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搞笑的沙雕风爽文?

发布时间:
2024-04-04 04:24
阅读量:
11

我被绑定了po文系统后。

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是书里挑选出来的。

于是在校霸找我麻烦时,我迟迟不语。

校霸以为我是被吓傻了。

可实际上,我是在一堆 (超是我、巨大一根、好棒)里面。

试图找出一句能够说出口的清水话。

笑死,根本找不到。

1

放学时,我被校霸堵在学校门口的巷子里。

起因是我上厕所的时候,因为太胖挤到了出厕所门的校花。

校花很生气,一直猛烈追求她的纪淮澈更生气。

因为我挤到他暗恋的人了。

“我说你他妈眼瞎是不是,谁让你挤姜予乐的。”

他眼神凌厉,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百八十斤的身材,像个水桶一样。

对对对,挤到你的最爱都是我的错。

我该杀该剐,但能不能让我上个厕所先?

我尿憋得实在不行,在我被绑定的《风晚吟》这本po文里找了大半天。

超是我、巨大的一根、爽飞了......

找不到,根本找不到。

尿憋得更狠了。

我艰难地挪动大象腿。

脸色憋得通红,跟块猪肝一样。

看我不说话,他更心急了,猛地给了我一拳。

人胖发育的也快,我巨大的胸脯在他的拳头下晃动了几下。

此刻仅剩的耻辱心完全都被我抛在了脑后。

尿意到了临界点,我实在不行了,脱口而出:

“哥哥,你真棒。”

纪淮澈被我的言语惊呆了,两眼定定的瞅着我,像看怪物似的。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直接健步如飞。

我都能想象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可笑。

不过已经来不及我多想,尿意到了临界点。

在最后关头,我一头扎进了一百米开外的公共厕所。

得到释放之后,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等到我再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纪淮澈清瘦的身影。

2

我叫林赊月,智商138,体重183。

我的身材就跟我名字里面的月亮一样圆。

我智商超高,却心理有病。一般轻微受到的伤害,比如言语的侮辱、轻微的巴掌,在我心里就跟羽毛挠痒痒似的。

妈妈带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这是因为曾经遭受过巨大的伤害,心理伤害阈值太高。轻微伤害对我心理并没有什么影响。

因为心理长期有病,又吃了大量的激素药,我的体重逐年增加一直攀升到了183斤。

进入青春期,少女心萌动,偷偷在网站看了不少po文。

某天一个晚上,我被po文系统绑定了。

它告诉我,每跟校霸说一句书里的对话,我的体重就会瘦五斤。

而与此同时,心理健康指数将恢复10个点。

我问它什么是心理健康指数,它白了我一眼,

“正常心理健康指数150,你现在是负20。”

看来我心理疾病挺严重的,都成负的了。

而经过昨天那句“哥哥你真棒”,

我早上起来一上秤,欸!还真是瘦了5斤。

3

高二课程很紧张,我所在的班级是优胜班。

意思就是好的班级里面更好的。

其实整个高中的课程我已经自学完了,但是我这个体重课外活动真是蹦跶不起来,所以窝在教室看高等数学。

我太过于全神贯注,没有察觉到坐在我旁边桌子上的姜予乐。

还是她的好闺蜜宋音,一脚把我连同凳子踹倒了在地上。

我这才注意到坐在课桌上高高在上、众星拱月般的女生。

太胖,一时半会站不起来,我就在地上那么坐着。

“我听纪淮澈说,他昨晚为了我找你麻烦了。”

我视力嘎嘎好,抬着头看到姜予乐鼻子里几根黑黑的鼻毛。

“一根,两根,三根,嗷,三根呀。”

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这样娇媚的一张脸上漏出几根鼻毛,实在是有些违和,有些违和呀。

“你该不会是傻了吧。”宋音见我一声不吭,又踹了我一脚。

“好了好了,她可是老师眼里的尖子生,保送清北的苗子,今天我们又不是来找她麻烦的。”姜予乐从课桌上跳下来制止了她。

她们几个把趴在桌子上浑身颤抖的刘媛拖走了。

那女孩的校服脱落在地上。

在地上滑行时短袖被掀起,裸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扶着板凳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

刚才姜予乐进来,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吓得雅雀无声。

等她们走了,才敢窃窃私语起来。

“刘媛肯定又少不了一顿毒打了。”

“姜予乐真的太狠了,就因为刘媛看了校草一眼。”

“打一顿还是好的,你们有没有听说她以前还闹出了人命,听说逼得人家女孩子都跳楼了。”

“最后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她爹是教育局长,不了了之了呗。”

“真可怜呀!”

“谁说不是呐。”

“没办法,谁让姜予乐家里有钱呐,这不,花点钱又转到我们学校了。”

4

刘媛跌跌撞撞再回到教室的时候。

距离上课铃响还有一分钟。

我在她侧后方看得很清楚,她黑直的长发被剪的乱七八糟,白皙的胳膊上被烫的皮肉翻起,狰狞恐怖。

脸上肿得老高,眼眶里面全是淤血。

她似乎已经傻了,两只眼空空洞洞地看着黑板,整个人破碎而凄凉。

同学大概怕直视的目光刺伤到她,只敢偷摸着瞄一眼。

从侧面看着她后背的校服缓缓渗出的血渍,我心想应该很疼吧。

这节课是自习,没有老师过来。

教室里面的空气几乎要静止,大家保持着高度的紧张,生怕发出细微的声音打破这一番窒息空间。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支撑不住。

刘媛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终于忍不住地大声嘶叫起来。

她小小的脸上满是疯狂的仇恨和绝望,眼泪横流。

5

第二天,刘媛同学没来上课。

大家气氛也挺沉重的,偶尔几个人小声议论着昨天她被姜予乐她们打的事。

“昨天刘媛胳膊上的伤,一看都是用卷发棒烫的。”

“卷发棒烫还是好的,我听隔壁同学说,他们还拔了她的衣服,连下面都没放过。”

“这也太变态了吧。”

“好心疼刘媛,她能有什么错,就是看了咱班江清辞一眼。”

“你不知道,江清辞可是姜予乐的男朋友。”

江清辞跟我都在优胜班,这两天并不在教室,参加英语竞赛去了。

大部分时候我成绩第一,他成绩第二。

我跟他几乎没什么交集。

像我这样学习成绩好得要死的胖子,很少会有朋友,但也很少会有人讨厌我。

可能也是因为一般人的讨厌我感觉不到。

而江清辞家跟姜予乐家都很有钱,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阶级。

这天,纪淮澈所在的班级跟我们班一起上体育课。

由于我实在是太胖了,短短的八百米快要了我的老命。

平日里还能坚持,但今天还来大姨妈了。

头昏脑涨之下,我庞大的身体往前一扑,哎呀,我命休咦。

倒在地上发出排山倒海的声音。

两个班级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

操场上发出冲天的大笑。

“干什么。”体育老师吼了一句。

他本想上前把我搀扶起来。

但他显然低估了我的实力,连带着自己差点被带到地上。

还是同学帮忙才把我拉了起来。

“这成绩好,身体素质也得跟上呀,好了,去旁边歇着吧。”

你还别说体育老师,人还挺好的。

我靠着操场上大树喘着粗气时,纪淮澈朝我走过来了。

他那个班是全校成绩垫底的班级,里面也都是些跟他一样成天打架惹事不学习的同学。

他带着好奇的目光,“你们这些学习成绩聪明的学生,是不是跟我们这种社会败类的学生不一样啊?”

“不都是由水、蛋白质、脂肪、无机质组成的嘛,有什么不一样。”我答道。

“我觉得应该是脑子不一样吧。”

这时po文系统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主人,你需要跟他说po文里的对话。”

这.......

系统看我有些迟疑,“瘦身倒是小事,但你的心理健康拯救迫在眉睫。像你这样高智商的人,不想以后成为什么高智商的变态犯罪者吧。”

这倒是确实不想,毕竟我现在还负着10个点呢。

我在全本书里搜罗了半天,终于翻出一句:

“我觉得哥哥比别人的大多了。”

纪淮澈顿时目瞪口呆,随后脸上升起一抹微红。

他一双星星般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你说话怎么跟正常人不一样。”

“啊,好大,好舒服。”

纪淮澈呼吸一窒,下意识直接躲开我的眼神,“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大病?”

说罢他立马大步走开了。

我从背后都能看到他红透的耳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