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生孩子后未出月子,抱着孩子到民政局与丈夫离婚,如何看待此事?

发布时间:
2024-04-03 17:18
阅读量:
6

这里就不得不贡献出我家族里同样出过这类事情的堂哥了。

大嫂,哦不,前任大嫂,也是在差不多月子里就提出离婚的。

理由是她在怀孕期间发现老公出轨,且拿到了对方开房的实锤,还知道了出轨对象是比她大快20岁的女人,气得呀!

她找了父母,和公婆对峙去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她婆婆,对她父母说:“谁让你女儿在床上跟条死鱼一样?男人出轨也很正常!”

信息量巨大呀!

她婆婆怎么会知道儿媳妇在床上表现如何的?

她婆婆早就知道儿子出轨了?

她婆婆并不觉得自己儿子有愧?

嗯……

反正就这么着吧,谈判算是全崩了。

天气突然冷了,她的羽绒服还在那个家里,于是趁老公上班去,回家去取。

结果发现:防盗门锁被换了锁芯。

进不去了!

那还说啥的呀,她也是这个房子的出资人,房子也有她的份,立刻叫了开锁匠,开锁!

拿好衣物,扬长而去,她故意没有锁门,就这样走了。

还好,房子在六楼的六楼,后来也没有人闯空门。

但是,她老公回家后,看到此情此景,气得立刻告诉了父母,于是,就出事了。

她公婆,号召了家族里,除了我家之外的所有人,为啥排除了我家呢?因为觉得我和大嫂关系好,怕我泄露出去。

还找了俩流氓,十几个人(年纪都在50-60岁)浩浩荡荡地半夜冲去了她父母家。

不顾她刚生完孩子,还在月子里虚弱的身体,不顾孩子还没满月,不顾她父母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之人……

对着她家三个大人就是一顿暴打,还把能看到的家具都砸了。

她大半夜的都已经睡下了,只穿了睡衣和内裤,在上海的初冬,气温只有十度左右,慌不择路地逃下楼去,在小区里寻求邻居的帮助,帮忙报警。

于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不到,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她想让我说出我整个家族所有亲戚的真名,因为她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而警察需要这些信息。

我当时确实慌了,不知所措。

我妈把电话抢了过去,说:如果你是在撬开自己家大门之前打电话给我,那事情还有回旋余地,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些人的名字,不该由我们来说,你可以让警察去查,否则,我们就得背负背叛整个家族的骂名了,不方便,以后也别再打电话过来了。

我知道大伯是怎样的人,也知道大伯母是怎样的人,但我没想到,他们会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聚众,殴打他人,还是刚给自己生了长孙的儿媳妇!以及亲家!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最后事情是怎么平息的,不得而知。

婚是打官司离的,房产分了,儿子的抚养权判给了妈妈。

因为出了这种事,我心里始终觉得恶心,所以基本也和整个家族的亲戚都断了联系。

他们的三观就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颠覆了我,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远离这些生物学意义上是我亲人的人。

他们的葬礼,我都不想参加。

被生在这种家族里,我都觉得耻辱。


说点后续:

堂哥(就是上文女主角的前夫)离婚之后,因为确实长得帅,工资很高,很快又找了一个23岁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结婚了,生了个女儿。

当时,我虽然已经不和亲戚来往了,但还会参加一下家族的红白大事。

坐在了堂哥和大伯母身边。

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

三观再次尽毁……

他们说了什么呢?

伯母:这次你眼睁睁大,选个好的!

堂哥:放心吧,一定选个听话的。

伯母:别再选外地(bi)了!

注:再婚娶的女孩是湖南妹子,我一次都没见过她和她女儿,因为大伯母看不起她,一口一个外地(bi)地叫着,说她不配参加家族里任何聚会。

此处没有地域歧视,不雅绰号仅为大伯母个人观点,不代表其他上海人也有这么荒唐的观点。我是江苏籍贯,出生于上海,不是上海本地人。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出生于江苏,十几岁来了上海,父母是第一代新上海人,我是第二代,父母那代人特别特别歧视外地人,我们这一代不太歧视外地人的,不能说完全没有,只能说我个人不歧视,我朋友都说我性格像东北人。好的继续:

堂哥:肯定不会,放心,这几个都是大学生,上海的。

说罢掏出手机,聊天记录头像一水儿的美女。

伯母点头:嗯,那就好,快点跟外地(bi)离婚!

…………


好家伙!

这是赶走了第一个大嫂,还要赶走第二个大嫂的节奏啊!

不是,人家黄花大闺女一个个地23岁嫁给你,给你生孩子,你们都不知道珍惜,来一个离一个是怎么回事啊?


我不理解!

但是说来也奇怪了,后来,第二个大嫂并没有没离婚。

可能是个人能力强,性格比较刚,反正我没接触过,我猜的。

她并没有因为堂哥出轨就离婚,可能开启了大房模式,只管拿钱过好日子,可能收拾过堂哥,反正没离婚。

但是我至今也没见过第二个大嫂。

因为大伯母不允许她参加任何家庭聚会,包括我结婚,她也没来。

不来挺好的,毕竟来了,我肯定管不住自己的嘴,肯定是要说给她听的。


……


再说个后续:

疫情闹得最严重的时候,大伯死了。

据说是因为被卖保健品骗了,骗了上百万,他还骗了其他亲戚好多万,最后吃那个保健品,吃到很快就死了。

死的时候,因为疫情关系,只有9人能出席他葬礼。

他第二个儿媳妇都没去。

大伯死了以后,大伯母不就孤家寡人了吗?

她只能卖了一套房产,来偿还大伯被保健品诈骗走,欠别人的钱。

该啊!

这结局,完美!

我就见不得这种毒妇有好下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