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儿的反应这么强烈?

发布时间:
2024-04-03 10:36
阅读量:
9

讲一个我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我们一家是陕西人,都喜欢吃羊肉泡馍,但是接近三十块钱一碗的羊肉泡馍对于我们普通收入的一家三口人,吃一顿接近一百元的羊肉泡馍,虽然不至于吃不起,但也没有到几乎天天吃的地步。总而言之,一起吃羊肉泡馍这件事,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比较珍贵。吃过羊肉泡馍的人都知道,馍可以选择自己手掰或者机器绞碎的馍,如果自己掰,老板会给你一个碗和一个完整的馍让你掰好后再给他加工,如果吃机器绞碎馍,老板直接在厨房就给你一次性加工好了。因为羊肉泡馍的馍是死面馍,比较硬,掰的时候不好掰,而小时候的我力气小,所以每次吃羊肉泡馍都是父亲给我掰的,但是我的父亲爱吃大块馍,掰的馍块头很大,所以做好后的馍虽然有嚼劲,但是馍心总是煮不烂,自然也没有羊汤的滋味。所以小时候的我虽然爱吃羊肉泡馍,但也不算特别爱吃,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个亲戚一起吃羊肉泡馍,当时亲戚给我要了一份机器绞的馍,端上来以后,我顿时觉得和我以前吃的羊肉泡馍味道都不一样,机器绞的馍块头小,羊汤的味道把馍浸透了,特别好吃,比以前掰的馍都好吃。回家以后,我告诉父亲,机器绞的馍比掰的馍好吃多了,并且表示下次吃羊肉泡我要吃机器绞的馍。结果我的父亲说,让我吃羊肉泡永远不要吃机器绞的馍,他说,老板通常会把前几天没卖完的不新鲜的馍用机器绞碎了卖,因为馍不经过客人手掰,所以看不出馍是否新鲜,所以吃机器绞馍做的羊肉泡馍无一例外都是前几天没卖出去的不新鲜的馍。我当时虽然很遗憾,但是也觉得父亲说的比较有道理,所以后来也不再吃过机器绞的馍。过了不知多久,有一次我父亲说有个地方的羊肉泡馍很出名,生意很火爆,而且只有上午十二点以前有卖的,于是一大早我们一家人就驱车去吃羊肉泡馍了。点完数量后,老板像其他所有羊肉泡馍店老板一样照例问了一句:掰馍还是绞馍?当时我忽然想到了以前吃过一次绞的馍非常好吃,于是嘴一快说,我要绞的馍,说完以后,我就看到父亲非常愤怒地瞪着我,随后他把我拉到一边说,绞的馍都是不新鲜的馍,你看看这里面有几个人吃的是绞的馍,吃绞馍的都是傻子,我说,我就是想吃绞的馍,父亲失望的瞪了我一眼就走了。在等待的过程中,父亲在为自己掰馍,因为我要的是绞馍,所以在座位那里干等,在这过程中,父亲一直愤怒地指责我,说他已经提前告诉我了绞馍是不新鲜的馍,我还不听,而且如果我没有力气掰馍他可以为我掰,为什么非要吃已知不新鲜的馍,好好的一次吃饭,我非要搞砸。在一起等待羊肉泡馍做好的过程,似乎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过程,因为待会端上来的一份绞的馍,似乎是对我犯罪的证明,好像是告诉饭店里的所有人,我是白痴我中了老板的圈套,好像老板都在为了有一个白痴买了他不新鲜的馍而窃喜,我顶着父亲和母亲失望的眼神,多想刚才要的不是机器绞的馍,我宁愿吃一份没有滋味的掰馍,我也不要让自己好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了衣服一样展示自己的愚蠢。后来,羊肉泡馍被端了上来,好像端馍的服务生都在偷笑,因为有一个白痴买了绞的馍。可想而知,在全程吃饭时,父亲都一直在指责我,说,老板专门把不新鲜的馍绞了卖给傻子,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傻子。我非常伤心,但还是在吃饭时一直偷偷打量着店里的所有食客,希望会有人是和我一样的,但是无一例外都是掰馍,巨大的失望夹杂着伤心席卷了只有十一岁的我,我好像在脑门上贴了个“傻子”,在所有人的嘲笑下吃着自己愚蠢的一顿饭。那种失落的,似乎被注视着的,被指责着的感觉,让我非常不自在,于是在很多年里,为了不再有这种感觉,我每次去吃羊肉泡馍都要掰馍。虽然早已不和父亲一起吃很多年了,但还是习惯性要掰馍,即使每次掰的手生疼,直到最后那些实在没力气掰,只好掰成煮不烂的大块馍,即使那些馍煮好依旧没有滋味,我还是一次次选择要掰馍。好像这样就是正确的,就是不被老板的把戏欺骗的,高人一等的,甚至有时我看到要绞馍的人,都会心生一种他是傻子的优越感。

过了很多年,有一次依然是我一个人去吃羊肉泡馍,但因为那次手比较脏,加上那家店里没有洗手的地方,所以只好要了绞馍,由于没有了掰馍的程序,在座位上干等的过程中我好像忽然回到了十一岁的那个上午,一种巨大的自卑和不自在的感觉再一次包裹了我,让我浑身难受,我好像在等待一顿指责降临似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包裹着着我,过了很久,很久。但事实上是,直到老板端来那一碗机器绞的馍,也没有任何人指责我要了不新鲜的馍,甚至后来来一行人都要了绞馍。

那一份羊肉泡馍的味道很好吃,比我之前吃的任何一次手掰的馍都要好吃,每一个馍都煮得完全入味了,汤和馍的味道相辅相成,根本不像以前好像在喝羊汤时顺便吃了个饼的口感。

后来我再也没有吃过手掰的羊肉泡馍,而且比以前更爱吃羊肉泡馍了。

后来一想,当初那个羊肉泡馍店正是因为出名,所以大多是没怎么吃过羊肉泡馍的外地人为了专程来体验吃羊肉泡馍,所以几乎都选择了手掰来更好的体验。可能当初的食客早已忘记了那天即使是第一次吃羊肉泡馍的口味,但是有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却永远记得碗绞碎的馍里夹杂着的眼泪,很咸很难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