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书荒,有推荐的好书吗?

发布时间:
2024-04-02 23:36
阅读量:
31

校霸喝醉,将我抵在墙角。

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蹭着我的颈窝,声音沙哑沉闷,隐隐带着哭腔开口。

「七七,别喜欢他好不好,老子比他乖,还比他大……」

1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刚回到宿舍,孟佳就在我耳边疯狂输出。

「七七,我发现了我们学校三个封神级别的大帅哥!」

刚大一开学快一个月,孟佳这社牛室友就已经把学校的帅哥美女了解个遍。

我在一边静静地听着。

「第一位就是咱们计算机系大四学长李青,温文尔雅,对谁都耐心,典型大哥哥类型,不过他身边一直有女朋友,完全不会注意咱们的。」

「第二位是咱们同级的体育生江泽,阳光小奶狗型,笑起来叫声姐姐能奶死人,果然运动型男主都非常不错。」

「七七,以你这堪称校花的颜值,你放心冲。」

……

我无语,这怎么还扯到我呐?

「最后这第三位,就是取代李青学长的新校草时川学长啦!他简直就是禁欲系的天花板,肩宽腰细,114的腿长也让人疯狂心动,不过听说他脾气不好,对人十分冷淡。」

时川……

我愣了好久。

时川是我的青梅竹马,他比我大一岁,在高中前我和他玩的非常好。

虽然他确实性格很冷,但我了解他,他只是不在嘴上说,但其实心是热的。

但我和时川自从高二之后就没联系过了。

「哎七七,不过听说时川,江泽和你高中好像都是海区中学的,应该都认识的吧。」

确实,我们不仅认识,而且还有很大的误会。

在高二时,我帮同学给江泽送情书。

不巧被时川看到,认为我暗恋江泽,转头就添油加醋的告状说我早恋。

害的我被爸妈反反复复教育了一个学期。

我也气的两年没有再理他,导致现在都不知道他和我居然在一个学校。

很久没有听到关于时川的事了,一时间失了神。

其实两年前的事我也不是很气了现在,但就是有点拉不下脸。

不过我好像……已经好久没见他了,确实有点想他了。

说到最后孟佳还不忘补一句,「不过七七,时川学长这个人还是不好惹的,我们要少和他接触啊!」

2

早上迷迷糊糊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起床气立马就起来了,不加思考就挂掉了。

半分钟后,第二通电话又响起了,我气冲冲的接起电话,吼了一句。

「什么事啊,有这么着急吗!」

收完我又挂了,再次睡了过去,直到孟佳把我从被子里拉起来。

「七七,你别睡了!时川学长在楼下等你呢!」

嗯?时川?他找我?

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能让他等太久了,才慌慌忙忙的穿好衣服下了楼。

走下楼梯,就看见时川穿着一身黑,低头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

黑色牛仔外套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随意懒散但却十分彰显帅气。

看见他,我不禁有些恍惚,两年的互不打扰,虽然我不再生气,但还是有些难以开口。

他似乎察觉到了视线,突然抬起了头,眼睛直直的看向我,眼神中带着些恼火和认真,让我有些害怕。

我慢慢吞吞的走到他面前,还没开口询问,他却先扯起嘴角,冷笑了下。

「李七玥,你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话?」

语气冷淡生硬,毫无感情。

我讪笑了下,有点尴尬,下意识摸了下鼻子才开口。

「这不是两年没联系了吗,我哪知道大清早是你给我打电话啊…」

看着他越来越冷的脸,我现在只想逃跑!

「不过你有什么事吗?」

时川开口,「阿姨叫我和你国庆一起回家。」

好家伙。

这种事我妈不应该先和我说一声吗,她居然先找的是臭时川?

我妈也是够喜欢时川的。

从小我妈就喜欢时川喜欢到不行,自从高二那件事后,她觉得时川帮我避免了一次伤害,保护了我,就更加喜欢时川了。

我妈什么事都先找时川。仿佛时川才是她生的,我只是个不受婆婆待见的儿媳。

儿媳?

去去去,什么玩意,我才不可能和臭时川结婚呢!气死了。

我回神,愣愣的回答声了句「好」。

觉得也没我什么事了,刚打算回宿舍,时川又张口道。

「微信好友通过下,下周回家好联系你。」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玩手机,不知不觉却点开了时川的微信。

他的头像还是那个粉色捕梦网,仿佛这只是随便找的图。

不过这粉色的…确实有点不太符合他。

我点开他的朋友圈,里面只有几个,最新的就只有两年前发的一条。

「想永远拥有这个七月。」

之后他就再没发过了。

我把他的微信和电话号码都不再拉黑,但也没主动联系他。

3

临近假期,我们学校为了庆祝,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国庆晚会。

学生会的任务就是要让晚会举办的有心意,有水平。

我作为大一学生会的成员,晚会前一周就按照学生会的要求开始准备。

正巧江泽作为同级学生,和我一起帮忙宣传晚会,记录表演名单。

因为之前也算是高中同学,我和江泽算是认识的,配合起来也没有很无从下手。

为了方便,我加了他的微信,这两天我们也经常约出来讨论晚会的准备事项和分配任务。

咖啡厅里,我和江泽同排坐在双人靠椅上。

我看着江泽笔记本电脑上的表演报名名单,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这可怎么办啊,只剩三天了,报名才两个人,还差四五个呢……」

江泽听出了我的苦恼,朝我微微一笑。

「七玥,你要报节目吗?我听说你之前学过芭蕾,要试试吗?」

我吗?

对啊!我会芭蕾!我都差点忘记了!

为了学校的国庆晚会,我愿意!

我力所能及的事,肯定要帮忙啊!

我激动不已,和他讨论起来,不知不觉我靠江泽近了好多。

两个人的肩膀都快碰到了一起,然而我却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只不过,我好像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望着我这边,死死盯着我。

4

我眼睛认真的看着江泽在电脑上输入着我的名字。

我看到江泽把我名字的「玥」打错成「月」却还没意识到时,忍不住伸出手,指向屏幕。

不知不觉又有些靠近了。

「这不对,应该是…」

还没说完,我突然被一双大手抓住了手腕,把我从江泽旁边的座位上拉了起来。

紧紧的握住,让人抽不开手。

转头一看,是时川,不过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李七玥你在干嘛呢!」

我有些懵了,在咖啡厅还能干嘛,肯定有事情要做啊。

「你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注意点!」

好无语啊。

顿时我就有些恼了。

「你什么毛病啊,管这么宽!」

「我有事情要做啊,你说我在这干嘛!」

气得我白了他一眼。

江泽在旁边看见我们似乎要吵起来了,马上站起身来缓和气氛。

「时川学长,七玥和我在这讨论晚会的报名名单,你别误会了。」

我情不自禁又白了时川一眼。

也就江泽这种阳光好脾气的人,这时候才不会生气。

时川顿了下,面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他也知道是他误会了我们。

他尴尬的咳嗽了几下。

「我找七七有事,先带走了。」

说完不等我拒接,就拉着我走出了咖啡厅。

5

「时川你放手!」

时川将我拉到巷口才终于松开我的手。

「七七,你...现在是在和江泽谈恋爱吗?」

我还在喘着粗气,他的话把我吓的猛咳起来。

他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又是突然出现,又是问这问那,怎么还扯上江泽了。

不过我现在还生他刚才莫名其妙对我发火的气,就故意对着他干。

「是啊又怎么样,怎么,我现在可是成年了,你再去告状啊。」

气死了,哪有他这样的人啊。

我看着时川的脸逐渐变黑,抿着唇,皱紧了双眉,眼睛有些红了。

我知道,他这是被气急的表现。

不过看着他这张帅气逼人,恼怒急了的脸,我怎么隐隐看出了些委屈和伤心啊。

不过我就马上否认自己所看见的。

不对不对,委屈怎么可能出现在时川的脸上啊,一定是看错了。

他为什么会委屈呢?

他现在肯定在想怎么告诉我爸妈,比较我妈最喜欢他了,肯定偏袒着他。

我发现气氛不对,转身就走,打算逃跑。

我以为时川会马上抓住我,骂我一顿。

不过这次有些奇怪,他只是看着我离开,没有来捉我。

不过我好像从背后隐隐听到他用拳头捶墙的声音,还有一丝丝的抽泣声。

6

回到宿舍,看到时川给我发了消息。

「对不起。」

我装作没看见,不理,毕竟今天确实是他不对。

晚上我在宿舍思考表演的曲目,突然一阵阵手机铃声响起。

是时川。

他这还是两年后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呢。

一遍一遍的,似乎很急。

我虽然还在生气,但最终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我听到那边很吵,似乎在酒吧那种地方。

我还是耐着性子询问。

「喂,时川?」

我等了几秒,没有听到回复,就挂了。

应该是打错了吧。

几分钟后,时川又打来了,我接起。

不是时川的声音,但那边似乎安静了些。

「是时川的小青梅李七玥吗?我是他同学。

时川喝醉了,在学校附近的南波湾酒吧这,你快来吧。

我听他嘴里一直嘟囔着你的名字。」

我现在也顾不着生气了,连忙套上外套,坐上出租车。

在路上,我不禁多想了起来。

我记得时川不喝酒的啊。

虽然他是校霸,但他确实是个好学生,并不是个小混混啊,怎么还跑去网吧喝醉了?

而且听他同学说,他还一直叫我的名字。

他这是...在醉了也不忘告我状?

7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

不久就到了酒吧,我看着手机上发的位置,找到了时川和他同学所在的卡座。

我看着时川醉得瘫倒在卡座上,迷糊不清的居然还想着喝酒。

真是不懂得保护好自己!

我来到他身边坐下,摇了摇他,想让他清醒一下。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转头又把手中的酒喝完。

啧,这男人。

「时川,看着我,我是李七玥!」

他似乎也没想到我回来,顿时整个人都靠在我身上。

脸埋在我的脖颈,抱着我不放。

「七七...七七你怎么来了?」

「七七对不起...我...对不起...」

「原谅我好不好...对不起。」

语气尽显委屈。

喝醉了怎么还这么多话。

嘴叭叭的。

不过现在最主要是把他送回家,可不是在这吵吵闹闹的地方听他说酒话。

我把他拉起,慢慢的向门口靠近。

一边扶着他,一边不断听着他的话,安抚着他。

8

终于到了时川租的小公寓。

时川学的是金融系,大二作业量也有点多,他就在附近租了个房子,方便。

刚关上门,扭头就看见时川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从未离开。

我以为他清醒了刚想要松开他,但几秒后却又黏了上来,靠在我身上。

他将我抵在墙角。

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蹭着我的颈窝,声音沙哑沉闷,隐隐带着哭腔开口。

「七七和那个男人分手,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七七,别喜欢他好不好,老子比他乖,还比他大……」

比他大是什么鬼,年龄吗?

听得我面红耳赤,时川这是...像我表白了?

喝醉后,他的声音更加沙哑低沉,又靠在我耳边,实在让人心动。

我的心脏跳动的很快,感觉都快无法呼吸了。

耳边和颈窝都被时川吐出的滚烫的呼吸包围,感觉耳朵都快要被融化了。

时川还在得寸进尺的粘着我,紧紧搂着我的腰,无法动弹。

他似乎不听到他想要的答案就不松开。

时川的身体太烫了。

我努力平复好呼吸和情绪,先哄着他。

「我没和江泽在一起,就是朋友。」

「你现在压得我难受。」

「先去睡觉好不好,你喝醉了,需要休息。」

他估计也意识到现在这个姿势很让我受罪,终于乖乖让我扶他上床了。

他这个样子真的奶奶的,像个小狗,被顺了毛,乖乖的。

给他盖好被子刚想离开,他却拉着我的手不松。

紧紧攥着我的手腕,还往他的方向拉,他一用力,我倒到了他的身上。

他顺势把手搭在我的腰上。

我抬眼看他。

啧,这狗男人是醒了?

但他闭着眼睛的啊,刚刚好像只是他毫无意识所为。

不过睡着的他好乖啊,一点也没有平时那凶巴巴的样子,现在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了好多,像个小狗一样。

啊!困死了,死时川重死了,扶着他真累坏我了,挨着床就想睡觉了。

算了,不管了,小时候又不是没有和时川同床睡过觉,况且他现在拽着我不放。

而且现在我和他还隔着层被子呢。

9

第二天我是被闷醒的。

身上的被子恰好盖在了我的鼻子略上方,身上又似乎有东西压着我,有些喘不过气了。

我用手扒拉了下被子,慢慢的喘气。

终于清醒后我才发现,我怎么盖着被子睡在时川旁边!!!时川他还把我搂在他怀里!

盖着被子的!难道我半夜爬起来,掀开被子,在躺上去?

这么大动作,我怎么没意识啊,我还没这么厉害吧。

逃吧!可别被时川说成变态了。

刚打算逃离他的束缚,他却再次把我拉了回来,下巴放在我的头顶上,蹭了蹭。

「还早,再睡会。」

......

不得不说,在时川怀里真的好让人安心啊,很温暖。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小子装睡,乘人之危!气死。

我反应过来,用手狠狠掐了下他的腰。

「臭时川你不要脸!不学表演都可惜了!」

他被我掐的也醒了,低声笑了下。

他这是不打算装了!

「嗯,昨晚都那么说了,我不得干点什么表示一下?」

提起昨晚的事,我的脸又红了,我还以为他断片了,不记得了。

不过现在真的好尴尬啊!

「咳...时川你这是要追我吗?」

10

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他,因为从小到大只有他一直陪着我,包容着我。

从四年级的那个大热天,他为了哄我不哭,跑了三四家小卖部才买到我最爱吃的冻冻乐,跑的他满头是汗,只买了我的,却忘了自己的。可明明他也很热啊!

从初中我第一次来月经,痛的全身无力,腿软冒汗,是他不断关心着我,会记得日期,提醒着我。我就开始知道我离不开他了。

从高一我被班主任针对,他会永远站在我这边,作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和老师唱反调。我就知道他可以让我永远信任的。

高二开始和他生气,本想着让他好好哄哄,可那臭时川倒是没什么动静了。

......

我是喜欢他的,我和他好像就是命中注定的。

不过以我的叛逆性格,肯定要气一气他才行。

我丢下一句,「我很难追的,你可别后悔。」就马上离开了。

我压抑住狂跳不止的心跳回到宿舍。

面对着孟佳担心的询问我昨晚怎么不回宿舍,我只是瞎扯了几句就不再让她担心了。

第二天一早,微信提示音响起,「七七,下来。」是时川。

不知为何,我现在特别期待每天和时川见面。

我稍稍打扮了下,就迫不及待的下了楼。

不过,这狗男人桃花运也够好的,这才多大一会啊,就有个女生红着脸走到他面前要联系方式。

我就静静的站在原地, 看着他。

才盯了他两秒钟,他就注意到了我。

抬眼注视着我,眼底深处的盛情藏也藏不住,却没有一丝意外。

他快速地低头拒绝了女生,快步向我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早餐。

他站定,身上套着一件牛仔外套,黑色的工装裤,衬得他的腿细而长,再配上他的帅脸,真的很让人心动不已啊。

这身材谁看了谁流口水啊。

「早饭,吃完带你去图书馆。」

他把早饭塞给了我。

我咬了一口包子,嘴里含糊不清,「我今天要和江泽去咖啡厅讨论晚会的事,就不和你去了。」

我看见时川原本的温柔耐心瞬间变为阴冷委屈。

他似乎很不高兴。

「又是江泽吗……」

「七七,你答应过我要和他分手的……我要追你的……」

他的话说出来不禁让我噎住了,我咳嗽起来。

他这是嫉妒了?好可爱,他这样委屈的语气好让人喜欢啊。

「咳咳咳…我只是要和他讨论一下而已,没有其他的事,你别误会了。」

他真的好委屈啊,皱着眉,低垂着眼,眼睛却紧紧的盯着我,就好像是个怕被主人丢掉的小狗。

最后,时川和我一起去了咖啡厅。

这两天周末,人真的很多,好不容易抢到座位时川还不让我和江泽坐在一起。

12

江泽在一边是真的尴尬,毕竟时川就在他对面,还时不时瞪他一眼。

江泽:不是他有病吧,用眼神来80我?

他对上时川那充满敌意的眼神,也只能尴尬一笑。

我们三个坐在一桌,颜值都很抗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一个早上江泽都没敢和我有半点接触,和我说话也小心翼翼的,讨论的成果也磕磕绊绊的,整个过程异常的压抑。

我也知道是时川的原因,但我不好在咖啡馆里把他赶出去,所以一和江泽讨论完出去,我就不理时川了。

他追在我后面。

「七七,你怎么了?」

「你说呢,时川是不是闲的啊,你们大二金融不是应该有很多作业吗,虽然我是同意你和我一起去,但是你确实影响到我们了,搞的江泽都没办法好好和我讨论了!」

气死了气死了,这次不可是他随便装委屈,哄哄都能行的,这可是公事。

在那之后好几天都没理时川,哪怕他给我发了好多消息,祈求我的原谅。

没了时川的眼神80和阻碍,我们没两天就讨论出来了晚会的名单和安排方案。

我也在空闲时间温故练习了一下芭蕾。

很忙,也忘了还有时川。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晚会结束我都没有再看到时川。

13

演出很成功,晚会也很热闹,唯独时川没有来。

看着好朋友送的花,我却不是很开心。

气死了,难道是因为我骂他是不是闲,所以他现在忙到连看我表演也没空了吗。

我还想着他要是给我送花,我就原谅他呢!

气的我连孟佳她们请客都没去,在宿舍一边啃馒头,一边看自己在晚会上跳的视频。

也不知道孟佳她们晚上吃的什么。

突然孟佳的电话打来了。

「七七,你快来,学校附近的蓝波湾酒吧里有人打架了。」

「打架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去干嘛,吃瓜吗,不要了吧,刚吃饱。」

「不是,是我们学校的人,其中一个好像是大二的时川学长,好像还提到了你,哎呀,你快来吧,打的还挺凶的。」

时川打架了?那可不行,他这校霸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他要打架真认真起来可狠了,可别打出事了。

因为上次来过一次,所以这次也就轻车熟路了一些。

倒不是在酒吧里面打的,是在外面。

说是说双方打架,但实际上是时川在打那个人,那个人几乎都在挨打,被打的嗷嗷叫。

九月底的北方十几二十度的温度,出门都要穿个外套,时川倒是穿了个短袖还把袖子撩成背心一样,臂上的肌肉突出,青筋暴起,每一拳打下去看着就疼。

旁边的人拦都拦不住,感觉那人快被打晕过去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从后面抱住了时川的腰,拦下他将要打下去的一拳。

14

离他近了才闻到他身上有不浓不淡的酒味,他喝酒了!

「不能再打了时川!住手时川!」

时川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来,还抱住了他的腰,一下子愣住了,手上也没了动作。

旁边的人一看我控制住了时川,连忙把地上的那人扶了起来,拨打120。

也不过十秒的时间,时川就反应过来,转过身抱住了我。

他的脸埋在了我颈窝处,呼吸沉重,隐隐还带着酒气,光溜溜的双臂紧紧地环着我的腰。

连着两次了,他怎么老是喝酒啊,臭死了。

「七七你怎么来了啊...」

「七七...嗯...七七好香...」

我现在真的是被他搞得又气又无语,他是上天派来气我的吗?

「你说呢!你告诉我来,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人打架!!」

我把他从我身上扯开,让他和我保持一定距离站直,他没了支撑,有些东倒西歪的,一只手还黏糊糊的拽着我的衣角不撒开。

一双黑漆漆的眼镜盯着我,在听到那个人后,整个人立马变得凶狠起来。

「他该打...这种人我见一次打一次!」

旁白的几个人看我们气氛不对,上前解释。

「那个人喝的有点多,刚才一直叫李什么七的女孩,说她长这么漂亮是不是gou引男人之类的,嘴里的话很不干净,还说要跟踪偷窥拍照片,然后这位男士就看不惯打了上去。」

「我要是个男的,我也打上去,这种人思想不正,ex该打!」

「确实确实!」

我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15

最后还是免不了去一趟警察局,不过事端是那个人引起的,所以也没有太麻烦。

我们最后就赔了几百块钱的医药费,一是那个人只是一些皮外伤,擦破点皮,青了几块,二是那个人自知理亏,也不敢太嚣张。

时川全程把我护在后面,生怕那个人看见我,眼里的戾气藏也藏不住。

太晚了,我就打了个出租车把时川送到公寓了。

我脑子里全是他们说的那些话,很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心疼。

他喝了挺多酒的,无可厚非又是我把他扶到床上。

他这次倒是挺乖,大概是知道我正在气头上,所以没有整个人靠在我身上,也没有说乱七八糟的酒话,。

安安静静的任由我摆布,只有那一双像小狗一样的眼睛一直放在我的脸上。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是打死也不会再睡他床上了,虽说没有对我做什么,但他也很危险!

我从他衣柜里拿出了一层被子,打算就在沙发上睡一觉了,第二天再回宿舍收拾东西回家。

他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正对着我,眼睛还在看着我,好像看不厌一样的。

我就当没看见,随口说了句晚安就出了他的房门,铺好被子睡觉。

困死了,闭眼脑子里想着:长大后的时川比我小时候还麻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