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甜甜的破镜重圆文?

发布时间:
2024-04-03 07:27
阅读量:
7

我一个月20万包养了学校的高冷小鲜肉。

毕业那年,我爸破产了。

我给他发信息:“养不起你了,你自由了。”

账户多了200万,附加信息:

“再养几个月吧,乖。”

1.

看到这条信息已经是三年后。

张秘书给我的文件里,这条转账记录尤为醒目。

“实在抱歉夏小姐,这家银行关户晚了一天。”

“之后联系不到您,对方也拒不收款,所以……”

我将眼神从那条备注上挪开:

“没事。”

合上文件夹:“这几年辛苦张秘书了。”

三年前我离开深市,一堆烂摊子都是这位忠心耿耿的“老人”收拾。

“您见外了。”

张秘书接过我递上的文件,职业性地等待我吩咐接下来的事情。

离开这么多年,其实也没什么好吩咐的。

我只是问:

“张叔,明天的拍卖会,周湜也要去的吧?”

张秘书抬眼,表情颇有些欲言又止。

“是的。”

“嗯。”

他转身离开。

到底还是折过身:“小姐,如果您不想去……”

我放下手里的咖啡,笑了笑:

“我为什么不想去?”

2.

我和周湜的关系的确有些微妙。

朋友不是朋友,恋人不是恋人。

真要说起来,我包养过他一段时间。

但这“包养”,说起来也有些好笑。

年少无知时恋爱脑上身,一心想谈一场无关乎物质,只关乎感情的恋爱。

正好大学不在深市,我刻意隐瞒自己的家世出身,做了几年普通大学生。

还真谈了一场自以为唯美的恋爱。

对方追了我两年,无论我表现得多么“穷”,他都义无反顾。

公主穿上灰姑娘的外衣,寻找属于她的纯粹爱情。

多浪漫啊。

可惜她就要换上水晶鞋的时候,她的王子跟人跑了。

“泞泞,你知道这儿的房价多高吗?”

“我跟你在一起,毕业了连厕所都买不起。”

“你知道的,小冉家有钱,跟她一起,我根本不用愁房和车……”

我气疯了。

干了平生最幼稚的一件事。

我找到他最看不惯的死对头,拍出一张银行卡:

“一个月20万,干吗?”

那个人就是周湜。

可笑的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

你以为你是看热闹的看客,其实你才是戏中人。

谁能想到呢。

那个看起来一无所有,为了省学费一年修满三年学分的穷小子。

竟然是周家众星捧月的二公子。

3.

多年没有露面,拍卖会上,很多人看我。

有讶异的,有了然的,也有戏谑的。

讶异是因为我消失三年,突然出现。

了然是因为今夜拍卖的是我母亲的遗物,我会出现,情理之中。

至于戏谑,自然是因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都不需要三十年,三年而已。

夏氏的掌上明珠,居然沦落到和其他人竞拍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其实张叔说得对,你不必亲自过来。”

身边的男人拍拍我的手背。

我挽紧他的手臂:“你以为他们是来看我的?”

果然,随着一阵骚动,那些落在我身上的各色眼神不约而同地挪开。

我也跟着抬头。

周湜来了。

世事总是如此。

有人失意,就有人得意。

三年时光,夏家不再,夏氏千金沦为圈内笑柄。

周家众星捧月的二公子,却不负众望地成为周氏最年轻的掌门人。

他与记忆中大为不同。

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身侧挽着他手臂的,是沈冉。

4.

“只要你帮我气死宋瑞和沈冉,一个月20万,一个子儿都不少你的!”

当年我豪迈地拍下银行卡,如此对周湜要求。

周湜很称职。

宋瑞和沈冉在朋友圈高调秀恩爱。

他马上背刺:“感谢某人的有眼无珠。”

附一张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偷拍到的我的照片。

沈冉带着宋瑞在我面前冷嘲热讽。

他转头将录音发到学校论坛。

#论道德的沦丧和人性的扭曲#

偶尔我被沈冉那副胜利者的嘴脸气得奶茶都不想喝。

他冷嗤:“就为了那样的货色?”

那样的货色。

哪样的货色?

现在他不也和她站在一起。

才子佳人,倒也登对。

我挺直脊背,挂上笑容。

他带着沈冉款款而来。

我拿胳膊肘撞了下身边的男人。

他的手扶上我的腰。

沈冉率先开口:“夏学姐!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听说今天的拍卖品是当年夏家抵押给银行的?”

“看来学姐的债都还清了啊?”

身边人的手臂一紧。

我扣住了他。

沈冉继续:“我真是太为你高兴了!”

将周湜挽得更紧:“你和阿湜好久没见了吧?”

“你瞧瞧,他是不是大变样了?”

我抬眼。

周湜漠然地将脸撇开。

我朝两人笑笑:“的确好久不见。”

沈冉仿佛这才看到我身边的人:

“夏学姐,这位是……”

周湜也看回来。

我大方地介绍:“宋清,我的未婚夫。”

5.

拍卖会很顺利。

拍品是一套蓝宝石首饰。

是夏氏如日中天时,家中的收藏品。

我早逝的母亲十分喜爱它们。

我爸常常拿着它们睹物思人,顺便给我洗脑:

“爸爸给你准备的嫁妆够你吃十辈子了。”

“你可别轻易被外面的野男人骗走了,他们都是图你的钱知道吗我的泞泞宝贝!”

我原还担心自己手上的钱不够,多少得找宋清借一笔。

没想到竞争者不多。

“那夏夫人,得了这套首饰没几年就去世了。”

“夏氏那么稳的盘子,说破产就破产。”

“这才被人收去没两年,就急着低价放出来,也不知道又克倒了哪家。”

“这么个晦气玩意儿,也只有夏家那个傻白甜才当宝。”

我握着洗手间的门把手,犹豫要不要进去。

里面的对话还在继续。

“价格再低也得千来万,你说那落魄千金哪来的钱?”

对方一声娇笑:“你看看人家那身材那脸蛋,你说哪来的钱?”

我转身。

却被人堵住了去路。

周湜斜倚在出口处,像极了当年在宿舍楼门口等我的样子。

只如今他手里多一个打火机。

打火机一开一合。

他的侧脸跟着一明一暗。

我并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表情。

撇开眼,侧着身子就要过去。

周湜突地一声嗤笑:

“这么多年了,口味还是没变。”

“只要姓宋,你就喜欢?”

6.

赶巧了,宋瑞和宋清,的确都姓宋。

我并不想和他解释什么,垂着眼继续向前。

他却转了个身,成功将我逼得后退两步。

打火机又是咔哒一声。

火光亮起,周湜点了根烟。

我看他一眼。

从前他不抽烟。

他说他抽不起。

想到这里我不由低笑一声。

“周公子有什么话快点说,拦着别人的路就不太好了。”

刚刚洗手间的门开了,显然是看到我和他了,又马上关上。

周湜不疾不徐地抽着烟。

好半晌,才终于开口。

“去哪儿了,这几年。”

我:“国外。”

周湜看我:

“哪个国外?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澳大利亚?”

“和你无关。”

他脸色下沉。

捻掉指尖的烟,一个侧身就将我桎梏在身下。

我抬手抵住他的胸膛:

“你的小冉还在等你吧。”

周湜的神色却因为这句话缓和下来。

“什么大冉小冉。”

“我和沈冉,是假的。”

“我怕你不来,故意气你的。”

他一双眼凝在我脸上,垂下脑袋,埋进我的颈窝。

轻轻叹口气:

“泞泞,别闹了,我……”

“周公子还是这么爱演戏。”

“但我和宋清可是真的。”

我推开周湜:

“下个月我和宋清的婚礼,欢迎周公子来喝杯喜酒。”

7.

我没骗周湜。

我和宋清的婚礼的确在下个月。

只是婚礼地点定在国外。

如果不是有那套蓝宝石的消息,我根本不会回来。

原计划拿到首饰,宋清顺便处理一些国内事务,我们就回去。

没想到还是生出了意外。

一是那套首饰的交接手续迟迟没办好。

二是宋清手上的事情似乎有点棘手。

“哟,又来了。”

宋清夹着一杯红酒,轻轻撩开纱帘。

我按下遥控,将窗帘关上。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拍卖会之后,周湜不知道哪里打听到我们的住处,每天开一辆招摇的跑车到楼下。

一停就是整夜。

给宋清使绊子的,不出意外,也是周湜。

“麻烦算不上,不过他看起来对你……”

“不甘心罢了。”

我笑笑:“他这人就是这样。”

莫名其妙地好胜。

当年知道我送过宋瑞一个打火机,都要阴阳怪气好几天。

茶里茶气地说什么他穷,抽不起烟,不配让我送他打火机。

茶到我送他一块表,才终于消停。

至于他为什么装穷“被包养”。

觉得新鲜?有趣?

总不会像我那么蠢,试图找个不图我钱的“真爱”。

“哈。”宋清兴致盎然地放下酒杯,“你等着。”

五分钟后,他拎了整整一袋计生用品上来。

人还没进门,楼下一阵震耳的嗡鸣。

跑车如离弦之箭,飞驰而去。

8.

也不知是不是被宋清那袋计生用品刺激到。

晚上我居然梦到周湜了。

我给他20万一个月,其实并不是真“包养”他。

我要他参加当年的一场国际建模大赛。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宋瑞让我不高兴了,我也要他不高兴。

我要周湜把宋瑞挤出那场比赛的决赛圈。

没想到周湜那么争气。

不止将宋瑞挤出去,还拿了个第一名,进入国际总决赛。

那天我开心得有些得意忘形,多喝了几杯酒。

周湜就那样将我抵在门口,从身体到眼神,都是炙热的。

“每个月20万……”

连气息都烫得我几乎要蜷缩:

“不做点什么……”

“不亏吗?”

脑子里轰地一声——

一点即燃。

火烧得太旺,以至于我醒来时碰到身边空荡的床铺,竟觉得有些凉。

周湜大概是认清现实了,没有再出现。

宋清手头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那套首饰也有了意想不到的发展。

一直深藏不露的卖家,主动通过拍卖行联系我。

说当年她还收了一枚钻戒。

照片发给我,竟然是我爸妈的婚戒。

她说想见我一面,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本以为会是一个私局,不想庄园里来人不少。

政商两界的名流。

甚至聚集了许多媒体。

周湜也在这里。

9.

宋清特地空了一天陪我过来。

一见被众人簇拥的周湜就“啧”了一声:

“鸿门宴的节奏啊。”

我挽着他的手臂,低声:“想多了。”

我和周湜其实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纠葛。

无论是一开始的20万,还是后来的干柴烈火,都是你情我愿。

唯一的龃龉可能就是结束得不够体面。

我登机前给他发了那样一条信息,就注销了所有社交账号。

手机号都扔进了垃圾桶。

可他并不是不知道我家中的变故。

我是真养不起他了啊。

事情过去这么久,如今他是被人追捧的商业新贵,我是惹人非议的落魄千金。

我就要嫁人,他有了无数可供的选择。

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他来了。”

宋清打了鸡血似的,揽住我的腰,脊背都挺直了。

“他等会万一有什么……”

我在宋清旁边低声叮嘱,“你就邀请他去我们的婚礼。”

周湜这人要强又要面子。

他如今的身份,不会公然做什么失格的事情。

我们的机票就在今晚。

拿到钻戒就回瑞士。

随着周湜的走近,簇拥在他身边的人也都跟着过来。

我又感觉到那些意味不明的各色目光。

垂着眼,并不看他们。

“小周总,又见面了。”宋清伸出手,率先打了招呼。

周湜果然并不像拍卖会时那么冷漠疏离。

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

“小周总?”

连语气都温和许多。

“听说你和泞泞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宋清有些意外:“没错,我们……”

“那你这称呼有些不妥吧?”

我抬头,就见周湜扬着乖张的眉毛:

“泞泞三年前就包养我了,按规矩,你应该喊我一声……哥哥?”


全文已上架:

泞-知乎结局全文后续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