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一辈子不能说出来?

发布时间:
2024-04-02 02:36
阅读量:
10

七年前的事了。

我那年生娃,医生问胎盘要不要,我看了一眼,血淋淋黏糊糊的,青筋明显,那叫一个恶心。思前想后犹豫半晌,还是要了。

回去丢在案板上准备处理,我看着那一坨死肉,拿着刀比划来比划去,犹豫半晌,实在下不去手,就去找我妈。

我妈说,你不是要带回来埋啊,这是要吃啊?你连个鱼都不敢杀,你会弄么?

我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握着刀哆哆嗦嗦的说:我不会啊,那咋办啊?人家都说这玩意补身体,我爷……

我妈听懂了,让我去去去,一边跟孩子玩去,就给我轰走了。

那天晚上我们家吃蛋炒饭。“饭不够,爸,你吃饺子吧”,说着我妈就给我爷端了一碗饺子。

我爷那时候89岁了,胃癌。人已经不太能单独行走,大部分时间要么坐在他屋里,要么躺在医院,吃的也不多,一天就吃一顿饭,多了就说自己消化不了。但是,但凡他能起身,都是自己慢慢走到厨房吃饭,坚决不要我们把饭送到床头。他认为人就活一口气,躺在床上等吃就离等死不远了。他要死也要干脆利落的死,绝不要瘫在床上等人伺候。

“都行,我吃啥都行”,他拄着拐杖,撑着桌子,慢慢挪过来坐下,毫无察觉地接过碗,手里哆嗦着拿着筷子,微微倾身,慢慢往豁牙的嘴里巴拉。

我一边吃自己碗里的,一边从碗边偷偷瞄我爷。六七个饺子,他个豁牙老头慢慢吃了近半个小时,我偷偷瞄了半个小时。等到他最后慢慢捧着碗把酱油饺子汤都喝掉,我才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反观我妈倒是神色自若,帮我爷收拾碗筷,还问他:“爸,蛋炒饭还有,再来点?”

我爷摆摆手,歇了会,又慢慢撑身起来,拄着拐杖,慢慢挪回去了。

我看着我爷的背影消失了,跟我妈交头接耳:“他没吃出来么?我还担心他吃出来呢,好腥的啊。”

我妈:“人老了,味觉会退化的——我用酒去腥了,还放了一堆姜蒜……”

我看了一眼我爷的碗底,心想,你这黑胡椒面面也没少放啊。

我爸耳背的很,全程毫无知觉,直到他吃完饭去洗碗,看到灶台上的瓶子,下一秒就开始跳脚:“你们谁把我的酒开了!我不是放在储藏室的嘛,谁把我的酒开了!我存了三十年了……”


———————————————————

———————————————————

另外,去年我二胎了,又干了一次。

还是我妈下手处理的,还是包饺子给我爷了。我问她自己要不要吃:这次长得胖,胎盘也大,一个800ml的饭盒都差点塞不下(说着其实有点恶心,那个饭盒搁我们家再也没用过)。

我妈连连摆手,说她可不要不要,怪吓人的,要不是我要留,她可不干。

你看,这就是当妈的啊,虽然她也膈应,但是,还是替我处理了。

我爷今年96了,身体还行,过年天天抱着我的大胖儿子烤火,还给推着村里到处逛去。

我没跟他说这事,死也不可能说的!

我跟他说的是,今年9月家乡就开通高铁了,让他好好活,到时候,我带他来上海,去看外滩看东方明珠。

———————————————————

不过,同志们,别信哈,都是肉而已,没准还没牛肉猪肉营养好。尤其是外面买,你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毛病呢?又没有检疫,得个病得不偿失。我是知道自己没什么疾病,想着很多人说有用,那不如试试,毕竟没用也没什么坏处。

另外我要申明一点:我爷一直在接受保守治疗,吃药,千八多的化疗口服液,一盒就十只,没断过,不进医保,一年还总得住院两次,我爹妈又各多打了一份工,姑姑姑父都是该出钱出力的时候毫无怨言,救他的是现代医学,现代医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