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种感动到落泪,久久不能平息的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
2024-04-03 12:54
阅读量:
10

南溪市的早春多雨,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空气中湿漉漉的,办公室的玻璃上都蒙上了层层晶莹的水雾,整个办公室像是被笼罩着层层轻纱,闷沉沉地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温以栀坐在工位上魂不守舍,心不在焉望着对面的电脑屏幕发着呆。

  “以栀,来我办公室一趟”林洋冷艳的声音从她的办公室传来,温以栀立马回过神,双手拍拍脸颊,提起精神,敲了敲林洋的办公室的玻璃门走了进来。

  “咚咚~林姐,你找我?”

  林洋悠闲地坐在深褐色的皮质办公椅上,面色自若,眼神犀利,浑身散发着一股自信和果敢的气息:“以栀,有件事跟你提前说一下,今年外派去宜信总公司的人员名单,我报了你,你去那边呆一年,回来我就给你提升为经理!”

  “林姐,我......”温以栀迟疑地想拒绝。

  “以栀,你不会又要拒绝吧?你也知道宜信总公司一直是我们这些分公司的领头羊,外派只是升职的噱头,上次外派你就拒绝,我问过你原因,你也说不出所以然,对了,我记得你大学就是在宜信上呀,按道理不应该呀!”

  “你自己想想,你在公司勤勤恳恳地待有四年了吧?为什么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你也应该知道原因,就拿跟你要好的王青,你看看人家,年纪比你小,又比你晚来两年,上次你拒绝,人家马上就来找我,拜托我把机会转给她,我这边刚把她名字报上去,人就立马屁颠屁颠的去了,你看,现在都是经理了,你要知道来上班,升职加薪才是硬道理!我是为你好,没有机会,能力强又有什么用?”

  “可是......”

  “打住,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理由搪塞我,上面的通知已经下来了,你要清楚这次要是错失了机会,明年还有没有,还是一个未知数,我不想等我调回总部,你还是个普通职员,好了,就这样决定了,你先出去工作吧,下周三去报道,还剩几天正好回去准备准备”。

  林洋平静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姑娘,肤如凝脂,明眸皓齿,长的一副好面孔,却从来不依仗自己的长相走捷径,这几年,她的工作能力自己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说实话,她是非常欣赏这样的女生,能干又踏实。很像年轻的自己,所以平时总想有意无意提点她。就拿去年总公司让她提交晋升名单,自己就把她名字交上去了,可是审核流程刚到总部就被刷下来,私下问过上面,给的什么狗屁理由:说什么,从没有给总部出过力?想到这个,她不由抿了抿唇,后知后觉地有点火大。

  温以栀听出林姐不容拒绝的语气,只能缩了缩脖子,闷声道:“好的,林姐,那我先出去工作了。”

  出了林姐办公室,坐在工位上自言自语地小声嘟囔:“为什么不想去宜信?上次就问过自己,如果是害怕遇到那个人?可是明明当初分手是自己提出来的,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以栀姐,林姐找你干嘛呀?”旁边的王青凑过来问道。

  她一时愣了神,目不转睛看着王青,林姐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嗯,青青确实年轻又能干,看看自己,唉,还真不怪林姐对自己恨铁不成钢,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以栀姐?以栀姐?”王青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朝她眼前摆摆手。

  “哦,没什么,林姐让我下周三去总公司报道,估计要在那边公司呆一年”

  “啊!那可是好事呀,以栀姐,林姐对你可真好,回来就可以升职了,你看,去年我就去了,回来就给我升职为经理了!”

  “恩,对了,你帮我掩护一下,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好的!放心,去吧!”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到无人的走廊拐角,拨了闺蜜刘晚舟的电话。

  “栀栀,肯定去呀,你不会又拒绝了吧?”刘晚舟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她有点口不对心地小声道:“没有.....”

  “你看看,去年就听你说,你们林姐就外派你去,你就给拒绝了,后面升职就被刷掉了,还有我觉得林姐说的对,你在这家公司干有四年了,不能一直都是小小职员吧!”

  温以栀没有回应舟舟的话,身体倚靠在走廊的墙面,表情呆滞,低头盯着脚下瓷板的裂缝。

  “我问你,你老实回答我,是不是因为林嘉澍?”

  她像是心事被戳穿,略显慌张辩解地反驳:“怎么可能?真不是因为他!”

  “栀栀,怎么说呢,不管是不是因为他,对于你和他的感情,都已经过去四年了,你自己要学会放过自己,没有谁会一直等待谁,网上不是常说感情就是不联系就再也没有的东西嘛”刘晚舟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说。

  这四年来,两人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这个话题,她知道栀栀拒绝外派,并不是不想去外地,只是因为外派的地点是宜信。她知道栀栀是害怕遇到林嘉澍,毕竟当初栀栀和林嘉澍的感情,她作为旁观者也是一路从头到尾看过来的。

  当初两人分手,出于好奇,自己也询问过,一开始栀栀并不想回答,最后架不住自己软磨硬泡,还是朝她笑了笑,眼里却没有一丝温度,眸中的光亮仿佛一瞬间湮灭,半晌,轻轻说出:“不关他的事,分手是我提出的”。那种破碎感十足,搞得她当时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后面就自觉的不再提起。

  这四年她能感觉到栀栀变化很大,栀栀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可如今却沉静内敛的像夺了舍,一心扑向工作。不然明明是个美人胚子,年轻又单身,周围也不缺乏优秀青年追求,特别是上次她妈给栀栀介绍的那个律师,自己也见过,不仅个子高长得帅气,说话温柔又礼貌,一直不死心地追求她,自己看着都想点头同意,她却始终没有点头,任把自己苦兮兮的变成四年的单身狗。刘晚舟一想到这里,无奈又心疼她。

  “不管是不是他,对你工作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你要好好的”刘晚舟的声音轻轻地颤抖。

  温以栀急忙安慰:“舟舟,你别这样,这次我肯定去的,我都答应林姐了。”

  刘晚舟又突然想到:“不过,你这段时间可要多来我家陪陪一个亿,它要是知道干妈要离开它一年,不得抑郁寡欢。”

  一个亿是一只今年刚满2岁的金毛犬,两年前舟舟抱着刚出生的它,非要拉着自己一起抚养,取名字可把两人想的绞尽脑汁,最后还是看到电视播放王健林个人采访:“先定个小目标,挣他一个亿”,当时两人一致决定就叫一个亿。有段时间,舟舟电视台特别忙,每天凌晨才下班,照顾一个亿就暂时交给她,她每天三点一线:上班一喂狗一回家。

  “当然,还有你也要多陪陪本宝贝,去宜信可要经常给我们孤儿寡母打电话,不然哼哼,回来你懂得......想想自从大学毕业后,我也再也没有去过宜信了,现在回想还挺怀念在宜大无忧无虑的生活,哈哈,栀栀,总之,我和一个亿在南溪等你回来升职加薪成温经理,带我们飞,包养我们!”

  “就我电视台新调来的台长,就跟那个啥一样,我不得不要跟你吐槽,就上次你来陪我的那次,早上我不是睡过头嘛,我可是连滚带爬,就迟到五分钟,他就扣我100块!100块!我这一个月才多少钱?一个亿的半个月的狗粮就这样没了!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可恶的很,说真的,就这破班,要不是因为生活,我真是一天都不想上下去了!”舟舟越说越激动,音量都忍不住提高几度。

  “淡定,淡定,放心,到那边我一有时间就给你打电话,回来第一件事就包养你俩,好了,我要先进去工作了,出来时间有点久了,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挂了哈”她跟舟舟说完挂了电话,眸光微深,若有所思的看向走廊的窗外,窗外的雨还在持续不断的下着,绵绵密密的,像细线,剪不断,如同此时她的思绪,让人有点心烦意乱。

  下班回家,站在家门外,从斜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就看见林女士懒散地斜躺在沙发上追着她最喜欢的韩国肥皂剧,温父裹着围裙,双手端着炒好的饭菜正往餐桌上摆放,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林女士就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满面温柔迎接她:“囡囡,你回来了,今天可是做了你最爱吃的油焖大虾哦,快快去,洗手吃饭!”

  她把肩包放在门口玄关上,低头边换鞋边附应:“好的!”

  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她拿着筷子,内心犹豫不决,思索半天还是说了外派宜信的事,刚说完,温父正在夹菜的动作突然迟疑,没一会又若无其事的夹起菜苔吃了起来。林女士坐在她左侧,温柔地边夹菜边说:“囡囡,你不要担心妈妈,妈妈身体也好了,只要你决定的事,爸爸妈妈支持你!”

  “嗯!谢谢爸爸妈妈”听到林女士的支持,心里这才涌出一点喜意。

转眼间,她已坐上去宜信的飞机,相比南溪的多雨连绵,她更喜欢宜信的天气晴朗,四季如春,站在总公司的高楼下,仰望天空,湛蓝如洗,任凭阳光肆意地照射她的脸庞,感到万分舒适。埋头进入,就看见人事姐姐穿着一身黑灰色的职业套装,已在前台等候多时,一见到她,立马摆出专业的职业笑,向前迎接:“温小姐吗?您好,我叫沈珍,请您跟我这边来”

  默默地跟在沈珍身后,穿过长长的走道,便到了人事部,沈珍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表让她填写,好不容易办完入职手续,领了办公包,又见她从左侧的白色柜子里拿出一些东西,朝自己递来:“温小姐,这是您的工牌和公寓的钥匙,请您拿好”,

  “谢谢”她接过感谢后就把工牌挂在脖子上。

  坐在椅子上,看着沈珍把她写的资料仔细的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就带她去企划设计部。或许是怕她对新环境不适应,一路上不停地找她说话:“温小姐,听说南溪市四季分明,来宜信还适应吗?宜信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地方,温小姐要是有时间,周末可以去看看!”

  她点头回答道:“能适应,我知道,我大学就在宜信上的。”

  “恩,那就好”

  两人大概走了十五分钟就到企划设计部,沈珍敲了门就带她进去,放眼望去,大概有6个人,感觉大家都很忙碌。办公格局和南溪大差不差,都是前厅一起办公,只有一间独立办公室,里面走出一位大概三十几岁,身材微胖,长相憨厚的男人,笑嘻嘻朝她们走过来:“沈经理,是我们的新同事到了吗?”

  沈珍保持着从容的职业笑:“是的,江总,这是温以栀,从今天起,就在你们企划设计部工作。”

  “那可谢谢,沈经理”江辰脸上洋溢着笑容。

  沈珍点点头表示不客气:“那江总,人已经送到了,没事我就先回部门了。”然后侧过头对她:“温小姐,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联系我。”

  两人并肩目送沈珍,江辰看着她,眼角含笑,露出整齐的牙齿:“我叫江辰,你可以叫我老大,以后大家就是一起共事了!”未等她反应,便把她拉到办公中间,对着前厅拍手,大声说道:大家把手上的工作停一停,我们新同事到了,请大家热烈欢迎!”她被江辰这一举动搞的巨尴尬,“刷”一下,脸就红了,两只纤细素手习惯性来回摆弄。

  “啪,啪......”掌声一片,江辰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尴尬,依旧脸上堆满热情的笑容对着她:“来,温以栀,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呗!”

  她轻轻咳嗽,捋捋头发来缓解尴尬,露出淡淡的微笑:“大家好,我来自南溪分公司,我叫温以栀,温暖的温,以为的以,栀子花的栀,请大家多多指教”说完弯了弯腰。

  做完自我介绍,江辰便让大家各自忙事,又用手招了招后排的一位女生:“姜苡可,救你的人到了,还不过来!”女生俏皮地吐着舌头:“来喽!”

  “薏苡丛丛,楚楚可人,真好听”她心里暗道。

  姜苡可,身高约168,一头大波浪形栗茶色卷发,那双丹凤眼如蓝闪蝶翅膀那般纤细,微微上场,给她的面庞增添了几分独特的妩媚。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姜苡可一把搂过她手臂,是个自来熟女生,冲着江辰露出狡黠笑容:“老大,谢了,人我就带走了哦”江辰习以为常地摆摆手。

  姜苡可领着她来到自己的工位,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以栀,这是你的工位!嘿嘿,我们可是同桌哦!”

  温以栀乖巧地点点头,放下公文包,抬眸便看见工位右侧摆放着一束鹅黄色的郁金香,上面插着一张精美的白色小卡片,打开一看:“热烈欢迎,新同事来我们企划设计部!”,一时心中有一股暖流涌动,只觉得周围空气都充满了温暖。

  这时,姜苡可冒出小脑袋:“这是大家给你准备的哦,最近项目做到验收阶段,会比较忙,连老大好几天都没有合眼,所以刚刚才没有那么热情,你可不要介意。”

  她知道,像他们干企划项目这一行,验收是最重要的阶段,在南溪,有时也会忙到凌晨,深感体会:“没关系,理解的。”

  “对了,你可以叫我可可,我目前负责图案设计兼职文案,唉,我一个设计专业的,让我写文案,可把我这脑细胞想的快萎缩了,真心做不来,终于等到你了”可可一脸如释重负。

  温以栀勾唇轻笑,两颊梨涡倏显:“不要怕,我这不是来救你了嘛”

  “以栀,我在企业钉上加你了,同意一下,我先把我写的文案资料发给你,写的很烂,估计要改的地方很多”

  “好的,谢谢啦”

  简单的收拾下工位,从可可那边借来空瓶灌满水,把郁金香插好,耸耸肩膀,打开办公包,从里面把笔记本拿出来,接收了可可的资料就进入工作状态,确实要改的文案很多,一下子,她忙的有点不可开交。

  周末来临,终于可以休息,一大早,林女士就打来电话,问问她的工作状况,同事好不好相处,她一一如实回答,林女士这才放心地挂了电话,没挂多久,舟舟就打来视频,接开视频,一个亿的大脸就占满整个屏幕,兴奋地朝她叫唤,尾巴还在不停地摇摆,她跟舟舟比较随意,随便闲聊,差不多一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挂了视频,然后把手机往旁边一扔,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神呆滞望着天花板。

  “咚咚,以栀,你醒了吗?”门外传来可可敲门,她一时激灵跳下床,慌乱地打开房门:“醒了,醒了,怎么了?”

  可可站在门外,满脸不好意思,扭捏地说:“那个,你要是出门的话,能不能帮我去宠物医院给爱爱买点狗粮,老大Call让我马上回去改图。”

  她笑笑:“当然可以啦,小意思”

  “谢谢了,爱死你了。”

  公司安排的公寓,两室一厅,她跟可可住一起,来住的时候,还特意问了她介不介意家里养宠物,她摇摇头,可把可可高兴坏了。

  可可走后,她准备接着躺,猛然想到不少衣服还在行李箱里,便赶紧打开行李箱把衣服拿出来,挂到阳台上晾晾。经过客厅,爱爱还在狗笼呼呼大睡,简单的梳洗,换身长裙,扎个丸子头,拿起手机就匆匆下楼。

  清晨的楼下好不热闹,周围的早餐店,小商铺吆喝不断,旁边卖肠粉的胖大哥,不停地和她打招呼:“靓女,要不要来尝尝我们家肠粉,好吃不得了”。

  “不用啦,谢谢”温以栀摇头婉拒。

  看了一圈,没有宠物医院,只好打开手机搜索最近的宠物医院,八百米有一家,距离不远,可以散步过去,随后从口袋里掏出耳机,熟悉的音乐从耳边回荡:“我心已许你是我不变的热爱,却只能埋藏在心里,很长时间都不允释怀,记得与你第一次相遇,你的微笑你的酒窝都在心中荡漾......”周围一片静谧,只有微风拂过树叶的声音,她边走边欣赏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您的目的地,已到达”手机里的导航声从耳机传来,摘下耳机,仰首一看:“只尚宠物医院”,不禁抿嘴一笑:“这名字跟理发店有一拼!”

  收敛笑意,推门进去,室内是奶油白及豆绿色调,视觉感极好,显得整个室内简洁干净,右侧的候诊区坐着二三个客人,前台的小姑娘见来了客人,扯出一抹标准化的迎客笑道:“您好,女士,有什么可以帮您?”

  她弯了弯唇,轻声道:“我想买点狗粮,可以推荐一下吗?”

  “好的,女士,请您跟我来,零食区在这边,我可以给您详细介绍!”小姑娘领着她往过道里走,一路好奇地看着周围,过道两侧都设有玻璃窗,应该是方便供人观看外围展示墙里的小动物。

  “林医生,早呀”前台小姑娘朝着对面走来的男人热情地打招呼,温以栀的目光被她的声音吸引,转眸望去,身体猛地一震,愣住了原地。

  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约有186身高的男人,宽阔的肩膀把白色大褂撑得立体有型,黑褐色的头发,有点凌乱,清亮的双眸,挺拔的鼻梁......眼前的男人与她印象中的那个他重叠,褪去大学的青涩,有一种清傲孤冷的气质。男人双手抄在白大褂口袋里,静静地凝视她。这漫长的对视中,两人谁也没有开口,伴随男人逐渐靠近,她不由自主地屏息,指尖微微蜷缩,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静止了,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速。

  “女士,你怎么了?”前台小姑娘看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轻声地呼唤她。

  “啊?没事,没事”她回过神,下意识寻找,发现男人早已和自己擦肩而过。

  此刻已经没有东观西望的兴致,心头仿佛压了一块石头,令她感到透不过气来,渐渐生出一种窒息感来,温以栀清晰的感到自己状态不对。

  到了零食区,还没有等前台小姐姐开口介绍,她就从货架上随便拿了几款狗粮:“好了,就这些,去结账吧。”

  拎着塑料袋走出宠物医院,心里的窒息感才缓解了一些,温以栀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和林嘉澍相遇,才来的那几天,她也曾忐忑不安,害怕会遇到那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可是四年之久,两人缘分早已注定,没想到这么快就跟他相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