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看过男女主相互救赎的小说?

发布时间:
2024-04-03 17:45
阅读量:
11

许多年没见的竹马

竟然从一个小矮子变成了大帅哥

本以为他还和以前一样腼腆

直到他把骂我肥婆的人一拳打倒,讽刺道

「你有种再一遍,细狗!」

「就你这样的,还是多吃点吧」

「弱成这样,我都没用什么力,不会是被风吹倒得吧?」

那一刻,我的心脏狂跳

1.

水滴哒哒的落在洗手台

一群人围着厕所的一个小角落

世界仿佛变得虚空

面前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大概是在骂我,但我只听到水滴哒哒和表针转动的声音

我抱着头,忍受着拳打脚踢

时间快到了,她们纷纷离去

我背上书包马上离开

回家晚了,外婆会担心的

……

在无数个睡前

我都会躺在床上,祈求着神话中掌管梦境的梦游神可以大发慈悲让我今晚有一个好梦

——光影交错,梦里有个叫温多美的女孩子

人如其名,她身材纤细,长发及腰,漂亮的让人动容

周边的亲戚毫不吝啬的夸赞她「多美,长这么大了啊,真是漂亮」

在学校里她也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多美,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男生们甚至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多美,这是送给你的……」

她像人间珠宝一样珍贵,又像天上明月一样皎洁

在爱里长大的她

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是同学们的榜样

这是梦里的温多美,但不是现实的温多美——


现实的温多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胖子


七岁那年,妈妈带我去看了医生

「医生啊,我们多美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这么胖啊?」

去医院的路上,我在想是不是去了医院

我就可以像别的小女孩一样穿漂亮的小裙子

可以和她们一起在小操场上,愉快的跳小皮筋

想到这心情就跟挂在天上的太阳一样明亮

……

很不幸的是,那天太阳早早就下了班

南方的雨总是一阵阵的,来的让人猝不及防

医生说「这是遗传,后天想要改变很难」

妈妈看向我,眼神里有着失望和嫌弃

小时候的我不明白,我的妈妈很瘦,爸爸身材也很好,怎么到了我就这样了呢?


大概是倒霉吧


爸妈不信邪,他们一直想要一个漂亮的孩子,就像我梦里的温多美一样,接受所有人的夸赞

他们做了很多努力,逼着我跳绳,跑步,还吃了很多减肥药……

但他们从来不会陪我一起,因为不想看见我颤动的肥肉

后来爸妈离婚了,他们都有了新的家庭,也终于有了他们想要的——一个漂亮的孩子

所以我还是一个没人要的胖子

……

睁开眼,嘴角还带着梦里的欢愉,翻了个身,床上的吱呀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肥胖的身体就连翻身都要遭到床板的控诉

我小心翼翼的爬下床,就听到外婆在外面吆喝到

「多宝,吃早饭嘞,上学要迟到了」

打开衣柜,选了一件宽松的体恤穿上,很简单的动作放到我身上,都显得很滑稽

「来了!外婆」

打开房间门前,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穿上宽松的体恤勉强遮住肚子上的肥肉,但一笑,脸上的肥肉就会堆积在一起

很遗憾

那个漂亮惹人爱的温多美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现实里的温多美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胖子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外婆做的早餐,边吃边期待着以后的生活

新的一个学校

桌子是崭新的,没有被刀刻上“肥婆”

书本是崭新的,打开后没有吓人的虫子

一切都是崭新的

2.

外婆总是和我说「女孩子要多笑笑,笑了烦恼就不会找上你了」——


我在镜子面前练习微笑,想给我的新同学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手机叮咚一声,爸爸给我发来了这个月的生活费

爸爸:「最近妹妹上幼儿园刚付过学费,爸爸这边没什么钱了,多美少吃一点,给爸爸省省钱」

妹妹是在我初一那年出生的,她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笑起来很可爱

我知道爸爸很爱她,因为曾经的爸爸也很爱我

多:「好的,爸爸」

我曾经做梦的时候,也想让爸爸妈妈重归于好,可是这个要求连神话中的梦游神都很难帮我实现

因为爸爸已经有了妹妹

妈妈也有了弟弟


「嘿,多宝」一声清亮的声音传来,江晚从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晚晚有着和她名字截然不同的性格

她活泼热情,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而且她还漂亮,成绩优异

曾经我无数次看到爸爸妈妈谈起隔壁那个叫江晚的女孩时羡慕的眼神

所以小时候的我把江晚视做我的假想敌

可爸爸妈妈分开后

我才明白我连做她假想敌的资格都没有

她真的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一个暑假,我竟然和她成了朋友

3.

窗几明亮的教室,欢声笑语的同学

这是我不曾拥有的校园生活

「加多宝!」我收拾书包的手一抖,僵硬的回了头

一个令我意外的人——萧珩

眼前的男生和记忆里的童年玩伴实在是变化太大了

萧珩现在的个子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矮矮的,即使在班上所有男生中,他的身高也很是突出

如果他没有叫我“加多宝”我是不会认出他的

也许像所有当年偷摸看过的小说里

我们应该都变化很大,认不出彼此,然后在朝夕相处中才恍然大悟

「啊,原来我们以前认识啊」

可是任时间怎么走得快,我身上的肥肉就像甩不掉的狗皮膏药,黏了我很久很久

我和以前除了长高了点,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即使我认不出他,他还是认出了我

——「加多宝」

只有他会这么叫我

「嘿,我们竟然是一个班」萧珩大步过来,胳膊靠着我的肩膀

连性格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心情面板莫名沾上点灰

「我…我不认识你」

说这话的时候,我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连忙回头叫住在收拾东西的江晚

「晚晚,我们去上厕所吧」

「多宝,怎么了啊?」

她总是那么温柔,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的不对劲

我不想说,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萧珩,我的心里就像闷了一股气

当初一声不吭的就搬家了

这么多年,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原地

「没事,晚晚,你觉得我们今天会上些什么课呢?」我略显生硬的换了一个话题,隐瞒着刚刚的情绪

回到教室,同学们也来的差不多了

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个年纪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女老师

「同学们,可以自己找位置坐好」

这间教室的桌子都是单课桌,我和江晚坐了前后桌

为了不挡住晚晚,我坐在后面

——我的后面是萧珩

老师讲班规的时候,我好奇的打量着同学们

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

一瞬间,血液仿佛倒流,指尖也跟着泛白

“啪——”的一声,我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我呆滞在原地,身体忍不住的颤栗

直到一双手把我拉了起来

「多宝?」

他的手伸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护住脑袋,害怕下一步的动作

班上的的人都被这些动静给吸引了,转头看向这边

但萧珩很高,帮我阻挡了大部分的视线

包括张涛和季悦的

4.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老师站在讲台上的身影逐渐变成另一个人的身影

……

「温多美,你在干什么,不要扰乱课堂纪律」

「老师,后面的人在扯上我头发」

「有什么事你们下课私下解决」

「同学之间要和和气气,上课不是来给你们解决私事的」

被扯的那块头皮依旧很疼

后面的人嬉笑一声,更加变本加厉

「你还敢告状?我给你点颜色瞧瞧」

火烧的味道传来,我的心仿佛坠入冰窖

腾的一下我站了起来——

老师略带着怒气的看向我,心里在肯定在责怪我又一次的打乱了她的课堂

发尾已经烧糊了,一头秀发,变得面目全非

原来四十分钟的一节课真的无比漫长

下了课,我按照老师说的处理“私事”

「老师,张涛他拿打火机烧我的头发」

这个时候的老师终于有了怒气

我想她要责怪张涛了,以后他就不会在敢了吧

「张涛,带打火机来学校是很不安全的事,容易引发火灾,伤着自己了怎么办?」

说的很有道理

但字字句句从来没有提到真正受伤害的那个人

毕竟温多美只是她职业生涯的一个学生,而张涛的爸爸可是她的饭碗


于她来说,轻如鸿毛

于我来说,却重如泰山


回到家,我溜进了房间看着镜子里的头发,拿起剪刀

咔——一刀剪了下去,长发变成了短发

我离梦里的那个温多美越来越远

外婆看到我的发型问道「我们多宝怎么把头发给剪了哎」

看到外婆的面孔,我鼻头一酸,眼眶也跟着湿润,但是我不能让眼泪掉下来

外婆年纪大了,不能再让她为我操心

「外婆,多宝这样好看吗?」

外婆摸了摸我的头发,粗糙的手摸过我的脸颊

「漂亮,你什么样,外婆都喜欢~」

「但是多宝,受了委屈要和外婆说」

我看着外婆的眼睛,她的眼睛好像经历了岁月的风霜,要把我看透了

「不说了,外婆,快吃饭啦」我一筷子夹住外婆的拿手好菜——红烧肉

把腮帮子填的满满的

将那些受过的委屈也一并咽了下去

5.

一次和数次只相差一个字

却让我坠入更深的黑暗——


「温多美,你爸妈给你取这名字时,想过你会长这么胖吗?」季悦掐着我的脸问道

我讨厌没有监控的操场边缘

也讨厌昏暗的厕所角落

水淋湿了我的衣服

「哈哈哈,你们看她的肥肉——」

季悦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好像看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

厕所地上的水渍倒映出她们的脸庞

「你们为什么要欺负我?」

为什么倒在地上的是我?

为什么不能拥有美丽的是我?

为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问出这句话,已经用尽了我全部的勇气


但是就像一颗石子落向汪洋是不会有声音的


问题的答案是她们不断的嗤笑

上课铃声响了之后——

她们一哄而散,这场无厘头的取乐才结束

下一节是什么课呢?好像是是语文课

我透过厕所的窗户,望向外面的太阳

今天好像是个难得的晴天

我做出了一个我平生最大胆的是——逃课

胆子小的人,连逃课都只敢逃到学校天台,这里是整个学校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水还没干,衣服还黏在身上

我爬上了天台的栏杆,风吹起了我的头发

可是现在我的头发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了

书本里告诉我:站得高,看得远

现在的校园看起来干干净净,没有肮脏的角落

我想——

如果从这里一跃而下

也许会摔成更恶心的一团肉泥

我这么胖,可能连死都会比别人的占地面积大吧

真的很想这么一了百了

我跳了下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