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同时被不少于一个病娇喜欢上会怎么样?

发布时间:
2024-04-04 01:30
阅读量:
6

我是学渣,为了免费补课,我同时舔三个学霸大神。

物理奥赛金牌梁谨川

网络写手大神温舒言

校霸应陌安,他和我家顺路,我蹭他车。

我兢兢业业当舔狗,扮替身,只长分数不长恋爱脑。

情人节我微信群发消息的时候,拉成了讨论组。

后来,我被他们三个绑到了小黑屋。

梁谨川摘下眼镜,斯文冷淡:“人体所能承受的电流是1ma,不乖的小女孩要接受3ma。”

温舒言慵懒温柔,慢条斯理地给我戴上了皮质脚铐。

应陌安勾起嘴角向我敞开怀抱“宝贝选择我,哥比他们要温柔得多。”

我:“要不这样,我哪科考的分高就选择谁?”

1.

情人节,我编辑了一段微信,群发给我的三个男神。

“情人节到了,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没关系,我会默默守护你的!”

发完短信,我美滋滋地躺在沙发上。

只需要一条短信,既可以刷好感度,又省下了买三份礼物的钱。我可真是个大聪明。

按理说,以梁谨川的高冷和应陌安的傲慢,两个人应该是不会回我消息。

只有温舒言把我当小狗没事逗一逗。

发出消息后没多久,我却听到了接连不停地微信消息声。

难道今天,我的以退为进打动了他们?不对啊,前些天我给梁谨川写小作文,他只回了我两个字。

无聊。

我赶紧打开微信。

微信消息的顶端出现的是【群聊(4)】

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

微信群发消息为什么自动拉成了讨论组!

【我】:情人节到了,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没关系,我会默默守护你的!

【L】:?

【舒言日五千】:^_^看来眠眠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嘛?

【爷傲奈我何】:顾眠,给哥个解释@流浪小狗@流浪小狗

我怎么敢继续在群里回复啊,我真的服了,我记得我点的是发起群聊啊。

难道群聊的意思不是给大家群发消息,而是大家一块聊!

此时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正在舔的三个人聚在一起了。

而群微信消息还在不停地闪烁。

【L】你们和顾眠什么关系。

【爷傲奈我何】她喜欢哥,追求哥,每天都给哥发早安午安,一天看不到哥她就难受,每天放学都要缠着哥一起回家。

【L】顾眠住你家?

【爷傲奈何我】你管?

【L】顾眠,下午来我家找我,给我解释。

【爷傲奈我何】去你家干嘛?

【L】关你什么事。

【舒言日五千】大家不要吵架嘛,我和眠眠最亲近些,我问问她。^_^

我手机直接关机,扔进沙发缝。

只要看不到就当做无事发生。

2.

我从小就是个学渣,家里没钱上补习班。

我妈说让我自生自灭,不行就进厂吧。

那怎么可以!我要好好学习,我不要进厂。

作为大聪明的我终于想到了办法,我可以找别人谈恋爱让他给我补习啊。

我的第一个目标是学校的物理奥赛冠军梁谨川。

梁谨川冷淡疏离,颈子上两个扣子都扣得一丝不苟。

我告白后,他站姿笔挺,白皙的脸上严肃冷淡。

“我只对物理感兴趣。”

但在我努力地追求下,梁谨川终于答应和我约会,条件是他陪我一个小时,我就少烦他一天。

数学物理搞定后,我就开始搓着手追求第二个目标,语文特别好的温舒言。

据说他是网文大神,我打算舔他,让他教我写作文。

温舒言有个小青梅,去别的城市读书去了,我当他白月光替身,他教我语文作文。

问题解决后,新的问题出现。

补习时间一般在放学后,我穿梭在两个人之间,一般回家后都八九点了。

冬天骑自行车又冷又累。

我就盯上了应陌安。他家有专属司机,每天准时接他。

更方便的是,他家还和我家顺路。

他家住别墅区,我家住别墅区前面的贫民窟。

于是,我趁着他打篮球的时候,送水送温暖。

应陌安看不上我,他喜欢那种聪明温柔的类型。他觉得我太艳俗了。

我被拒绝后弱弱地提出了一个要求,想跟他一起放学回家。

应陌安拒绝了我的告白,也不好意思把我打击太狠,只好同意了。

我兢兢业业当舔狗,扮替身,只长分数不长恋爱脑。

3.

情人节翻车后,我战战兢兢地缩在家里。

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解释,本来约好今天上午去梁谨川家补物理,下午去温舒言家上作文课。

但是现在我哪也不敢去了。

我就像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寄希望于大家别找我麻烦。

但是我躲不过啊,应陌安知道我家地址。

我摆烂不过两个小时,我家的门铃响了。

我吓得赶紧打开猫眼看,一看到是穿着快递服装,戴着帽檐的男人。

他嘴里模糊不清喊了句“快递”

我才放心地打开门。

我以为我买的咕卡套装到了。

我打开门还没反应过来,门外的男人身材高大,已经踏进了屋子。

鸭舌帽被猛地掀开,露出了异常明亮的黑色双眸,应陌安挑眉笑道。

“surprise,是哥,应陌安,你说过最喜欢的那个人。”

我讪笑了两下“那个...你怎么来了。”

“比起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应该给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拉了个讨论组告白,你对哥不是真心的?”

应陌安眼中像是刀剑般闪烁着锋利的光泽。

短短一分钟,我大脑飞速运转。

“只是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要给你们发。我对你当然是真心的。你每场篮球赛我都会去看,从来没缺席过。”

这一分钟,我终于编造了一个谎言。

应陌安很容易就相信了我的谎言,他一向自信又傲慢,富裕的家庭和优秀的自身条件,他根本不把梁谨川和温舒言放在眼里。

"哥比他们两个好一百倍,眠眠自然只喜欢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应陌安的眼里透露出自信和恣肆。

我赶紧乖巧点头。

在我以为终于糊弄过去后,应陌安却突然扣住了我的手腕。

他轻轻一拽,我就被他拽入了怀中。

应陌安抱住我,他把脸凑在了我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上。

我听到他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

“别骗哥,哥可是纯爱。"

4.

哄走了应陌安,我松了一口气。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拉讨论组”这个理由真是太棒了,为我的机智点赞。

本来不打算找梁谨川,毕竟前段时间物理课睡着了,老师讲的什么小车下滑完全没听懂。

必须蹭梁谨川课啊。

应陌安走的时候给我点了三杯奶茶,因为有三个口味我犹豫不决。

黄昏的时候我就提着奶茶就去找梁谨川了。

梁谨川是个不喜欢被打扰的人,平时我去他家找他补课,他必须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才会给我开门。

如果别人一直在门口等待可能会生气,但是我一个舔狗,我要什么自行车。

我提着两杯奶茶,嘴里喝着一杯敲了敲梁谨川家的门。

我以为又要等半天,我打算喝两杯给梁谨川剩下一杯。

我敲了两下,梁谨川就开门了。

梁谨川身材修长挺拔,穿着白衬衫,袖子撸到手臂关节部位,露出白皙的肌肤,他站在那有一种天然冷感。

他打开门,抿了下嘴唇,示意我进门。

我乖巧地坐在沙发上,梁谨川似乎有道物理大题没有解开,他拿着纸笔继续坐在一边演算,没有理我。

我看他看题的样子很投入,不敢打扰他,我现在喝着一杯奶茶,手里还提着两杯未开封的。

我怕梁谨川喝两杯,那我不就亏了,我赶紧又开封了新的一杯,两杯换着嘬。

梁谨川演算过程中,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眉头紧皱。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我正换着嘬两杯奶茶呢,我摇了摇头。

梁谨川注视着我,长睫缓缓阖上又徐徐张开,低着头又开始演算。

虽然我不懂物理,但是我觉得他还是没演算好,因为草稿纸上乱七八糟的,但是答题纸上却是空白。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笔尖摩擦白纸的沙沙声。

沙沙的声音突然停住,梁谨川的笔尖在答题卡上点了一个黑色的圆点。

“你说喜欢我...”清冷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了,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学习,为了接近你,我才跟着你学物理。我最喜欢看你给我讲物理题的样子了,特别迷人。”

我的小脑袋瓜飞速运转,甜言蜜语信手拈来。

我一番吹捧后,梁谨川依然面无表情,只是耳根有些微微泛红。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似乎要从我的眼眸里探寻出他的答案。

我眨巴着我真诚的大眼睛看着梁谨川。

我真的很喜欢你——喜欢你给我免费补习物理数学,让我提分。

梁谨川的笔尖又开始匆匆地在白纸上写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说:“来补课吧。”

我乖乖打开书,坐在了他的旁边。

梁谨川在教我学习上总是会多些耐心,他对我不抱什么希望,因为知识总是从我的脑子里流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他讲得什么带电粒子在电场的运动,我已经开始蒙了。

梁谨川讲题,我托着腮帮子看他棱角分明的下颌,我问他。

“梁谨川,你好厉害,我觉得这好难。”

“还好”他声音淡淡。

“难道你就没有搞不懂的东西吗”我抓着头发问他。

这么难的题,他看起来游刃有余。

“我不会得很多,比如流体力学。”

“那是什么?”我歪着头问。

“就像你一样,我无法总结。”

5.

在梁谨川那里待了一下午,我感觉头好痒,这就是长脑子的前兆吗。

美滋滋的一天结束后,我打开了静音半天的手机。

收到了应陌安的两条短信。

收到了温舒言的三十七条短信。

随便打开一条。

“^_^小乖今天下午说好来找我没来哦。”

“^_^我没有生气哦,只是觉得有些失望罢了。”

我仿佛已经看到温舒言的脸了。

他虽脸上常带笑容,眼神却毫无笑意。

对我来说,我最害怕的人就是他。

我大冒险的谎言也许可以骗骗应陌安和梁谨川,但是能不能骗温舒言,我的心里极其没有底。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请他教我作文的时候,他像个亲切温柔的大哥哥。

“我最感动的一件事就是下雨妈妈给我送雨伞,还有我生病了背着我去医院。”

温舒言笑容和煦得读着我的作文。

温舒言还夸我:“叙述真实,情感真挚,难得的佳作。”

我一开始以为是真的夸我,直到我读了他写的满分作文。

我才明白,原来温舒言根本就是再嘲笑我!

难得他做出一脸温柔和善的样子,实则最会嘲笑人了。

我其实有点怕他,可是为了学习,我依然克服恐惧,当舔狗让他给我补课!

我觉得班里的道德标兵应该发给我。

我没有回温舒言的微信,但是温舒言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我家的住址。

我回家的时候,他就在我家的楼下等我。

在橘色的路灯下,他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只显出了病态的苍白。就好像一只游离在夜间的吸血鬼。

我真恨自己早回家,不如在梁谨川那里蹭顿晚饭。

温舒言却看到了我。微翘的唇边带着如轻雾般的笑意,他迈步向我走来。

我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

我以为温舒言会质问我,但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讨论组的事情,甚至他替我找到了理由。

“小淘气,整我一个人就行了,不要和他们两个开玩笑。”

“梁谨川清高冷傲,过于薄凉。应陌安傲慢恣肆,不好相处。”

“这次他们没生气还好,我真怕他们生气说出些伤人的话,让你心里难受。”

温舒言侧着脸看我,面露担忧,眸中水色澹澹。

我把那句“他们都没有生气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夜晚凉风习习,我打了个冷颤,正想找借口回家。

温舒言看透了我的心思,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

他的手很凉,触及到我脸的那一刻,我有些不适。

温舒言的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一个冰冷的吻映在了我的脸上。

我下意识地推开了他。

温舒言看到我的动作后,他依然带着和煦的笑,只是眼眸里却毫无笑意。

“眠眠不是说最喜欢我吗?那眠眠不喜欢这个吻。”他的声音淡淡,眸色却越发深沉。

“我就是...我就是觉得这太快了,我们可以先牵牵手什么的。”我结结巴巴解释道。

“这样啊,那明天,我们就从牵手开始吧,毕竟我和眠眠可是相互喜欢的男女朋友呢。”

温舒言把“相互喜欢”四个字咬的很重。

我想哭,真的。

6.

温舒言强势要和我牵手,如果这让剩下两个人看到了我该如何解释啊。

正在我纠结怎么找理由的时候,梁谨川第一次主动像我提出约会。

以前他从来没有约过我。

梁谨川给我发微信说“今天给你讲个新的知识点。”

我立刻屁颠屁颠就过去了。

但是这次不是去梁谨川的家里补习,反而是去植物园。

难道梁谨川要结合实际生活给我讲解万有引力吗,我挠头了。

相约的时间是清晨,我一到植物园就看到梁谨川插着兜在等我,端的是清俊秀雅,像一根挺拔的青竹。

说实话,我挺吃梁谨川颜的。

可惜他语文不好,不然我就只舔他一个人了。

我和梁谨川并肩走入植物园。

清晨的植物园里并没有多少行人,有着林间特有的静谧。

走入树林,此时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空气中带着特有雾气的湿气。

“干啥呀,梁谨川。”我有些奇怪,干嘛带我来树林。

“抬头。”梁谨川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伴随着树叶摇动的沙沙声,有些无尽的温柔。

此时一束阳光透过繁茂交织的树枝打在了落叶上,一束光柱倾斜而出映在我的眼前。

“什么意思啊,这不就是阳光吗?”我有些不解。

梁谨川站在了阳光之下,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勾起唇角。

在这束光之下,他的面容极其清晰,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被光映得金色小绒毛。

应陌安笑似乎带着勾子有些神秘和桀骜。温舒言笑得有些假,但是梁谨川笑起来,就好像一块冷玉带了暖泽,那是怎样的震荡人心。

就好像一个冰冷的神突然有了私欲。

“眠眠,这就是丁达尔效应,当丁达尔效应出现的时候,光就有了形状。”他的声音仍然有些清淡,但是却显得格外温柔。

“你知道下半句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我只感觉到我的心跳似乎突然漏了一拍。

就好像,就好像这束光照在了我的心里,我的心底突然格外的温暖和甜蜜。

梁谨川却没有回答我“下半句是什么的问题。”

他似乎很难说出下半句话,沉默了很久,往日清净端雅却染上了玫红。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追问了。

梁谨川随后带我去了植物园的青年创新基地,他在那里利用投影和道具给我讲解了自由落体牛顿定律。正好有别的小朋友也过去听课了。

我身边有个六年级的小学生听懂了,我没听懂。

7.

开学后,我第一次觉得,再见到梁谨川后,我有些害羞了。

应陌安拉着我去篮球社团,让他兄弟挨个叫我嫂子,我都没害羞。

但是看到梁谨川,我却不敢直视他明净无暇的双眸。

温舒言比我们都大一届,我们很少在学校偶遇。

下课铃声一响,我本来打算按照往日的安排那样先找梁谨川补习物理。

但是当我看向门外的时候,我瞬间吸了口凉气。

天啊,我看到我们班门口整整齐齐站着三个人。

温舒言笑眯眯得和应陌安搭话,梁谨川抱着肩膀偏过头不看他们两个。

这三个人怎么又聚一起了,我挠头。

我看了下窗户外面,二楼跳下去应该会残,跳窗逃跑这个不现实。

最终我深呼吸一口气,背着书包走了出去。

一出去见到三个人,在他们三个都要开口说话的时候。

我已经抢先说话了。

“我们三个一起学习吧!”

我的话音刚落,应陌安的剑眉微微往上一挑,脸上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温舒言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怎么都不回应我的话,我心里更虚了。

只有梁谨川,他好像看不到那两个人,硬邦邦地说道。

“我给你整理了今天的物理笔记,并且还准备了与知识点对应的习题。我们一起学习。”

我真想抱住梁谨川哭哭,谢谢你大佬,只有你回复了我。

于是,一个尴尬的场景出现了,我们四个人坐在梁谨川家里的餐桌上。

梁谨川真的拿出物理题,站着给我们讲解。

我和温舒言坐在一起,应陌安坐在我们的对面。

我拿着笔认真听讲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下的一些异动。

我低头一看,瞬间大惊。

天呐,应陌安是不是喜欢温舒言,只见应陌安的脚正轻轻地摩擦着温舒言的腿。

我抬起头赶紧瞥温舒言的脸色。

温舒言笑眯眯着,看不出喜怒来。

只是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应陌安从喉咙溢出来闷哼声。

像是猫被挠了下巴后舒服得闷哼声。

我浑身瞬间起了鸡皮疙瘩,我连忙看向应陌安。

应陌安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他薄唇微翘,有些宠溺地对我眨巴了下烟。

“淘气鬼,还踩哥。”

“...”

我没踩你啊!

我和应陌安的互动让梁谨川有些不满,他皱着眉头问我们。

“怎么了?”

我还没接话,温舒言干净温柔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我刚才踩到了什么东西,还以为是虫子呢。”

温舒言的话一出口,应陌安立刻掀起桌布往下看,当他看到我的脚乖巧地踩在凳子的横木上,而温舒言的长腿在他的脚旁边时。

应陌安俊朗的面容瞬间一黑。

梁谨川有些不高兴,他推了下眼镜,射向应陌安的眼神更加凌冽。

“不好好学习就别跟过来。”

8.

自从这次来梁谨川家学习后,三个人就经常聚在一起。

但凡梁谨川要和我单独补习的时候,剩下两个就一定要跟着。

我们四个就变成了学习小组。

我感觉到我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

二模前,我本来以为我能考到五百分以上了,结果才考了四百五十分。

我突然间很委屈,我每天兢兢业业地当舔狗,努力学习,怎么考这么点分。

我前面那个天天睡觉的哥们考的都比我多。

拿着考砸的理综卷,我为我的努力感到不值。

心情正难过的时候,梁谨川来找我。

梁谨川从我手中抽走文综卷子。

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有几道送分题就是因为马虎没拿到分,你现在把这些错题整理在错题本上,我帮你讲解。”

“不要。”

心情正在emo,不想学习,只想发呆。

我拒绝了梁谨川。

梁谨川的面容冷淡,他抿着嘴唇又给我说了一次,我还是拒绝。

“你都不做错题本,干嘛让我做。”我不满道。

我早就怀疑梁谨川让我做错题本就是故意麻烦我,他作为学霸都不做,非让我抄题,多累多浪费时间啊。

我的话一说出口,我就看到梁谨川的眸色更加凛冽。

“我不做错题本是因为我不需要,而你需要。”梁谨川硬邦邦地说道,声音好像猝了冰。

我有些恼羞成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梁谨川说笨,我心里会那么酸酸涨涨的。

本来考不好就很烦了。

还要被他说。

我和梁谨川对峙的时候,应陌安插着兜来找我了。

他一看到我和梁谨川的表情就懂了,他跑过来看到梁谨川握着我的理综卷。应陌安拍了拍我的肩头。

“眠眠,这样都掉珍珠了,哥带你去喝奶茶。成绩什么的先不管了。”

我觉得应陌安来得很好,正好把我救出去。

我就站起来要跟着应陌安走。

梁谨川竟然还不退让,他伸出手从后面拽住了我的书包。

“不许走,做错题。”他的语言是难得的固执和冷淡,表情阴沉得让我有些害怕。

我更加不想和梁谨川在一起了。

应陌安也不喜欢梁谨川这样的态度,他桀骜的眉宇上蒙了一层阴霾,冷笑道。

“大学霸,你就不允许有失败后的喘息时间吗。”

“你惯着她就是在害她。”梁谨川声音冷淡,他抬起头看向应陌安,表情毫不退让。

“应陌安,顾眠不是你,你可以不学习,可以有很多失败,因为你家里给了你容错空间。顾眠不行。”

梁谨川就这样穿着干净利落的校服,一脸冷酷无情地站在我们面前。

他平静又冷淡地说着,下垂的嘴角看出他的不悦。

“顾眠,你可以依赖任何人,我们都可以给你补课。但是在某些事情上,你只能靠你自己。”

(最近扑得太厉害了,大家如果喜欢修罗场雄竞真的点点赞!真的不想再扑啦,点赞量好的话,我爆肝qwq)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