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什么短篇睡前小甜文?

发布时间:
2024-04-02 20:54
阅读量:
11

和大学教授闪婚后,我开始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梦。

地铁上、公园、甚至落地窗前,都是我们旖旎的场所。

醒来后,我不敢直视他,处处躲着他。

给我做饭,不吃。

逼我健身,不练。

带我去见偶像男团。

这,不能不见。

后来,他把我逼近角落,语气温柔却压迫感十足。

「请问关小姐是在躲我吗?」

我疯狂摇头,思绪又飘到某晚被他折腾到半晕的那次。

然后脸色开始泛红。

他轻笑出声。

「脸红什么?又想起什么了?」

1

大学毕业后,我就闪婚了。

闪婚老公是一个大学教授,是教表演的,还挺有名气。

但年龄比我大。

大很多。

十岁有余。

我今年二十三。

他得有三十四。

但耐不住人家长得显年轻啊。

介绍我们相亲的人说他看着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还劝我说别让年龄耽误了爱情。

这种男人在她这里都是上等货色,别人抢都抢不到,我是时机好才被安排上的。

我这人最听劝,见了三次面,就提出了结婚。

那人也不挑,了解完我的基本情况后,就一起扯了证。

我从大学宿舍搬到他家的那天,还是他帮我一起搬的家。

算得上是无缝衔接了。

室友们奚落我毕业即嫁人,没有追求。

可谁甜在心里谁知道。

不用上班还每个月领八万八的零花钱。

老公长得帅又自律,八块腹肌,宽肩窄腰,还带要了命的金丝眼镜。

上班西装,下班围裙,没有不良嗜好,还会被一些顶流演员喊师母。

这种好日子谁不想要啊。

她们嘴碎那是羡慕嫉妒恨,我才不在意她们嘴里说的什么呢。

果断的就嫁入了豪门。

可是,嫁入豪门后,时间不长,我开始有了烦恼。

季木俨从来都不肯碰我。

这让我想给他生孩子,用孩子来绑架我在豪门的地位的想法还怎么实现。

他每天的工作其实算不上忙碌。

甚至早餐都能等我十点多醒了之后才吃,吃完再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去上班。

中午十二点半他又准时骑着自行车回来,带着我爱喝的奶茶和一些食材做午饭。

吃过午饭,睡个午觉,两三点又开始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出门。

一直到晚上六点左右回来。

睡前会带着我在健身房健身,给我按摩筋骨。

这么紧密的动作都做了,可他就是没有下一步。

这时,我就开始怀疑了。

他是不是不行。

但我不敢问。

这种问题相当于男人的尊严,万一我问了之后,他跟我离婚可怎么办。

我宁愿一辈子无性,也不愿意一辈子没钱。

但吃不到还能摸得到,所以,我就开始缠着和他一起睡。

这一睡,糟了。

我发......春了。

2

地铁上,我正沉迷于视频段子,突然,身后贴过来一个宽健的身体。

他的身体包裹住我,一手拉住头顶的圆环,手臂露出青筋。

一手滑动着我的手机,呼吸打在我耳边。

「老婆喜欢看这种吗?」

我僵硬的点点头,正想说我很喜欢搞笑的视频,可低下头一看。

手机上原本是一群大学生模仿某甄嬛的画面,瞬间变成了一个妙龄少女和一个侍卫装扮的男人在草丛里大汗淋漓。

耳机里播放他们上不得台面的声音。

「答应,可知这是要杀头的死罪?」

那少女喘息中点点头,纤细的手指抚上健壮男人的粉色樱桃,接而手指向下,拽掉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抹遮罩,塞到了侍卫的腰带里。

「小侍卫,你可是喜欢这赤色鸳鸯?」

侍卫蠢蠢欲动,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眼看就要喊破耳机,我吓得一下就灭了屏,脸红的比那赤色肚兜还赤。

惊吓之余,身后的男人又有所动作。

眼看就要冲破屏障,我吓得转身就跑。

可奈何是在梦里,我无论如何也跑不动,最后场景变换到了公园里。

夜色,我和他如同孙答应和侍卫的姿势出现在草丛。

他挑起我的下巴,轻吻在我嘴角。

「跑什么?都闹着要跟我一起睡了,还害羞?」

我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但还是嘴硬的反驳他。

「没,没羞。」

他轻笑了一下,把我抱起放在他的胯骨处让我夹着他的后背,弹指间,我们身上的衣物全都被他变没了。

我竟然真切的感受到他热烫的体温,和不规则的蠕动。

「不羞就好。」

就在他又一次即将冲破屏障时,我依旧被吓得一身冷汗。

场景变换,到了家里的落地窗前。

我双手撑着玻璃,他一手扶着我的腰窝,一手往后拽着我的麻花辫,羞辱感简直要从梦境传到现实。

他一字一动。

「老婆,喜欢这样吗?」

我脸红的滴血。

喘息声更加上不得台面。

直到我控制不住的哭出声,他才紧张的把我抱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我太莽撞了。」

「我第一次,力度很难控制,等媱媱醒了就不疼了。」

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身体疼的要命,最后又梦见了什么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自然,痛感也在我醒来后就消失了。

只记得,我被他抱在怀里,双腿夹着他的腰身,他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我的后背。

我颤颤巍巍的嘟囔着:「我怕。」

他神情顿了顿,满脸愧疚,然后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最后,我熟睡后,他把我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吻了下我的额间。

「乖乖睡觉。」

......

醒来后,我就发烧了。

烧到三十九度。

小说里都说,男女主第一次之后,女主都会发烧。

可我是在梦里,怎么就发烧了呢。

在床上躺了两天,季木俨课也不上了,一趟又一趟的给我换热毛巾。

我的脸红不知是因为昨晚梦里的场景,还是现在他光着的上半身。

迟迟不敢看他。

季木俨担心的贴了贴我的脑门。

「不是退烧了吗?怎么还是这么烫?」

我迷糊不清的嘟囔着:「或许,你穿件衣裳呢?」

他皱起眉反问:「什么?」

然后耳朵贴在我的嘴边仅有一厘米的差距。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想起了梦里的红樱桃,伸出舌头,勾了勾他的耳蜗。

蹭的一下,他轻微的哼喘声让我瞬间清醒。

「我,我,我好渴。」

然后我眯着眼,佯装头疼的扶了扶太阳穴。

季木俨听到我的请求后,两步做一步直接跑到了楼下给我烧水。

而此刻的我,仿佛度过了一场大劫,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自那日退烧后,我便不敢再吵着和他一起睡,直接搬回了原来的房间。

可也正是因为搬回了原来的房间,我的梦开始变得肆无忌惮。

原本会偶尔心疼我的他,竟然次次在梦里把我折磨的几近晕厥。

我每每求饶,他都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

每次醒来,我的身上除了一身热汗,就是要换新床单。

由于梦里的激烈程度,我开始怕了。

甭管他真人行不行,反正我是不行了。

所以,便开始处处躲着他。

给我做饭,不吃。

逼我健身,不练。

带我去见偶像男团。

......

这,不能不见。

3

练习室里,我跟着季木俨一起出现在门口。

而我面前的六个男孩,正跳舞的跳舞,练歌的练歌。

俨然一副少年气,我愣是看呆了几分钟。

自然也没注意到旁边的低气压。

季木俨牵着我的手骤然一紧,然后拉着我就走了进去。

几个少年齐刷刷的喊着「季老师好,师母好。」

我傻笑着点头。

「你好帅,你也好帅,哈哈,你是队长更帅。」

原本被牵着的手瞬间换到了我的腰间。

「注意影响,他们才十六岁。」

我被他的训斥收回了哈喇子,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带头的队长,许之邺便开始了表演。

「季老师,我这次是要去参加【甜蜜疯人院】的话剧,麻烦您来指导一下。」

季木俨脸色严肃,轻嗯了一声,便拉着我到了后面。

整个表演,我看的如痴如醉。

可季木俨却十分不满意。

一会儿说人家的台词太僵硬,一会儿说人家走路的姿态不对。

总之,和以往我见到的儒雅的样子不一样。

后来,队长的表演结束后,又换了其他几个少年。

季木俨更是生气了,说他们连队长的十分都做不到,起身直接拿着一根小藤条亲自去教他们形体。

我就坐在后面玩指甲。

队长估计见我有些无聊,说要带我去看好玩的,就趁季木俨不注意带我去了阳台。

果真,阳台是每个人都喜欢的谈恋爱的地方。

刚跟着他上来,就看到现在最火的古偶男演员和一个女歌手在上面贴着肩膀。

「小邺,听说你又被季老师骂了?」

女歌手嘲笑着看着许之邺。

许之邺惭愧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给他们介绍我。

「师哥师姐,这位是季老师的太太。」

他们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过来跟我握手。

「早就听说过关师母了。」

「也就师母能受得了季老师的脾气,换做是我做季老师的太太,就算人再帅估计也受不了。」

我诧异的看向他们。

「季木俨脾气不是挺好的吗?」

他们三人对视笑笑,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

「那是对你吧,对我们......唉,一言难尽。」

然后,正撇着嘴,他们突然一愣,整理衣装的整理衣装,咳嗽的咳嗽,十分不自然。

我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季木俨正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站在我身后,脸臭的要死。

「在干什么?」

「话剧练到位了?角色揣摩透了?还是曲子不跑调了?」

瞬间,季木俨的话落地,我面前的三个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不知所措,也跟着他们一起跑。

季木俨想抓我的手,却被我一个侧身落空。

晚上到家的时候,我躲在楼上不敢出声。

我深知我没犯什么错。

可面对季木俨就是有一种条件反射,他说的都对,我全错。

等季木俨做好饭,上楼叫我时。

我还躲在卫生间玩消消乐。

突然,卫生间门咔的一声,我的手机啪的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我不顾着捡,直接就要往楼下跑,却被他一个措手不及给逼到了角落,逼着我和他对视。

我咽了咽口水,僵硬的扯起嘴角。

「季老师,我没做错什么事情吧。」

可这话说的我自己都没自信。

季木俨眼睛紧紧盯着我,不回复我的问题,自顾自的问道。

「请问关小姐是在躲我吗?」

他的语气温柔,却莫名压迫感十足。

我疯狂摇头,思绪又飘到某次梦境被他折腾到半晕的那次。

然后脸色开始泛红。

他轻笑出声。

「脸红什么?又想起什么了?」

4

我又发烧了,估计是上次没好彻底。

这次烧的更是迷糊。

已经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了。

只知道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在我面前来回走动,时不时的还停下用身体贴近我,测量体温。

而他的身体又很是冰凉,这让像火盆子的我,立马就朝他扑了过去。

「老公......」

他骤然一震,停滞在原地,任由我蹂躏他的后臀。

他不反驳,似乎还有些享受的意味。

直到我再次开口说话。

「老公,许之邺好帅啊,咯咯咯......」

「他今天还对我笑了呢,老公,你说他喜不喜欢我这款啊.....」

话没说完,我软乎乎的屁股就没了。

我伸出两只手,吵着要捏捏。

可始终找不见人影。

估计是在梦里,突然消失也不算稀奇。

索性,我就开始说胡话。

说的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而迷迷糊糊的,一直有人在给我擦身子,用棉签沾水,喂我吃药,给我量体温。

烧了三天,总算是有了力气可以下楼。

想着拿出手机,发个朋友圈纪念一下,却没想到收到了来自许之邺小朋友的很多问候。

「师母,我们月底要去演出,你能来看吗?」

「师母,我把票给季老师了,记得一定要来哦。」

「师母,听季老师说你生病了,怎么样啊,现在还好吗?」

「师母,我们等下就去看您。」

「师母,季老师不让我们进去,呜呜,你让季老师给我们开开门,我们很担心你。」

「师母,师母,季老师今天上课又凶我了,他好狠的心啊。」

「师母,你身体好了吗?能不能带季老师走啊,他好烦。」

「师母,哇哇哇,我们好想你啊。」

「注意注意,师母,颜老师回国了,我是不得已才把你微信推给她的,不要骂我,不要告诉季老师哦,求求。」

......

我咽了下口水,这翻不完的消息,全部都是这个碎嘴子许之邺发来的。

不愧是被我从小粉到大的。

我打开手机,给他回复。

「我状态恢复的不错,周日的演出可以去看哦。」

「至于季老师嘛,凶你那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让你进步,加油。」

「ps:不许烦他。」

回完消息后,才发现有人添加我为好友。

我点开头像,瞬间吓得我头皮发麻。

哦莫,这可是美神降临的红毯女王颜安青。

虽然现在已经三十四岁了,但依旧在圈内火的一塌糊涂,不仅演技在线有不少拿得出手的经典作品,还每次红毯都不输给现在的小花们,次次封王。

最重要的是,颜姐很珍惜自己的羽毛,不炒作,不闹绯闻,专心搞事业,黑红在她这里不存在,只有红,没有黑。

出道十余年,一条脏她的绯闻都没有坐实过。

她可是我最喜欢的女明星了。

没想到跟季木俨结婚后竟然能有这么多好处。

早知道,一到法定年龄我就蹲他。

说不定还能吃到不少好东西。

嘿嘿。

说时迟那时快,我颤抖的手,立马同意了她的申请。

并配文:「颜姐,您好,我是关心媱。」

「实在不好意思,最近这几天生病了,一直没看手机。」

「我真的很喜欢您,特别是您今年的大剧,演的女警真的绝了。」

我一连发了三条消息,那边也很快回复。

「您好,我是颜安青,谢谢你的喜欢,我会更加努力的。」

「麻烦请问一下,季木俨在家吗?」

我挠了挠头。

她为什么会问季木俨。

这才想起许之邺给我发来的最后一句提醒。

或许颜安青和季木俨之间有秘密。

我站在楼梯边侧头看了看书房,还在亮着灯,估计在家。

就打字回她。

「颜姐找我老公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边停顿了很久,最后回我。

「你们......真的结婚了?」

我心里溢出一种要阴阳怪气的嘴脸。

「是的哦,颜姐,我和我老公已经结婚两个月了,我们都很低调,就没通知很多人,只叫了一些比较亲密的朋友参加了。」

「颜姐找我老公是有什么事情吗,他可能去洗澡了诶,事情重要吗?要不你等一下,我去浴室里喊下他。」

发完这句后,那边就不再回复了。

我耸耸肩,垫着脚去了楼下找吃的。

偶像归偶像。

但要挡我财路或者情路。

免谈。

5

晚上吃饭时,季木俨难得的不说话,可我有一堆问题压在心里不说难受。

索性直接筷子一放,脸色一垮,一副质问出轨老公的模样。

「你跟颜安青什么关系?」

我问的突然,季木俨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眉头皱起。

「她找你了?」

瞬间,我就明白了,我或许可能大概是个替身。

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问个清楚,便脑补了一个完美的故事线。

「所以是,你们曾经相爱,然后因为某些原因分道扬镳,你为了气她,随便找了我结婚是吗?」

「现在正主找上门了,我就该滚蛋了,你们情投意合、破镜重圆,我拉着行李箱拿着你给的十亿分手费离开是吗?」

我佯装哭泣,擦了擦眼泪,然后恢复冷血的样子伸出了手。

「拿来吧,卡给我,我立马就走,绝对不影响你们再续前缘。」

「哦对了,别忘了把密码告诉我。」

我的话一气呵成,季木俨倒是云淡风轻的坐在那里给我剥橘子。

见他不为所动,我便冷哼一声。

「算了,看在这段时间你把我伺候的不错的份上,你就给我九亿九千九百万的分手费吧。」

「我呢,现在就去楼上收拾东西,在我滚出季家之前,我劝你最好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说完,我站起身,大步就迈着台阶上楼。

可就在我上楼的一瞬间,季木俨便拦腰把我抱起,我直接呈现为横躺模式。

他二话不说直接抱着我就上楼。

我被他禁锢在怀里,半分动不得。

最后被他扔到床上,反锁在房间的时候,他一只手从下至上脱掉上衣,就附身而来。

我慌张的不成样子,尽管梦里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但第一次我们这么近距离接触难免还是会脸红心跳外加胆怯人怂的。

季木仰附身压过来,我开始一手捂上一手捂下,害怕的看着他。

「季老师,你别冲动,想想颜安青,想想你们的美好初恋,我只是个替身,你要是真的跟我发生关系,就太对不起颜老师了,我还是乖乖拿着分手费走人吧。」

「咱俩也没什么感情,说实在的,我顶多算是个蹭吃蹭喝的,我也特识趣,拿钱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季木俨看着我开开合合的嘴巴轻笑,等我的话结束,他便轻轻一抹我的下唇,调侃道。

「我以为季太太只有在床上话多,没想到吃起醋来,话也不少。」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

「第一,我没吃醋。」

「第二,什么叫我床上话多,说的好像你跟我怎么样了似的。」

我撇着嘴,不屑的看着他。

我坚信我的梦只是梦,梦里我和季木俨再怎么玩,再怎么浪,都仅限于梦,只要我不说,就不可能被第二个人知道。

可季木俨下一句话,彻底让我崩溃了。

「楼梯隔间,你说【我快要死掉了】。厨房台面,你说【不能在这么神圣的地方】。浴室,你说【好多泡泡,好多水】教室讲台,你说【季老师,我表现的好不好啊】。」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