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恋爱有多甜?

发布时间:
2024-04-02 08:45
阅读量:
17

「已完结」帮舍友做非牛顿流体时不小心接通电话。

「……软下来需要多久时间?」

对方沉默几秒,咬牙切齿:「至少半小时!」

「那不到标准水平啊。」

我随口一答。

隔天校霸不合格的消息上了表白墙。

而当事人一手抓着我,一手掐着秒表。

语气隐忍而又委屈:「你的标准要多少?我能坚持!」

1.

「柠柠,」一大清早,舍友就凑到我面前,一阵挤眉弄眼:「听说沈淮野不行。你帮他补课这么长时间,难道就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比如顶端抑制侧芽生长?」

「我怎么不知道你一个化学生,生物学得这么好?」

我随口说着,然后接过夏贝贝的手机。

放大图片上的「沈淮野不合格」六个大字陡然让我沉默了下来。

洋洋洒洒大几百字。

总结下来就是沈淮野昨天玩大冒险输了,打电话给女朋友,结果惨遭女友吐槽时间达不到标准水平。

「不是,我沈哥半个小时还不行?」

「放别人身上很行,但是放沈哥身上就不行!」

「沈哥:男人不能说不行!」

没过多久,底下评论就盖了几百层。

「不过好在沈淮野这人不怎么看表白墙。不然照他那火爆性子,还不得打死我?」

夏贝贝负责校内表白墙的运营,每次都吃得第一时间的好瓜。

她还特地上号把沈淮野的这条表白墙置顶,笑得肚子疼。

直到注意到我欲言又止的眼神:「……你什么眼神?」

「他看到了。」

我叹了口气,把手机怼到了她面前:「头像是小猪佩奇的那个,就是沈淮野。」

评论区里一群「哈哈哈」。

这就导致沈淮野那句「你们放屁」很快就淹没在这一堆嘲笑中,显得格外凄惨而又可怜。

夏贝贝沉默了几秒,怒摔手机:

「神他妈的小猪佩奇!」

2.

做了坏事的夏贝贝躲在宿舍不出门,连午饭都是求我帮她带一份。

于是这就导致我被沈淮野堵住的时候,甚至都多不出手来寻找武器防身。

「……这是夏贝贝的午饭。」

我果断把舍友的午饭递了出去,语气诚恳:「学校超市有卖老鼠药的。我保证盯着她吃下去,不会说出去的!」

一句话,成功让沈淮野黑了脸。

而跟着他一块过来的男生小声嘀咕了句:「咦,我怎么觉得这声音这么耳熟?」

沈淮野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就拖着我往前走。

直到找到一处人迹稀少的小树林。

我一边思考着把饭菜直接盖在沈淮野头上然后逃跑的可能性有多大,一边隐晦观察逃跑路线。

毕竟这人有洁癖,说不定直接顾不上我。

很好,计划很完美。

我满意点头,提着午饭的手蠢蠢欲动。

沈淮野死死地盯着我,眼神里有探究,但更多的却是羞恼。

我没懂那个眼神。

但我注意到沈淮野的手已经插进口袋里。

一时间,「美少女惨遭荒野抛尸」不断刷屏。

直到沈淮野掏出了一个秒表。

我:「……嘎?」

沈淮野:「你想砸我?」

被这么一提醒,我有些尴尬地想要收回已经举起的手,却被沈淮野眼疾手快地抓住。

他盯着我手上的饭,然后抬头看我,语气肯定:「你想用饭砸我!」

「你误会了。」我面不改色:「我只是看到你头发上有虫子,想要帮你赶虫子,结果忘记我手上提着饭了。」

但沈淮野压根不信。

他只是盯着我,又重复了一遍:「你想用饭砸我!」

「你还说我不合格!」

「你还让夏贝贝在表白墙上害得我被那么多人嘲笑!」

语气控诉,仿佛我是一个做了坏事的负心汉。

「你等等!」

我抬手拦住,逐渐茫然:「第一个就算我承认。但是第二个……我不是经常说你不合格吗?」

就沈淮野那高数成绩,离合格还差着一个天堑吧!

但这又有什么好生气的?

沈淮野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被气的。

他二话不说就掐着秒表,一手放在裤腰上,语气咬牙切齿:「我达到合格了,是你的标准太高了!」

什么标准?

高数及格的标准也算很高吗?

我看着沈淮野,眼神逐渐带上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沈淮野更气了。

气到眼尾都红了。

他开口:「而且我说的是至少半个小时!你要是想长一点,也不是、也不是——」

「你等等。」

察觉到话题不对劲的我及时打断,面色逐渐凝重。

昨天、标准、半小时……

——很好,这几个词组合起来让我想起一件事。

3.

夏贝贝是一个化学生。

但昨天她要我一个工科生去帮她配置非牛顿流体。

这玩意虽然不算太难,但是需要记录硬度、软度以及变化时间。

而就在我记录的时候有人打了电话过来。

我随手按了挂断,然后询问着实验室里的其他人:

「一般来说用多大的力度会变硬?」

「那软下来需要多少时间?」

当时我正低头记录着数据,只听到有人说了句「至少半小时」。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心想这实验室的人不厚道啊。

我虽然是个工科生,但也提前做过功课,知道这时间太久了。

非牛顿流体硬太长时间就废了。

于是我没好气地怼了回去:「那不行,你这根本就不到标准水平。」

然后第二天,表白墙上就出现了沈淮野大冒险打电话被谴责达不到标准水平的八卦。

沈淮野过来找我。

沈淮野说是我的标准太高了。

4.

事情的真相逐渐明了。

我沉默地看着面前气到不行的沈淮野,心里难得起了几分愧疚。

「其实这就是个——」

我张嘴想解释,却被沈淮野打断。

他掐着秒表凑近我,温热的呼吸扑在我脸侧。

语气隐忍而又委屈:

「你的标准要多少?我能坚持!」

看着这张不断逼近的帅脸,我默默咽下刚到嘴边的解释。

「你确定能坚持?」

沈淮野似乎是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一愣,而后语气有些迟疑:「太久了……似乎也不太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我热情地拍了拍沈淮野的肩膀,笑容逐渐灿烂:「我就喜欢能坚持的人。」

沈淮野没吭声,但隐藏在黑色碎发下的耳朵悄然红了一大片。

我一边感慨着这人的纯洁,一边把手上的饭交给了沈淮野那赶过来的舍友。

「务必要把午饭及时送到夏贝贝手上,否则她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在成功恐吓住沈淮野舍友后,我主动朝沈淮野招了招手:「那我们开始吧。」

「开始?」

沈淮野一怔。

他僵硬地扭头看了一下四周,像是不敢置信般地重复了一遍:「在这里开始?」

「是啊,这里人迹稀少,平时很少有人过来打扰,更何况还有遮挡物,是个绝佳的好地方。」

沈淮野震惊地看着我。

我回以肯定的目光。

沈淮野眼神复杂中又带着一丝羞愤:「我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种……」

见我已经低头开始翻找帆布包时,这人干脆眼一闭心一横,手放在腰上。

「那我——」

「那你就要好好完成这份高数卷子。」

我把被压在帆布包角落里的高数卷子翻了出来,挑眉看着沈淮野动作:「你这是在做什么?」

沈淮野动作一僵。

他低头沉默看着我手上的卷子。

半晌后突然双手叉腰身体旋转九十度,原地给我表演第三套全国小学生广播体操。

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硬憋出来的:

「强身健体!」

5.

夏天衣服薄,沈淮野慌乱之中更是动作幅度加大。

单薄的衣料勾勒出一截紧致的腰身。

于是我没忍住吹了声又长又响的口哨。

吹得沈淮野铁青着脸,抿着唇死死地瞪着我。

他后知后觉。

最后气急败坏:「柏柠,你故意的!」

「我哪里故意了?」

我笑眯眯地把卷子往他那递了递,顺带掏出一支笔:「不是你说要坚持达到我的标准吗?」

「我要求也不高,做一个小时高数卷子就行。咦,我说的是让你坚持做一个小时高数,你想到哪里去了?」

对上我揶揄的目光,沈淮野张了张嘴,最后脸憋得通红:

「那你为什么要说这里人迹稀少,很少有人来这里?」

「说明这里环境安静,适合你做题。」

「那、那遮挡物呢?」

「不是你说不想让别人发现你私底下在补高数吗?」

最后沈淮野气得说话都颤音了。

我难得起了几分愧疚感,于是叹了口气商量道:「要不你把卷子带回宿舍写?」

「我不!」

沈淮野咬牙拒绝,转头靠着树开始做起高数卷子。

奋发学习精神可歌可泣。

而他带来的秒表就落到了我手上。

做高数一个小时,一秒都不能少。

我低头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忍住乐呵了起来:「沈淮野,那种时间还需要用秒表来计时?」

沈淮野没理我。

但我听到他磨牙的声音了。

于是我继续叫了他一声:「沈淮野。」

「干嘛!」

这人扭过头来瞪我。

仿佛只要我继续那个话题下去,他下一秒就能扑上来咬死我。

我只好耸了下肩,果断闭上嘴。

沈淮野满意地转过头继续靠着树做着高数卷。

但看得出来,这人心情好了不少,甚至连背影都透露着一种成功凶到我后的嘚瑟气息。

一个小时后,沈淮野把写的歪歪扭扭的高数卷子递给了我。

「不愧是学体育的,体力就是好啊。」

我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卷子,一边随口夸了句,一边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

不得不说,故意使坏让沈淮野在这做高数,为难的不是他,而是我自己。

毕竟就这字,已经让这张试卷的性质从「考生思考出卷人出题的目的」成功转变为「出卷人思考考生这样写的目的」。

沈淮野抿着唇,颇为骄傲地哼了声。

见我把卷子塞回帆布包里,他又状似不经意地开口:「对了,你之前想问我什么?」

我语气平淡地「哦」了声,随手指了个方向:

「我只是想提醒你,那边是有一个供人休息的小亭子的,风景还不错。」

沈淮野顺着我手指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脸上骄傲的小表情瞬间凝滞了。

「年轻真是好啊。」

我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眼疾手快地用手机拍下他现在呆滞的模样。

但我忘记关声音了。

沈淮野瞬间抓住我的手,一脸警惕:「你干什么?」

我「啧」了声,倒也没挣脱开沈淮野的手,而是顺势语重心长地教育他:

「作为你的补课老师,我觉得我有必要教你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哲理?」

「什么?」

「从哪里跌倒,就要尽快从哪里爬起来。不然你非但跨不去那个坎儿,你还有可能变成一个表情包。」

沈淮野想到了什么,成功黑了脸。


秒表约会 夏日约会-知乎结局全文后续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