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方是否已经军阀化?

发布时间:
2024-04-02 08:00
阅读量:
35

严格来说美军算不上军阀化,这一点还是要承认的,盲目贬低对手没有意义。

军阀化的一个要件是财权,独立财权与军权的结合叫做“军阀”,这一点放之四海通论古今都是适用的,无论是中国古代的“藩镇”、清朝的“湘军淮军”,还是现代非洲中东那些林林总总的大小军阀,要件都是军阀本人要有独立财权,同时掌控军队、私自募兵。美军虽然腐败、军费开支利用效率极低,但是财权还是在国会手里的,从而无法私自募兵,算不上军阀化。

有时候网友喜欢情绪输出,符合情绪化要求的言论会受到欢迎,但是这并不符合现实。现实里美军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独立建立财政,更没法私自募兵,因此美军并不军阀化。虽然政府审计得不到落实,但那只是腐败而已:缺乏审计的军队多了去了,你总不能说都是军阀吧?

举个例子:2012年之前解放军的审计一样的流于形式。受到郭徐的影响,当时解放军的审计也是走过场,毛估估过一遍就完事儿,诡异的是当时解放军的“经费利用率”出奇的高,预算往往能够得到100%落实。2012年之后审计工作开始逐渐严格起来,经费利用率却断崖式暴跌,很多单位出现了预算只能落实到60%的咄咄怪事,甚至不足40%都有,经过好几年的纠正才慢慢爬升上来。

你能说当时的解放军“军阀化”了?

实事求是

以2012年之前的解放军为例:郭徐二人还不是轻轻松松就拿下了,乃至于后来的房张,也就一张A4纸的事情。

这种情况跟清末军阀割据是两回事,湘军解散的时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八旗、绿营兵不复堪用,湘军尾大不掉,曾国藩等人以此为借口向朝廷是要了一大笔银子的,湘军遣散费一度成为吓唬清廷的理由,也是曾国藩集团此后的重要政治资本,一直持续到清朝彻底完蛋。从民族主义的角度看这是汉人夺权的开始,也是汉族武装从此无法控制的根源;但是站在“国家”的角度看,这次军阀化是成功的,彻底瓦解了清政府的统治根基。

美军现在无法审计军队,但是军队至少几个权力还是被文官政府掌控的:

1、财政权,美军拨款来自于政府和国会,没有独立财权,在叙利亚“偷油”当油耗子实在是一种提不上台面的小动作。如果已经军阀化,他根本不需要偷,光明正大卖就是了。

2、人事权,美军高层政治斗争也并不弱,但是谁升官发财、谁罢官走人,还是国会和白宫说了算,而不可能存在人事调动命令无法执行的情况。

3、募兵权,美军的兵源已就掌握在国会和白宫手里,不是各军种自行决定的事情,不可能陆军说我今天要募兵,明天美国陆军人数就超200万了。

审计人员遭到暗杀你就咋咋呼呼“美军军阀化”啦!这么一惊一乍的只能引来美国人的笑话,丢人现眼的。国家行政工作包括军队的行政体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跟一个玻璃杯里的水似的,一眼看透。实际上任何行政工作都有阻力,有迷雾,有矛盾博弈。审计工作也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包括解放军在内。我同时接受过审计也充当过审计(协助)人员,搞过工程招投标管理,很多外行网友自以为的那种干净爽利的情况是不存在的。

这也更说明了“清廉”的难能可贵。

不少网友连什么是“审计”都搞不懂,就因为美军审计人员被暗杀,大呼美军“军阀化”,这本身就是个笑话。审计,是有许多种具体工作要做的,账目、工程、服务三大类,总部、司令部、军兵种三大块,舰队/联队/师旅团等等众多层级,审计工作的复杂远超普通网友的想象力上限。

口嗨一下可以,当了真那就搞笑了。


不过我的意思绝对不是“美军不可能军阀化”,实际上任何一支军队都有可能变成军阀,这实际上是一个经济学问题,不是军事学的事情。

当军队任务量超过了一个国家管理能力上限的时候,军阀化不可避免。

这一点要时刻牢记,这是任何军队和国家的客观规律,技术上、财力上、人口上都是符合这一规律的。军队的任务量是一个硬指标,你需要干那么多事情,然而国家提供不了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军阀就一定会出现,这个跟你是不是“民主灯塔”、是不是“人民子弟兵”关系不大,民主灯塔有灯塔的军阀化路径,子弟兵也有子弟兵的军阀化路径,永远不要相信口号,而只能相信经济学规律。

唐朝末期藩镇军阀,是军事力量需要,超过了国家物资供应的上限。以唐朝的生产力,无法直接向军队尤其是边军提供足够的物资,道路交通条件和运输能力达不到就是达不到,边军的防御任务又是刚性需求,这种时候藩镇化不可避免。

清朝末年的军阀横行则是来自于财力不足。清政府无力承担高昂的军费开支,一边是浩大的内耗,一边是对外赔款,这种时候遇到内部农民起义肯定是捉襟见肘,只能放开国家对军队的财权,让军阀们自己想办法去,只要名义上还终于清政府就行,湘军、淮军、新军、北洋水师都是这么回事。

美国本身也是英政府人力不足导致的殖民地军阀独立,大英拢共就那么点人口,也断然不敢放手招募殖民地人口参加英军,在美国大陆的军力上限就在那里。然而军事任务量一点不会少,只能让“美洲殖民者自己管理美洲殖民地”,南非、美国乃至于所有独立的殖民地都是这么回事。

美国现在的军事任务总量确实快要超出其人力、物力、财力的上限了,军阀化指日可待。

美军的全球部署导致其军事任务总量超高,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国家的历史记录,哪怕是中世纪蒙古铁骑也没有面对过如此沉重的军事任务总量。蒙古“上帝之鞭”实际上军事任务主要集中在一条战线上,战线推过、房倒屋塌、赤野千里,并没有要求蒙古人要防守驻屯任何地方,蒙古人开始跑去建立政权那是后来开始分裂之后的事情。

而美军不同,他的要求是“全球驻防”。

这个任务量会要了美军的老命,同时也会要了美国的老命,因此我说美国最好的结局就是退回美洲大陆当一个地区性强国。如果美国不能在2050年之前顺利撤回美洲大陆还保持国内不乱套,等待他的只能是党争、内战和随之而来的彻底分裂。

现在这点儿“两党相争”、“驴象对峙”仅仅是小场面,八个军阀十个党也不是不可能。

美军任务量刚性需求就摆在那里,至少要维持三个方面的战斗力:欧洲、中东、东亚。这三个方向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欧洲有老毛子,东亚有我们,中东一锅粥,印度洋、非洲司令部可以裁撤来补充这三个方向,但那也只是饮鸩止渴。力量的此增彼销很明显,东亚方向压力剧增是个摆在面前的重大挑战,在此影响下欧洲、中东力量对比也在发生深刻变化。

美国的物力财力人力供应又在枯竭,工业产能急剧下降,美国正在从一个工业国蜕化为资源国,大量矿产和石油无法在美国本土变成工业品供应给美军,“全球采购”又必然导致深刻的腐败,供应链的复杂化是美军当前腐败、审计受阻的根本原因。这个不是特朗普上台、大力推进审计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腐败的环境在那里,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

资金供应也出了问题,美元国际货币地位不保,购买力下降,财源枯竭,美国现在也没办法敞开给钱否则也谈不上什么“审计”问题。

人力更是捉襟见肘,征兵困难、大量不合格兵源涌入,兵源质量严重下降,新移民兵源增多并占据主流,这是美军价值观急剧劣化的根源。

辣眼睛是吧?辣眼睛就对了。

人力物力财力,三个方向美国现在都捉襟见肘,“养不起”美军现在正在成为现实问题,但美军的全球部署又不可能停止,实际上美军停止全球部署,只会立刻加剧人力物力财力的枯竭。这就是个“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的两难问题,不撤回吧入不敷出、撤回吧立马完蛋。现在美国面对的不是什么技术性的问题,而是历史周期律,王朝末期不得不面对的两难问题。美军本身是美国人力物力财力的基础,也同样是人力物力财力的无底洞,裁撤、缩回意味着源头枯竭、不裁撤、缩回意味着供应乏力。

怎么办

办法只有一个:军阀化

军队自己想办法是解决这个两难问题的唯一解,自己开拓财源、自己筹措物资、自己招募兵源。全球各地美军基地逐渐蜕变成“总督衙门”、“藩镇”,自己养活自己,国会和白宫的难题不就消失了?

说到底:这是美军推进“全球部署”与当前人类社会生产力上限之间的根本性矛盾。当前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不满足一个超级大国“全球部署”的需要,最终一定会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原因而变质崩溃。

反对苏联、理解苏联、成为苏联”。

苏联的全球部署,导致国家的整体崩溃;美国一样逃不过这个魔咒,只是方式有所不同。与苏联式中央集权不同,美国利益结构要复杂很多,因此军阀化是美国解体的主要形式。


所以呢,坏消息是美国现在还没有军阀化。

好消息是,快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