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男主是恋爱脑的小说呀?

发布时间:
2024-04-03 14:45
阅读量:
8

给财阀少爷买的衬衫被扒出来是拼夕夕促销品。

网友喷我小家子气。

恋爱脑顾家二少回怼道:

“你们根本就不懂爱情!”

“她宁愿放弃79一支的眉笔也要给我买衬衫。”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路人:别管了,他超爱的。

1.

我是温眠,十八线小糊咖,同时也是财阀家的小少爷顾云骁养的金丝雀。

三小时前,顾云骁穿着我送给的衬衫参加晚宴。

他发了张自拍在了微博上:

“老婆送的衣服就是好穿!”

“你们没对象的人是不会懂的。”

没过几分钟,就有人扒出了顾云骁身上的衬衫并发文讽刺:

“什么女朋友啊,给你买拼夕夕促销品。”

说罢,还甩了张截图上来。

商品界面用鲜红醒目的艺术字写着这样几句话:

“新款白衬衫买一送一纯色长袖韩版百搭男生休闲内穿白衬衣男学生”

“限时秒杀!19.9!”

网友:

“哟,还是学生款呢,挺有情趣啊。”

“它甚至还是买一送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够了!不许再笑了,老子心疼他!”

……

昏暗的房间内,顾云骁捏住了我的下巴:

“所以衬衫的价格是……”

我:“九磅十五便士。”

“说人话。”

“pdd同款79.9,券后19.9。”

闻言,男人气极反笑:

“很好,我一个月给你两千万零花钱。”

“我过生日,你就送我这个?”

“你到底有没有心啊,温眠?”

他的眉宇间染上戾色。

财阀家的小少爷,顾家掌舵人的亲弟弟,在他27岁生日这天被人糊弄。

而且糊弄他的人还是他精心养着的金丝雀。

我想起顾家那些阴狠可怖的手段,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可是我真的选了很久……”

“所以你挑了个相对好的?”

“不,我挑了个最便宜的。”

“你!”

他气结,头顶的呆毛炸起。

顾云骁穿着我送给白衬衫坐在阴影里,袖口挽起,露出一截结实有力的小臂。

男人眉目疏朗,五官带着蓬勃的少年气,线条流畅的半张脸隐匿在昏暗中,只留下一点摄人心魄的剪影。

我看见他屈起指节,一下又一下轻敲着桌面。

这是生气了。

我垂下头,态度诚恳:

“我错了。”

“不,你没错,你一点错都没有。”

“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错哪了?!哼,你根本没错。”

“行,我没错。”

顾云骁噎了一下,脸黑得彻底。

良久后,他偏过头来盯着我的眼睛:

“你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对不对。”

我太阳穴突突一跳。

坏了,他不会知道我只是想来捞钱的吧。

大脑飞速运转,我垂下眼帘开始思考对策。

顾云骁见我不说话,眸中冷意更甚:

“果然!”

“你是真的不喜欢我。”

他的声音沙哑而狠戾:

“你只是馋我的身子罢了!”

我:?

男人揉了揉眉心,背靠着座椅,侧脸隐匿在黑暗里,看不清神情。

房间内气压瞬间降低。

我伸手扯住他的袖口,开始狡辩:

“你可以质疑这件衬衫,但不可以质疑我的感情。”

“我明明可以用这79块钱去买一只眉笔,但我没有,而是选择给你买衬衫。”

“还是那句话,如果爱,请深爱,若不爱,请离开。”

“你的猜忌只会让我伤心。”

……

“真的?”

“真的!”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坐豪车住别墅我也愿意。”

我抬手起誓。

他用那双桃花眼静静看着我,最终缓和了脸色。

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还好是恋爱脑不是事业脑,不然今天换谁来都得脱一层皮。

2.

其实我没骗他,那件衬衫我是真的准备了很久。

只不过不是他身上这件。

早在半年前,我就找老师傅要到了图纸,在夜里一针一线小心翼翼的缝制。

好不容易做好了,却在即将送出去的时候听见了顾家下人们的议论。

“听说那位叶兰小姐要回国了,真的假的?”

“人家在国外进修完了,也是时候该回内娱发展了。”

“她和二少爷还是青梅竹马,等她回来,房里那个金丝雀该走了吧。”

……

我站在阴影里,手掌紧握成拳,把衬衫捏皱了都不知道。

隔天我把衣服收了起来,一怒之下在pdd上下单了19.9清仓款。

狗男人!

穿你的19.9去吧!

只是我没想到顾云骁会发微博,也没想到网友这么快就扒出了那件衣服。

他们喷我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

“有些人真的搞笑死了,一个劲儿的在那秀恩爱,结果人家根本不爱你,连送的生日礼物都是便宜货。”

“要我说就这种十八线小糊咖,早晚得被踹走。”

“醒醒吧顾二少,她根本不爱你,我们家叶兰姐姐才是和你最配的!”

十分钟后,顾云骁亲自下场回怼:

“叫什么叫,有老婆吗你就叫。”

“她怎么不爱我了?”

“她宁愿放弃79一支的眉笔也要给我买衬衫。”

“这不是爱是什么?”

“你、们、根、本、就、不、懂、爱、情(超大声)!!!”

……

网友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路人:别管了,他超爱的。

祝福,锁死。

3.

事实证明,想让小少爷彻底消气,除了甜言蜜语,还需要身体力行。

夜晚浑浑噩噩,顾云骁禁锢着我,用低沉狠厉的语调一遍又一遍问我爱不爱。

我说喜欢他。

他又不满意,到最后,我一口咬在男人结实的臂膀上,拒绝回答。

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神清气爽,我像是在横店赶了十八个通告一样萎靡不振。

等我风驰电掣赶到剧组的时候,工作人员看我的眼神都很不对劲。

好奇,嘲讽,甚至还有怜悯。

“她那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失恋了吧。”

“黑眼圈那么重,被太子爷甩了肯定睡不好呗。”

“啧啧啧,顾家二少再喜欢她又能怎么样,顾家还不是会和叶家联姻。”

……

我听得云里雾里。

制片人洪亮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都静一静,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叶兰女士,刚从北美进修完影视回来,将作为特邀嘉宾友情出演。”

我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循声望去。

叶兰站在导演身边,黑长直发披在身后,眉目温婉,唇色浅红。

她身量娇小,看人时眸光盈盈,惹人怜惜。

隔着人群,我们四目相对。

女人的眼底划过一丝嫌恶,很快便又恢复原状。

她挂着端庄得体的笑容说道;

“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事。”

“来之前云骁就跟我说过了,让我安心拍戏,尽快拥有好的作品。”

闻言,工作人员开始起哄。

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落在我身上的目光称不上友善:

“我就说吧,女朋友又怎么样,太子爷和温眠只是玩玩而已,真要结婚肯定还是得选叶小姐。”

“可是他和温眠还没分手啊。”

“顾二少和叶兰小姐青梅竹马,他肯定喜欢叶小姐啊,温眠就是个替身而已。”

“就是,分不分又怎么样,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手机震动,顾云骁发来了信息:

“占有欲犯了,跟我报备一下你在干嘛。”

“(小狗摇尾巴.jpg)”

我冷笑着回复:

“在为爱当三。”

屏幕那边沉默几秒,紧接着消息如同潮水般涌来:

“?你给谁当三!”

“说话!”

[对方发起了语音通话]

[语音通话已拒绝]

“接电话温眠!”

“接、电、话!”

[“顾云骁”拍了拍我被一个巴掌扇飞了]

“腹肌照.jpg”

“你不是馋我身子吗,来看!”

……

“啊啊啊啊,理理我理理我。”

“给我个名分吧,哪怕是妾!”

4.

《君心我心》是一部古装仙侠剧,由业内顶尖剧组打造。

我饰演的角色是女三,一个天真娇蛮的世家千金。

而叶兰作为特邀嘉宾出演,戏份却比女一女二还要多。

整整一下午,全部都是她的场次。

工作人员倒没什么意见,毕竟拿着这份钱,拍谁不是拍。

但被平白无故占掉档期的女一女二就不这么想了。

“说的好听是特邀嘉宾,说难听点不就是带资进组吗?”

女一号冷笑道。

“仗着自己是财阀少爷的小青梅作威作福,谁不知道她们家早就破落了。”

“叶家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拖欠员工工资负债累累。”

“她倒好,大摇大摆着就进组了,生怕不给自己招黑。”

……

我抱着半个西瓜蹲在路边啃。

边啃边看不远处的拍摄情况。

叶兰穿着仙气飘飘的留仙裙,正在吊威亚。

她应该是第一次吊威亚,许多动作都不甚熟练。

这幕戏要求演员从房屋檐角落到地上,整个过程必须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叶兰从高处吊着威亚下来,却在即将落地时足尖不稳,踉跄了一下。

导演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严厉,精益求精。

此刻他正微微皱着眉看摄像画面,神情凝重。

“卡。”

他出声中止了拍摄,

“武打老师没告诉过你基础技巧吗?”

导演站在监视器前,语调严肃。

一旁的制片人见状,连忙说道:

“刘导,这是叶兰女士,投资方叶家的……”

“够了,”刘导摇了摇头,“我不管是谁,让她准备好再接着拍。”

“另外,有的是人想要投资我的剧。”

“有投资不是免死金牌,在这个圈子里,实力和演技才是王道。”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叶兰。

后者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双拳紧握,指甲深陷入掌心。

她精致秀美的脸庞红得仿佛滴血,良久,女人抬起头,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不甘。

制片人见气氛不对,开始打圆场:

“那这样吧,这幕戏后面再拍,咱们先拍别的。”

导演没说话,算是默许。

原本安静的拍摄现场重新忙碌起来。

下一场戏讲的是宗门被灭,女主回来时在密室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小师妹。

叶兰饰演的小师妹需要在这场戏里告诉女主宗门被灭的真相。

一切就绪后,拍摄正式开始。

镜头里,浑身是血的小师妹抬起头,抓住了师姐的手。

她面目沉痛,眉头微皱,一字一句诉说着这桩灭门惨案。

导演紧紧的盯着监视器,直至这幕戏拍完。

“不行,眼神不对,语气不对,情绪也不对。”

“你先调整一下状态,再拍一条试试看。”

刘导坐在椅子上,点评刚刚的不足。

叶兰闻言,抿着唇,眸中泪光盈盈,看起来娇弱可怜。

和她搭戏的女一号一脸无语,小声嘀咕;

“这有什么好哭的。”

“不懂。”

……

下一条拍摄很快开始,小师妹倒在师姐怀里,泪水顺着脸庞滚下,濡湿了衣袖。

她悲痛至极,声音哽咽,说话断断续续。

“停。”

导演抬手示意,他向后靠在椅背上,对刚刚的结果并不满意;

“还不够。”

他似乎有些烦躁,双手抱臂,环顾四周,目光落在蹲在角落吃西瓜的我身上。

“你,就你。”

“过来演一遍给她看。”

所有人转头看向我。

而我抱着没啃完的瓜满脸茫然。

顶着无数道视线,我仓促地背了一遍剧本,闭上眼,在脑海里还原想象当时发生的情景,酝酿情绪。

被人灭门后遇见姗姗来迟的师姐,在重逢的欣喜过后,随之而来的应当是难以掩饰的悲痛和对仇人的愤恨。

几分钟后,拍摄开始。

我的罗裙沾染上鲜红的血液,脸颊上有着细小的伤口,头发散乱。

大师姐将我抱在怀里,哭到声音哽咽。

我反握住她纤细的手,用力到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一滴泪顺着我的眼角滑落,滴在她的手背上。

我重重的合上眼睛,再次睁眼时的眼底的悲痛不再,只剩下浓烈的恨意。

……

导演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良久,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

他点点头;“这就对了。”

一旁的叶兰面色铁青,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剜了我一眼。

女人秀美姣好的面庞上浮现出怒气,精心养护的指甲被生生掰断一节。

她转身朝化妆间走去,头上的珠翠碰撞出几声杂音。

女一号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边,望着叶兰远去的身影说道:

“自己没实力,还见不得别人好,什么人呐。”

“说是青梅竹马,实际上只是和顾云骁上了同一所贵族高中,做了半年同桌而已。”

“她那点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5.

傍晚时分,有人将我下午拍的那场戏做成了视频发到网上。

视频中的我正在演戏,而叶兰则站在不远处双眼含泪,泫然欲泣,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没过多久,她又发了一条微博:

“第一天进组,很开心。”

配图是她拿着剧本仔细研读,昏黄的灯光下,女人的神情认真专注。

但细看就会发现,她的眸中带着泪光,连带着眼角泛红。

一些不知情的粉丝开始抨击我:

“什么东西啊,我们兰兰进组第一天就被糊咖占掉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戏份,太气人了吧!”

“温眠能不能滚出娱乐圈啊,仗着自己讨好了顾家小少爷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同意!温眠剧组霸凌新人,滚出娱乐圈!”

舆论愈演愈烈,而我累的在家倒头大睡。

一觉起来,手机响个不停。

我先是看到了那些骂我的评论,紧接着往下翻,就看见了顾云骁的微博:

我的女孩(玫瑰)./

别碰,别抢,别惦记./

你动了她./

110带我走,120带你走./

我上新闻,你下户口,我进监狱,你下地狱./

(已黑化)@温眠

他甚至还加了一大堆话题:

#顶峰相见#骁的女人#一句话让温眠为我感动两百回#沉淀#你什么实力你直直直直接给我坐下

……

我两眼一黑。

没事的,轻舟已撞大冰山,船到桥头自然沉。

一辈子很快的,闭眼就过去了。

(已完结,后续评论区置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