣兜里。


他刚接过去的时候笑得很厉害,我虽然嘴上损他笑得丑死了,但他其实长得很好看。


而且成绩又好,性格又好,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给他递情书。


不过他统统回绝了。


我问他是不是担心早恋影响成绩,他说,我就算早恋,你也能一直年级第一。


我听完后满脸黑线,捶了他一拳,故作凶狠地说:“你要想说别人不会影响你的成绩,你就直说,不要诅咒我行吗!”


如果我一直年级第一,不就是说明诅咒还破除不了吗?


如果高考之前还没办法解决的话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就间接毁了林学术的前途,以后可要一直养着他了。


我跟他说了我的担心,他居然笑着说:“被你养着,好像也还不赖。”


我无话可说,并向他投去一个白眼!


他看了我的白眼之后很是兴奋,问我怎样才能翻出完美的白眼。


我真的......


要是他能把学习翻白眼的热情用于解决问题上——好像也没什么用,毕竟连我这么虔诚,温暖,可爱,善良的人都没办法解决。


一个只想学翻白眼的人,能管什么用?


7


英语试卷发下来,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我不信那么多的办法就没一个是管用的!问题肯定出在他身上!


我问他有没有穿红内裤,他说他很听我的话,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我还是满脸怀疑。


“不信的话,给你看看!”


他作势要扯裤子。


我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裤子看。


他手没落下去,反而倒打一耙说:“你怎么不害羞?难道你早就对我有非分之想!”


大哥,讲点理行不行!是你说要给我看的,我又没有强迫你!你现在还反过来污蔑我!


“我想你个大头鬼!”我忍不住骂他。


“那边的是谁!”一个粗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们两个同时对上眼神。


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同一个讯息:不好,快跑!


他拉着我的手就跑。


跑得我都快吐了我们才甩开那个追兵。


我停下来大喘气。


刚刚被吓到了,脑子不清楚,现在神魂归位才反应过来,我们为什么要跑?


一没谈恋爱二没抽烟三没赌博的!


我们明明在破除封建迷信!并且已经通过实践证明了穿红内裤对付不了鬼!


这一跑不就是说明我们有问题吗!


虽然我知道林学术当时也没反应过来,但我还是瞪了他一眼,把锅甩到他身上,说:“都怪你,跑什么嘛!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毁了!”


因为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人生啊,能躺平就不要爬起来,能怪别人就不要怪自己。


不然会很累的。


但林学术没有因为这个生气。


“我们是共犯喽。”他满不在乎地说,语气里似乎还有些愉悦。


他是艾慕吧!被骂了还这么开心。


“共犯可是最亲密的关系哦!”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汗珠顺着他的脖颈落下,显得很性感。


打住,祝愉笙!别被他的皮囊迷惑!他可是债主,你还欠人家几百分呢!


我的眼睛左右飘忽,就是不敢看他。


不对,不是不敢,我就不想看他,怎么了!


在我没有留意的角落,他的笑意更深的。


蓝颜祸水啊!蓝颜祸水!


我在心里叹息。


见他戏谑地看着我,我忍不住刺他:“都狼狈为奸了,能不亲密吗?”


刚说完我就后悔了,谁和他是共犯?谁和他亲密!


我又被他绕进去了,蓝颜祸水啊!蓝颜祸水!


我反驳他说:“谁和你是共犯了,共犯指的是共同故意犯罪。我一没犯罪,二没故意的。”


他挑了下眉,没有说话,只是笑。


我装作被太阳刺到了,别开眼不看他。


笑笑笑,笑屁哦!


8


下午才发生的“逃跑”事件,晚自习就被通报批评了。


幸好,小树林里没有监控,追我们的保安大叔脸我们是男是女都没看清。


我松了口气,继续想法子对付那个换我们成绩的杀千刀的扑街。


经过这样神奇的,不能用现有科学技术解释的事情之后,我的脑洞明显打开了。


我想,既然它能换我和林学术的成绩,那就说明我和他之间肯定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或者我们身上有什么特性。


比如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什么的。


不然的话它为什么不绑别人,就绑我们两个?


为了弄清我们身上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所以我们两个在课间的时候就会凑在一起交换信息。


但课间太短了。


为了方便商谈大计,早日除去恶鬼,我们只要有时间就会凑在一块。


可以说,有我的地方就有林学术。


当然,除了厕所和宿舍。


这样一通了解之后,我失望地发现我们的八字,星座,成长经历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可能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所以才看不出来。


林学术倒是神神秘秘的,凑到我的耳边说:“我有一点很特别——”


见他这么小心翼翼的,我还以为他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我屏气凝神,听他接着说下去。


“特别帅!”


林学术刚一说完就被我推开了,我还以为真有什么呢!


结果他给我拉了坨大的!


不过我对这句话本身确实没什么意见。


一是因为林学术长得确实很帅。


二是,如果说绑定的机制是颜值的话,那和他绑定的我不就是特别漂亮吗!


别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真的漂亮!


如果绑定机制真的是颜值的话,那我觉得它还挺有眼光的。


9


我们老是如影随形的,想摸清楚我们为什么被绑定。


但我们不仅毫无进展,而且遇到了新的麻烦——我们两个传上了绯闻!


有说我们两个谈恋爱的,有说林学术追了我好久我才同意的,这些也就算了。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说是我先追的林学术!还说林学术和我在一起之后乐不思蜀,成绩才会下降的。


凭什么说是我的追他!要说也应该是他追我好不好!


为了破除这些谣言,我开始免费帮那些小迷妹给林学术送情书和小纸条。


你问我为什么不接同级同学的纸条?


拜托!高三生当然要好好学习!


林学术还真的挺受欢迎的,我一天能收到三四条写了几句话,还附上姓名和联系方式的小纸条。


而且男女都有!


不得了啊林学术,你还男女通杀!


我当着林学术的面把这些纸条递给他。


“不用谢!”我挑了一下眉,客气地说了一声。


但我心里想的是我客气一下而已,他还是要感谢我的。


因为我不仅帮他收下了纸条,还帮他记下了送信人的外貌特征。


我点着他手上的纸条,说:“这个女孩子长得很好看,字也写得不错。


“还有这个男孩子,长得挺清秀的,他说很崇拜你。”


说完之后,我就在等他说谢谢!


谁知道他哼了一声,又朝我翻了个白眼。


这白眼翻得真白,不愧是我的亲传弟子!


不对,关注点错了,他朝我翻什么白眼啊!


好意思吗他!


“给祝愉笙学姐——”


他拿出那个男生的纸条,阴阳怪气地说。


给我的吗?


我拿过来一看,还真是给我的,当时没仔细看,还以为都是给林学术的。


我把纸条拿回位置上放好。


见我把纸条妥善地收起来,林学术说话的音调猛的提高:“你难道真的要加他的联系方式吗!”


我打了个寒颤,林学术怎么突然开始释放冷气了?


“嘘,小声点!”


我提醒他别嚷嚷,要是这些纸条被老王收去了,那些学弟学妹就惨了。


“我不得给人家回几句,说谢谢你的喜欢吗?不回的话伤害到别人幼小的心灵怎么办?”


“那我幼小的心灵你就可以伤害了吗?”


林学术小声嘟囔,我没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说,要不你帮我回,我帮你回,这样既不会伤害到别人幼小的心灵,也不会暴露我们各自的联系方式。”


“好像有点道理。但是我的工作量明显比你大啊!不公平!”


四张里面有三张是他的,我的工作量是他的三倍好吗!


真当我是水鱼啊!那么好骗!


“写给我的大多是女生,写给你的大多是男生,同性之间,措辞会更恰当一点吧。”


“还是说你想眼睁睁地看着我用极其生硬的语气回复你亲爱的小学妹?”


“算了算了,就这么办吧。”


这样回复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之间的绯闻不仅没有被澄清,反而愈演愈烈了。大家都说我们因为吃醋在帮对方斩桃花。


我......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他的!


10


开学考之后的第一次放假,我拉着林学术到我们市香火最盛的庙里,希望拜完庙里的神之后,我们遇到的破事可以解决。


我先是拽着他去拜了文曲星,边拜边说:“您是我们最崇拜的仙君,我们恳请您拨乱反正,把我们的成绩换回来。”


拜完文曲星后,我又拉他去拜十八罗汉,去拜释迦牟尼,去拜财神爷......


财神爷的香火很旺,等着参拜的人很多,排了好久才轮到我们。


财神像前的那个坐垫被跪得有点破烂,旁边功德箱里的钱都快要溢出来了。


里面有我和林学术的二十块!


把庙里的神都拜上一轮后,林学术控诉我,说:“你怎么对谁都说他是你最崇拜的仙君?一点都不专一!”


我赶紧捂住他的嘴,环顾四周的神像,说:“不好意思,他小孩子不懂事,仙君们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


捂着他的嘴一直把他拉到殿外,我才恨铁不成钢地说:“什么专一不专一的!广撒网多捞鱼懂不懂!拜了那么多总有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吧!”


林学术笑我:“你什么时候变得神神叨叨的了?封建迷信不可信!”


我冷笑一声,说:“那你说我们现在的情况用现有的科学技术能解释吗?能解决吗?”


“呃...好像不能。”


“那不就得了!我警告你,不要在庙里乱说话!不然我就让你自生自灭,再也不管你成绩的事了!”


我说完就往前面不远处的算命先生走去,没有等他。


林学术笑嘻嘻地追上来,说:“那你养我!”


“我养你个大头鬼!”

“我养你个大头鬼~”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但林学术说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大头鬼,谁家大头鬼说话那么多转音?


胡彦斌都没你能转!


他和我贴得很近,几乎是在我的耳边说:“要不你认真考虑一下?我很好养的,给口吃的就行!”


我快走几步,和他隔开一点距离,说:“离我远点,养你?我怕不是要被你气死!”


他在我背后轻笑。


听到他笑了之后,我感觉自己有点热,于是摸了摸脸,有点烫烫的,又摸了摸胸口,感受到了自己过快的心跳。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就是有点反常。


糟糕!我不会真的被他气到了吧!


11


去到算命先生那,我们把两个人的生辰八字给他,让他帮我们两个算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他在那里翻书,我感叹,专业的事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


但他算了一通,不仅没算出来我们正在遭遇的破事,而且还说的我们的命格非常相配,是天定的良缘。


听到他说的话,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我就知道,封建迷信不可信!


林学术在憋笑,凑到我旁边说:“天定的良缘哦!你以后真的得养我了。”


我剜了他一眼。


不想再听算命先生说话了,我就回到殿里,又排队拜了一遍财神爷。


封建迷信不可信,但财神爷一定可信!


林学术破天荒的没有跟着我,而是继续听那个算命先生说话。


他好像真的挺期待我以后能养他的。


我有点好奇,我得赚多少才能养得起他。


拜完财神后从殿里出来,我看见林学术手上拿了两条许愿带,站在挂满了许愿带的许愿树下等我。


不知道林学术写的是什么,我猜他的愿望是早日和我换回成绩。


既然他已经许了这个愿望了,那我就没必要再许一遍了。


我许的愿望很简单:一夜暴富(没有任何副作用)


听说许愿带抛得越高,就越容易让神仙看见。


所以,我们都用尽了全力。


离开之前,我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棵许愿树。


希望我们的成绩早日换回来吧!别真的毁了林学术的前途。


12


“什么破神仙!一点用都没有!”


月考成绩出来,我还是年级第一,林学术则是排在年级三百多。


我看着我们两个的卷子,有些不知所措。


万一就这样定格了呢?万一一辈子都换不回来了呢?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林学术这样有天赋又有能力的人被高考分数耽误!


我拍着林学术的背,信誓旦旦地说:“林学术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把你应得的成绩尽量还给你!”


他问我:“你又想到什么新的大招了?”


“没错,我要祭出我的终极大招了!”


林学术很感兴趣,笑着问我:“什么什么!说来听听!”


“我决定了,以后我要洗心革面,好好学习!你放心,凭借我的聪明才智和努力,一定能把你的成绩提上去!”


我当时沉浸在自己的雄心壮志中,完全没发现林学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笑,眉眼很温柔。


如果我当时发现了的话,我可能会觉得他笑得有一点瘆人!


因为我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


从这以后,我再也没有摆烂过,每天起早贪黑,废寝忘食。


早上第一个到教室,晚上最后一个回宿舍,连走路的时间都用来背书了。


课间的时候,我再也不跟林学术说闲话了,而是请教他各种学习上的问题。


跟林学术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算是发现了,年级第一不愧是年级第一!


他会针对我的情况制定出适合我的学习方法,他会很耐心地指导我的学习,他会很温柔地引导我去解决难题。


尽管我知道我问的问题对他来说都是些傻瓜问题。


学习成绩好,给别人讲题还很温柔的人果然很有魅力!


我现在非常理解那些喜欢他的人了!他值得!


我暗自发誓,一定要把他的成绩赶上来,让他在他的领域大放异彩!


期中考试马上就要来了!我终于有机会完整地检验一遍我的学习成果了!


13


期中考试的第一科,也就是语文考完之后,我回到宿舍复习下午的数学考试。


李佳言从阳台走进宿舍,边走边说:“无语子!”


我听到之后接着她的话说:“渔樵于江渚之上。”


她满脸疑惑,问我:“你在说什么之上?”


我也疑惑,不是你先说的吗?


我回复她说:“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啊!不是你先说吾于子的吗?”


她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是《赤壁赋》。你是不是学魔怔了?我说的是不想说话那个无语。”


我愣了一下,然后我们两个扑哧一声,同时笑了出来。


等到下午,我就笑不出来了。


下午数学考试的难度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甚至连倒数第二道大题都做不出来,连以前都不如!


考完数学之后,我一个人去到学校的小树林里嚎啕大哭。


为什么!这些天我已经学到魔怔了,为什么我还是不会。


难道我真的是笨蛋吗?


我以前考得差还能用我只是不努力当借口,现在连借口都没了,只能说明我是个笨蛋了!


“你要不要吃糖?”


旁边有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我太熟了,是一直给我讲题的温柔的声音,是时不时耍嘴皮子的戏谑的声音,是林学术。


可他这句话的声音的语气和之前很不一样。


我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心疼而又在乎的声音说话。


我还是有点要面子的,听到他的声音,我的眼泪就止住了,但是情绪一下子还消不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轻微地抽搐。


他在我旁边蹲了下来,轻声说:“才刚开始嘛!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连我都相信你,你为什么不相信你自己呢?没关系的,放轻松,别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说完,他递了颗糖给我,和糖一起送过来的是两张纸巾。


林学术说:“吃糖!顺便把眼睛里进的沙子擦擦。”


他怎么知道我不是哭了,只是沙子迷了眼睛而已。


作为钢铁猛女的我,是不可能掉眼泪的!除非,我的眼泪能变成珍珠,能卖很多钱的那种!


14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我还是稳居第一,而林学术在第一百八十八。


虽然相比开学考和月考,我的成绩有了些许进步,但还是不尽如人意。


期中考试之后,我还在坚持着这样的学习方式,并且在接下来的月考看到了成效。


林学术的月考成绩是第七十二名,也就是说,我相比于期中考试,进步了一百多名!


成绩出来的那一个星期放假了,我很高兴,请林学术一起去吃烧烤。


我吃着串,兴奋地说:“如果这样下去,等到高考,我一定能还你一个不错的成绩。”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温柔地笑,只是听着我说些乱七八糟的,和学习无关的话。


说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他聊过闲天了。


正当我以为我的成绩离林学术已经不远的时候,期末的高三省一模给了我重重一击。


我考完省一模的时候,跳起来把他的脖子压下来,兴高采烈地对他说:“这一次,我绝对能进步,你就等着吧!”


但成绩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是一只目光短浅的井底之蛙!


高考要和全省的人比拼,我却只看着校级排名那一点点的进步,并为此沾沾自喜,误以为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我的省一模成绩,也就是林学术的真实成绩被屏蔽了,也就是说他能在省里排前几十名。


如果没有这件事,国内的顶尖大学可以任他挑。


而我的真实成绩在市里排一千多名,在省里去到两万多名,只能上个普通的211。


要是成绩没有互换的话,知道自己能上211,我会放声大笑的。


可是林学术本来能上top1大学的啊!!!


省排名出来后我又崩溃了,再一次跑到小树林里大哭。


这一次我哭得很厉害,连林学术在我旁边蹲着的时候我还是没止住眼泪。


这一次,我不能假装沙子进眼睛里了。


林学术把手放在我的背上,轻轻地安抚我。


我突然抱住了他,靠在他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一边哭一边哽咽地说:“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才排两万多名。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你又一直辅导我,我怎么还是那么差劲!”


他一只手放在我的背上,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摸。


林学术说:“我们笙笙明明已经很厉害了。这一次都考进年级前五十了,说明你一直在进步,对不对呀!再说,还有一个学期呢!”


记得那天我们就这样抱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能再一次假装只是有沙子迷了眼睛。


15


寒假开始了,我每天像发疯了似的学。


早上六点就起床,读英语,背古诗文,记文言实词和虚词,记理科公式,经常学到忘记吃早餐。


九点,图书馆开门。


我和林学术经常是第一批到那里的。


我为了节省时间,干脆就不回家吃饭了。


林学术为了陪我,也为了监督我好好吃饭,也不回去吃了。


中午,林学术会揪着我出来吃饭。


我本来想买个面包解决就算了,方便省时,可他硬拉着我去附近的饭店里吃。


林学术有点生气地说:“你是不是想在高考之前就想把身体弄垮!”


听了他的话,我中午才好好地去吃饭。


晚上也是如此。


等到晚上九点,图书馆赶人了,我们才一起回去——我们住在两个相邻的小区。


他总是先把我送回我家楼下,看着我上了楼,给他发信息说到家了,才会离开。


回到家,我就会开始复习早上背过的东西。


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里,根本没有办法交流探讨,于是去了几天图书馆之后我们就开始约在他家里学习。


本来林学术想约在我家的,但他是个男生,我爸妈肯定会问来问去的。还是去他家方便,他父母在国外,家里就他一个人住。


他本来想拒绝,说:“孤男寡女的不太好。”


在我的眼神威胁之下,他还是同意了。


不过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接送我。


我答应了。


自从开始在他家学习后,早上六点,我洗漱完之后就会直接过去。


这时,他会拿着早餐在我家楼下等我,然后和我一起去。


学到晚上十点钟他就会送我回来。


在这个寒假,我们走了无数遍这条往返于两个小区之间的路。


而林学术的路程是我的两倍。


过年的时候,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变少了。


但我们会打视频电话,一人一边,静静地学。


有时候,我们会停下来,一起看不远处夜空中绽开的烟花,看几分钟,然后回去学习。


新年倒计时的时候,我们也会放下手中的书,和对方说今年的第一个新年快乐。


我们就这样学了一整个寒假。


我也不是不累,我在这期间也崩溃了好几次,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而林学术,一直在陪着我。


16


高考一天一天逼近,高考倒计时一页一页撕下,高中的最后一个假期在大年初七就宣告结束。


经过一个寒假的努力,开学考的时候,林学术的成绩被我提到了年级第二十七名。


可还不够,还不够,我还差得远呢!


这个学期,所有的科目都进入了一轮复习阶段,也就是说,我有机会把我以前还没有能完全掌握的知识点再学一遍。


我的眼里燃起了志在必得的光芒。


看着显然走火入魔的我,林学术笑不出来了,无奈而又心疼地看着我。


他开始劝我多休息,多放松,按时吃早餐。


我没有时间理他。


一个在担心,另一个却不听,这就导致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


可矛盾的源头都是一句简单的“我想你更好!”


终于,我们的矛盾在他送我去校医室之后爆发了。


在这之前的一个月,我都一直处在睡眠不足的状态下,三餐有林学术盯着,还算是能够按时吃。


可我还是在这样极其严苛的作息下病倒了。


我是在高考百日誓师大会上晕倒的,幸好我坐在班级的后面,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幸好我的旁边是林学术,他见我晕倒后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冲到了校医室去。


等我醒来以后,看到林学术握着我的手,坐在床边,眼眶红红的。


他的眼睛里也进了沙子吗?还是第一次见呢。


他见我醒来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躺好休息。


我有点着急地说:“不行!等一下我还得发言!”


作为名义上的年级第一,百日誓师大会由我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我不去,怎么能行。


他有点激动,一边掉泪一边说:“你别操心了行吗!你知道你高三以来瘦了多少斤吗!不就是成绩吗?我不要了行不行!”


听完他的话,我的情绪也很激动,这段时间的压力,崩溃和无能为力一起爆发了。


“你不要!你怎么能不要!这明明就是你的成绩,我已经占了一个多学期了!只有一百天了林学术,我没有时间了!”


“那你的身体呢?你不管了吗!你这个状况,我怎么可能让你继续学下去!”


我知道林学术是为了我好,但是情绪一上来,话已经喊出口了。


“既然你不让我学,那我们就分道扬镳。我不需要一个劝我不学习的朋友!”


我喊完之后,我们陷入了沉默。


他没有走,依旧陪在我身边,我们只是不说话,也不看对方。


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我知道我的学习方式很透支身体,我已经慢慢在改了,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他。


所以遇到难题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去问他,而是去问了班上数学排第二的男生。


但我问的这道题有点难,他也不会。


我正想离开他的座位,一抬眼,就看见林学术在瞪我。


我还以为我眼睛也出问题了,我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他还在瞪我!


不是!凭什么!我不就是问了别人一道题吗?又没有过度学习,他瞪我干什么!


他走过来,把我手上的习题册抢走了,然后拿回我的位置上。


哦!原来是要给我讲题!早说嘛!瞪我还怪吓人的。


我走过去的时候,林学术嘴里嘟嘟囔囔的:“问个题而已,靠那么近干什么?也没见你问我的时候靠那么近。”


我没听清,问他:“你说什么?”


他咬着牙说:“过来,我给你讲!”


“好嘞!”


在他的讲述之下,这道题突然变得简单起来,我很快就会了,快到我还没有找到下一个话题。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说完后又同时笑了出来。


17


高三第二学期,数不胜数的卷子,如山般的压力,模糊不清的未来,让无数人崩溃。其中也包括我,幸好,有一个人一直陪着我。


市三模的时候,我的真实成绩已经可以排进市的前二十名了,可放在全省范围内,我的成绩还是不够看的。


高考前一周,学校安排了“临门一脚”高考模拟,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成绩不会公布,但可以自己去查。


林学术查完回来对我说:“你全级第一,我全级第二。”


他看着我,眼底有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很开心,就没多想:“耶!又离你的真实成绩近了一点。”


他笑得也很开心,又带着些心疼。


高考如期而至,我们都写下了满意的答卷。


我们省这次只屏蔽考生20人,林学术的真实成绩,也就是我的成绩不在屏蔽名单里,但也是一个高的吓人的分数,我和林学术都即将面对国内顶尖大学的抢人大战。


成绩出来后,他约我出去玩。


我拿着奶茶兴奋地对林学术说:“你全市第一,我全市第二诶!算是没欠你多少。”


林学术停了下来,认真地对我说:“祝愉笙,你是名副其实的市状元。我们的成绩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就已经换回来了!那是你第一次超过我。”


我有点不敢相信,但我很清楚,林学术不会骗我的。


我很快就接受了,笑着说:“那我还挺厉害的,从全市一千多名考到全市第一。”


说完我就哭了,真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林学术把我揽进他的怀里,说:“我们笙笙是最棒的!是最最聪明的。”


那天晚上,他在电影院里向我表白了。


我就说,学生都放假了,这个影厅怎么会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还给我准备了一封信,本来是已经背好的,但表白的时候太紧张,全忘了。从兜里掏出情书,一边哭一边说。


我也哭了。


唉,在影厅里就不能以眼睛进沙子为借口了。


后来,我们一起进了全国top1的大学,在不同的专业,继续努力,陪伴彼此一起长大,一起变老。


18


林学术视角。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祝愉笙的女生,也学着别人向她递了一封情书。


但没有收到回复。


后来她趴在我的怀里说,她高二的时候根本没收到过情书。


可能我拜托的那个女生不小心弄丢了吧。


后来,我为了再接近她一点,就申请从重点班转到她的那个班。


可一个学期过去了,我都没和她说上两句话。


我想,算了吧,别去影响人家了。


高三前的暑假,有个自称系统的东西找上了我。


说什么我要在学校找一个人交换成绩,只有当那个人的成绩超过我时,我们的成绩才能换回来。


如果不选人绑定的话,我高考只能有400分。


我当时就开骂了,这不是害我嘛!可它不为所动,态度很坚决。


我本来可以绑定年级第二的,后来想了想,还是和她绑定吧。就算我的高考成绩送给她,也没事。


当时我确实是是有点恋爱脑上头了,现在看着睡在我怀里的她,真的很庆幸。


那个时候我以为她会很开心,毕竟突然一下就变成年级第一了。


没想到她不愿意拿走我的成绩,想方设法要和我解除绑定。求神拜佛,大蒜,平安符,红内裤,什么都出来了。


结果还是不行。


就当我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她说,她要好好学习,尽量把我的成绩提上来。


我那时很骄傲,因为我喜欢的她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是慢慢的,我开始心疼了。


她学得太努力了,简直是在透支自己的身体!


我劝她不要这样,但语气有点太过于激烈,说的话也有点太伤人了。


结果就是我们大吵了一架,她好几天都没理我。


连题都不来找我问了。


她问题就问题,和那个男生靠得那么近干嘛!


我承认,我吃醋了!


她后来说,她根本都没留意到自己和那个男生挨得很近。


说完之后亲了我一口。


那我能怎么办?只能勉为其难的原谅她,或者用另一种方法欺负她。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考试,也就是“临门一脚”不出具体成绩,但我预感到了有什么要发生,所以我去查了卷子。


交换成绩结束了。


她超过了我,现在,她是名正言顺的年级第一了。


查完成绩回来,看着她高兴地说自己是年级第二,离我更近一点的时候,我其实在心里悄悄说:“我们笙笙辛苦了。”


高考在即,我怕她的心散了,所以没有选择立刻告诉她真相。


而是在成绩出来后,我约她出来的那一天才说。


那一天我们做了很多事。


告诉她真相,向她表白,正式在一起,互相叫男女朋友,第一次亲吻……


从此以后,我和她的人生轨迹交汇,并且永不分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