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穿进恐怖游戏里,你要怎么活下来?

发布时间:
2024-04-02 04:09
阅读量:
10

进入恐怖游戏前,老天让我们选系统。

有人选了神笔系统,有人选了美貌系统,有人选了舔狗系统。

而我只剩下了作死系统。

1.

「欢迎进入恐怖游戏,幽冥鬼宅。」

「任务难度:SSS级」

「即将进入系统选择,请诸位玩家做好准备。」

冰冷的电子音突然在寝室里回荡,正斜眼盯着我笑的白素面色一僵,转头将宿舍看了个遍也没找到声音来源。

她不耐的盯着我:「你搞什么?不就往你牙膏里放了点芥末吗?以前也没见你——」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就同建模崩溃的游戏人物,库库闪烁几下后,就消失在了寝室里。

「传送中…………」

电子音还在持续,我正在想要不要报警,就见自己也闪烁起来。

嗯,先拿个吃的吧。

想到这,在身体消失的最后一秒,我伸手去捉桌上的果冻,却捉到了一只冰凉枯直的手腕。

我眨眨眼,抬起头。

面前是阴森巍峨的漆红朱门。朱门后,诡异而栩栩如生的人性木偶歪着头,下颌关节发出木材磨动的声响,静静的盯着我:

「传送完成,请进行系统选择。」

2.

这是一座古宅,一群乌鸦倒挂在四角的房檐上,猩红的眼珠齐齐地盯向这边几个人。

我转头看去,除了瘫软在地的白素,身边还有一男一女,男生惊声尖叫,女生则是倚着柱子瑟瑟发抖。

那个男生我认识,是白素的前男友,叫张宇,听说是个渣男。

我放开抓着木偶的手,伸手去拉白素:「抱歉,你送了我零食,我本来想给你果冻的,但是没拿上。」

白素闻言抬头头,连惊吓都顾不得了,气的面容扭曲,猛地拍开我的手:「谁送你零食了?我是往你牙膏里放了芥末!」

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吗?我只知道白素对我很好,她就是口是心非而已。

白素还想再说些什么,那个身材矮小的木偶却已然不声不响的移到了白素面前,它伸手在白素面前一挥,就见白素一脸惊恐却说不出话来。

一块巨大的屏幕出现在半空。

「神笔系统:任务多为S级,完成任务,将有机会获得神笔马良的能力。」

「美貌系统:任务多为SS级,完成任务,能够通过提升美貌提高诡异的好感值,躲避伤害。」

「戏精系统:任务多为S级,完成任务,能够得到故事线索。」

「舔狗系统:任务多为S级,完成任务,可获得攻击武器。」

「作死系统:警告:任务多为SSS级,任务奖励随机。」

那个木偶又开始说话了:「请玩家开始选择。」

木偶话音刚落,一阵咔咔声响起,四处的乌鸦眼中红光更甚,扑打着翅膀,张大了鸟喙,伴随着此起彼伏半男扮女的尖锐声音:「请玩家——开始选择!开始选择!开始选择!」

这诡异的场景让那个倚着门框的女生尖叫一声,她彻底忍不住了,朝着朱红大门奔去,然而,就在她的手触上金黄门环的那一刻,乌鸦们的叫声戛然而止。

一阵凄烈的叫声过后,女生不可思议的盯着地上的半截焦骨,她的右侧,已然空空荡荡。

没有血液,没有惨烈的场景,她的右手就这样掉落在地,成为一截焦炭。

有风吹过。

那半截焦骨一点一点的被吹散成灰土,飘落在每一个人的发上,还有那个女孩惊恐的眼瞳中。

「咯咯咯……」

它们笑了。

「请玩家开始选择。」

3.

张宇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几乎是爬过去的,一边跑一边摔,一边喊着他要选神笔系统,才如愿以偿的摁上了那个按钮。

我看了那屏幕好一会儿,才歪头去看白素:「白素,你有想好选什么吗?」

白素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中,闻言双手双脚共用的爬起来推开我,伸手去点戏精系统。

我看着她,抬脚走到舔狗系统前,准备摁下按钮。

然而还没等我们的手摁上去,木偶人突然出现,抓住了白素的手:「戏精系统已被选择,请选择其他选项。」

果然,那个选项已经暗了下去。

白素怔住了,她崩溃大喊:「哪里有人!哪里有人选了这个?」

我也跟着巡视四周,可真的没有人欸。

但是,我好像看见了头顶有文字一闪一闪,然而很快又消失不见。

那是这个游戏节目的弹幕。

此刻,弹幕上也炸开了锅,滑过了无数条和白素一样的疑问。

【什么鬼?五个选项怎么可能只有四个玩家?】

【延迟了呗,这破游戏服务器又不是第一天出问题了,要不是舍不得自己氪的金,我早走了。】

【也有可能不是BUG,说不定是隐藏人物之类的嘞?】

正当我思索那些文字是怎么回事,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推力。

白素将我狠狠推在地上,她颤抖着双手,狠狠去砸那个「舔狗系统」的选项。

直到显示选择成功,她才整个人放松下来,回头朝我看来。

然后她毫不犹豫地跨过我,拉起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仅剩的一只左手,将她的手按在了任务难度SS级的美貌系统上。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既漂亮又有能力吗?那这个最难的系统,就留给你吧。」

泪水瞬时涌进眼眶。

异世界的屏幕上,弹幕翻涌:

【卧槽,有点子惨啊,她对那个舍友那么好。】

【活该好吧,从头到尾就她像个圣母一样。】

屏幕上,我挣扎着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粘的灰,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最后的按钮,转身看向她。

【我靠我靠,游戏还没正式开始就要开撕了吗?】

然后……

我热泪盈眶的扑进白素的怀里,紧紧拉住她的手:「呜呜呜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优秀……我就知道你是嘴硬心软!白素你对我真好,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我!」

而且她还选了舔狗系统,要知道那上面还标明了宿主要舔的攻略对象是我!

她果然爱我!

中国好舍友!

弹幕:

【???她在干嘛?】

【或许,楼上有听说过钝感力吗?】

4.

很明显,众人都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连那个因为少了只胳膊哭哭啼啼的女孩子,脸上的神色都由愧疚悲伤变成了惊讶。

但我还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就听见灰蒙蒙的上空传来「桀桀桀」的笑声:「第一轮游戏——捉迷藏开始,请玩家找好躲藏地点。」

与此同时,公屏上开始狂欢:

【呜呼,终于开始了,我就说系统也该出任务了!】

【嘿,让我瞧瞧她们是怎么死的。】

【哈哈哈还有那个3号,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舔5号】

【等等,出BUG了吗?作死系统那个玩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怎么总盯着天上看?看到弹幕了?】

张宇也发现了不对劲,皱着眉喊我:「苏笙,你看见什么了?」

我慢吞吞的转回头,答道:「没看见什么,我就是在想……」

「原来书里描写的桀桀桀的笑声是这样的。」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个恐怖游戏,而不是个搞笑游戏。】

【应该是吧。】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听见脑中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请拒绝在场所有人的帮助,平等的看不起所有人,这是作死女配的日常,请完成日常任务,奖励查看弹幕权限或食物汪汪大礼包一份。」

「请注意,如系统任务完成度过低,将会在之后强制执行。」

弹幕权限?!

我正沉浸在系统所说的奖励中,突然察觉到手上温软的触感。

白素扭曲着脸,勾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跟我一起走吧我的宝,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换你高兴,我愿意为你生为你死,为你框框撞大墙……」

5.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文案谁写的啊,味真正!】

【文案应该有多年的舔狗经验吧?】

【靠,瞧这女的,一脸不情愿还得跪下来舔人,哈哈哈哈策划会玩。】

一行行弹幕从我脑袋上划过,可惜我看不见,不然我一定会提笔回击:你们胡说!她明明是爱我的!

白素是我的中国好室友!

我们的舍友情是最牢靠的!

这样想着,我眼含热泪的拍开了白素的手:「切,老娘要单出,别拉着我,老娘看不起你们所有人!」

白素从没被我这样拒绝过,往常她就算是往我的床铺上扔蛇捣乱,我都像是没脑子一般笑脸相迎,现下猛地被我这么一打断,她根本想不起什么任务。

气上心头,她那张明艳雪白的脸都气成了猪肝色。

呜呜呜,我的舍友肯定很委屈,但我绝不能让我的作死系统伤害到他们!

想到这,我转身要走,可是,系统却迟迟没有播报奖励到账。

难道还不够?

想到这,我停住脚步,转回头,尝试性的模仿记忆中偶像剧里的恶毒女二,朝她用力吐了吐舌头。

这样够恶毒了吧!够作死了吧!

我盯着白素,白素也这样盯着我。

突然,她白眼一翻,直直的倒了下去。

「奖励已到账,请宿主选择。」

「奖励1:弹幕查看权限。」

「奖励2:食物汪汪大礼包一份。」

【哈哈哈哈我直接笑死,任务还没做到一半呢就晕过去了。】

【话说5号运气是真好啊,第一次任务奖励就能看到弹幕,很快就能知道藏哪比较安全了。】

【不是,你们还真打算帮她啊?还要说真话?反正我打算她一看到就让她去厢房。】

【+1】

【+10086】

6.

【但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她是不是,按错了?】

【不是,她有病吧!】

看着张宇和那个女生将白素摇醒之后,我才放心地抱着我的汪汪大礼包离开。

我本身饭量大,又消耗的快,没有点食物还真有些难熬。

想到这,我极度真诚的对着系统道谢:「系统,谢谢你。」

虽然没有回应,但碳水已经让我足够快乐。

「倒计时开始,请玩家尽快找到躲藏地。」

「十、」

我转过一个弯。

「九、」

拐角处是一间房间。我看了看头上写的厢房两个字,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八、」

厢房里有一口棺材,鲜红的颜色,刺得人眼睛疼。

棺盖已经被推开,一只死白枯瘦的手紧紧扒在棺材壁上。

我盯着那只手——这应该就是那第五个玩家吧?可这附近也没藏的地方了。

她也没有主动邀请我,我莽过去应该不算接受帮助?

想到这,我下定决心,给自己鼓了鼓气,大喝一声冲过去:「来来来给我让个位置——额不好意思我是作死系统,请你滚开点,自觉给我让个位置出来!」

我一边作死一边不忘记加个请字。

我冲的速度很快,不过两步,我就已经看见女人惊恐的面容。

我捉住她推拒的双手,三下五除二爬进棺材,我趴在她身上,顺带将棺门盖上,对着她嘘了一声:「别出声,小心被捉迷藏捉到。」

这句话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为何,最后一声倒数声迟迟没有出现。

嗯?明明棺材板已经盖上了,为什么棺材里面还这么亮?

我看向一边:「哇塞,绿色的火欸。」

脑海中响起声音:「任务二,请骑在红毛女鬼身上——任务完成,奖励:一筐草莓随后发放。」

【……这么多条路,她是怎么做到直通BOSS老巢的?】

【哈哈哈,开盲盒开出SS级BOSS?】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在女鬼身上看到惊恐和娇羞。】

【别说了,没看见红毛鬼的手指甲变长了吗?接下来我都不敢看。】

7.

四目相对,怀里还突然多出一筐草莓,这件事情让我有点尴尬。

于是我尝试性找了下话题:「这棺材盖还挺重的哈。」

红毛女鬼的嘴角抽了抽。

能不重吗?不然她至于推了那么久才推开吗?

结果这个女的上来就给她盖上了?盖上了!

这年头为什么想起个床都这么难?

见女鬼迟迟不说话,我咽了咽口水,想将怀里的草莓分一点给她。

然而,刚一动,满当当的草莓就掉落下去,砸在女鬼的眼睛上。

叔可忍婶不可忍。

红毛鬼伸出手,狭小的空间内,它手上的指甲不断延长,直直的要刺入我的眼睛里。

我浑身颤抖,看着那鬼火绿光映照下的指甲,颤着手去阻止。

手中的手腕冰凉,女鬼歪了歪头,让眼睛上的草莓滚下去,腾出视线和我对视,她咧开嘴,露出满嘴密密麻麻的尖牙。

我颤着声,掩下心中的紧张:「你这美甲在哪做的?」

女鬼怔住了。

等了许久,我还是没得到回答,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小心翼翼地去碰她那张白皙好气血的脸庞:「靠,恐怖boss长这么好看还能吓到人?」

说着,我又将目光重新投向那指甲:「还有这美甲,这哪家做的美甲,款式好好看,不过这个猫眼没做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