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推荐一些好看的双男主文吗?

发布时间:
2024-04-03 21:30
阅读量:
9

都说穿西服的干不过穿校服的。

谁能想到我亲手养大的小孩竟然分化成了Alpha。

而我因为一场意外二次分化成了Omega。

“哥哥,我第一次当Alpha你教教我。”

声音还像从前一样软软的,如果不是把我压在身下说的话就更好了。

炽热的呼吸打在我腺体上,这让我怎么教?

我也是第一次当Omega,我也想让人教教我。

1

刚从国外稳定了我二次分化的病情回来,一进门就被扑到在地上。

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正要抬手反击。

这时耳边传来宋衡的声音:“哥哥,我好热。”

“你等等,”我挣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

宋衡这是发烧了?但是这手怎么往我衣服里窜。

我还没做出判断,他的头就凑到我脖子后方的腺体上。

腺体被一个湿热的东西舔舐了一下,我身子瞬间就软了,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接走到某个位置。

他这哪是发烧了,分明是发骚了。

顾不了太多,我直接抬腿,弓膝,用力,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啊,”宋衡一声惨叫后弓起了身子。

我这么多年的Alpha不是白当,虽然现在变成Omega身体素质可没落下。

趁他在地上抽搐,我麻溜起身先回到自己房间把房门反锁。

我刚分化成Omega,被宋衡这么一舔,信息素发生波动差点诱导出发情期。

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医生给开的抑制剂,注射了一只静静等待药效发挥。

我坐在床边想着刚刚宋衡的状态,难道是分化了?

想想他那欲求不满的样子还真有这个可能。

抑制剂的效果很好,身体里乱窜的热气已经平复。

我又拿了一只抑制剂,打算下楼给宋衡注射。

刚才那一下确实有点太重了,宋衡到现在还蜷缩在地上。

看到我走到他面前,他抬眸委屈巴巴地说:“对不起哥哥,我没控制好自己。”

“刚分化?胳膊伸出来先把抑制剂打了。”我有些无奈,自己宠大的孩子又不忍心苛责。

“嗯嗯,”宋衡乖乖伸出手臂。

打好针我趁药效发挥的间隙给医院打了个急救电话,毕竟下半身的伤也不能耽搁。

结果挂了电话忽然嗅到一股浓烈的龙舌兰扑鼻而来。

我因为刚二次分化受了伤,信息素嗅觉还没有完全恢复。

而且我刚刚打了抑制剂,这信息素的等级和浓度得多高我才能闻到啊?

不对啊,这家里除了我就是宋衡。

我再回头看到地上的宋衡痛苦的难耐地翻滚着,嘴里喃喃地叫着:“哥哥……哥哥救我。”

我一时心急冲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怎么了,结果被铺面而来的信息素压制的腿软。

还好救护车来的及时。

我跪着给医护人员开门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出了命案。

2

“什么?他分化成Alpha了?”

医生告诉我,宋衡原本只是刚分化时不会控制信息素,现在由于我给他注射了Omega抑制剂,导致了信息素紊乱综合症。

怎么会分化成Alpha?我香香软软的Omega弟弟呢?

手术室的灯灭了,宋衡麻药还没过护士把他推回了病房里。

医生语重心长地跟我说:“患者睾丸受到严重的外力损伤导致扭转,复位之后一定要小心避免这种情况,你们年轻人平时要克制一些,最好采用正常的姿势。”

“啊?没有医生我们……”我有些懵,医生好像误会什么了。

“我还有手术先走了,你的伴侣他最近很脆弱,当然也要禁欲一段时间,”医生还给了我一个“我懂”的眼神。

我不要你懂啊!

回到病房我坐在病床前看着宋衡的睡颜是那样乖巧。

当年我刚接手企业忽视了照顾宋衡,结果他那次发烧差点要了命。

打那以后,我把宋衡从老宅接到我的房子里一起生活。

这么多年我可是把他当眼珠子的疼。

要不是我前些日子出了意外,没有注意他

“哥哥……”宋衡迷糊地睁开眼。

“是我下手太重了,”我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愧疚。

弟弟还是软软的,可怎么就分化成Alpha了呢。

3

宋衡是我老爹的新老婆带回来的便宜儿子。

老爹把宋衡接回来没两天就丢下一大堆烂摊子,带着新婚妻子去环游星际了。

留下一句“儿子这些资产都是你的了,爸和你宋阿姨去圆梦了。”

公司房产银行卡余额当做资产我都能理解,宋衡呢?这时哪门子资产?

我当时可没想到这个完全不熟的继弟日后会真的成为我的“固定资产”。

我和宋衡一共也就见过三次。

第一次是宋阿姨第一次来我家,他像个小狗一样藏在宋阿姨身后。

第二次是我老爹二婚的宴席上,他穿着白色的小西服在旁边当花童。

第三次就是老爹和宋阿姨私奔,他可怜兮兮的藏在沙发的角落看着我和律师做交接。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14岁了,只是身材瘦瘦小小的。

不过他生的白净,样貌又和宋阿姨有着七八分像,以后一定是个甜甜的小Omega。

“哥哥,”他怯生生地第一次叫我。

他白白的脸庞上眼眶和鼻头却红红的,大概怕我也把他赶出去吧。

孩子还小,而且万一以后分化成Omega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也会吃亏。

我老爹别的不靠谱,就是家大业大,资产养个小孩管够。

我大手一挥,“你留下吧。”

就这样,宋衡成了我的弟弟。

我们相依为命很多年。

4

宋衡需要住院一周左右,公司那边我出国修养这段时间积压了很多工作。

不得已我只能每天两头跑,这会儿我刚到医院。

我刚进病房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怎么了?”我立马推开卫生间的门。

只见宋衡狼狈地一手领着裤子,一手撑着墙壁,慌张地回头。

看到是我,宋衡想要捂着某个部位结果身子一晃差点跌倒。

我连忙上前出手去扶他,因为当时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顾不了太多。

结果扶的就是那么巧,一把按在了宋衡受伤的部位。

“嘶,”宋衡到抽一口冷气。

重点是我还没扶稳他,我没想到宋衡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长这么大只。

加上我因为之前受伤,性别二次分化后Omega的体力本就不如Alpha,我直接被宋衡压在了身下。

“宋衡你没事吧,”虽然现在这个场景不太对劲,但是我一动不敢动生怕再次伤到宋衡。

“哥哥,疼……”宋衡咬着牙挤出几个字。

等了好一会儿宋衡才大概缓过来,缓缓撑起身子。

我趁机起身扶着宋衡回到床边,伸手就要去按铃。

“哥哥不要,”宋衡握住我的手臂阻止了我。

我回头看宋衡涨红了脸,眼神闪躲着摇头。

“不行,刚才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不要闹脾气,”我有些急。

“不是,哥哥……那个,那个它那样了,”宋衡越说声音越小。

“什么什么样了?”我不理解还要继续去按铃。

“我硬了,”宋衡见阻止不了自暴自弃地说出来。

话太直白,我呆了一下条件反射地看向他裤子中间。

原本宽松的病号服支起了一个大帐篷,惊得视线都忘记挪开。

干巴巴地蹦出一句:“这算是康复了吗?”

宋衡红着脸点点头,一副纯情小处男的模样。

“今天唐医生过来看过说可以办出院,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好,你先冷静冷静我去办手续,”我第一次觉得弟弟长大了,还是留给他一点自己的空间吧。

5

走之前唐医生过来做了最后的检查。

“他的信息素紊乱综合症还需要后续观察,易感期的抑制剂效果可能不是很好,你最后帮助一下你的伴侣,”

“另外下面的伤恢复的不错,你这个在我这么多年的案例里算是优秀的了,不过以后性生活方面要注意,不能为了追求短暂的快乐伤到身体根本,”唐医生当着宋衡的面对我仔细叮嘱注意事项。

我听的脚趾都扣出一座城堡了,张嘴想要解释,

“唐医生我是他的……”我还没说完,宋衡就开口了。

“好的,谢谢医生您最近费心了。”

好吧,任何解释在这一刻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出了医院坐在车上,宋衡察觉到我情绪有些变化。

“哥哥,我刚刚是不说错话了?”

每次宋衡的小哭音一出来我总会心软,想想反正出院了以后也见不到唐医生,不解释就不解释吧。

“没事,我们回家,”我揉了揉宋衡的头发,就像从前那样。

只是我忽略了宋衡在我视线外勾起的嘴角。

6

我和宋衡似乎恢复到之前的生活,住在我们的小家里各忙各的。

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个多月。

直到我有一天发现我换洗的内裤怎么一条都找不到了?

开始内裤数量变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阿姨收拾家,顺手丢掉了。

但是现在整个衣柜里只剩我身上这一条内裤几个意思?

阿姨偷内裤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真相只有一个---宋衡。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不是傻子,开始骗骗自己还行,现在这种情况骗不下去了。

我想都没想直接去了宋衡的房间,敲了敲门没人应。

“宋衡?你再不开门我拿钥匙了?”

门里发出脚步声,宋衡打开了门。

我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的味道呛的退后一步,“你……”

“哥哥我好难受,”宋衡双眼通红含着泪水。

看来是分化后第一次易感期来了,我感觉自己腺体被信息素冲击的突突直跳。

“抑制剂呢?”我按了按自己腺体上的阻隔贴想要阻止宋衡信息素的入侵。

“打了,可是还是好难受,”宋衡声音都在打颤。

“哪里难受?走我们去医院,”我着急地把手放在他额头上试探温度,早就忘了来的目的。

“我……我……”

“我什么我,头怎么这么烫?是不又发烧了?”看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拉住他胳膊准备去医院。

“哥哥,我那里不舒服。”

我想起医生说的Alpha抑制剂效果减半的问题。

这样的话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动手释放的,不然会憋坏身子。

“当时生理课的时候你的老师没有讲这些吗?”我试探的问宋衡,想让他自己解决。

“我以为我会分化成Omega,”宋衡说到这里我了然了。

我都以为宋衡会分化成一个可爱的小O,所以他自己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只听了Omega生理课。

我只能先让他进卧室里面自己DIY,可是宋衡猛地把我拽住,拉到床边翻身压过来。

“哥哥,我第一次当Alpha你教教我。”

声音还像从前一样软软的,如果不是把我压在身下说的话就更好了。

炽热的呼吸打在我腺体上,这让我怎么教?

我也是第一次当Omega,我也想让人教教我。

事情好像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