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刻让你终于意识到了这就是命?

发布时间:
2024-04-01 23:09
阅读量:
16

我外公,家里民国时候是黄浦江上搞运输的,小时候回家从来没有用手敲过门,来应的仆人来慢了就踢门,家里十几个仆人屁滚尿流过来开门。日本鬼子占了上海,鬼子军官来拜访他们家也是毕恭毕敬的,后来解放,一些股东把股份卖了换金条去香港美国,他们家族的人大部分选择留下来。

公私合营,家里的豪宅也“鼓励”你主动捐出去,花园的面积后来建了一个小学和一个厂。

外公家里最小,自幼受宠,十几岁的时候和家里闹矛盾,一气之下去朝鲜打仗,一去前线,一问是贵族高中毕业的高材生,好吧去指挥部干活,三天掌握密电码,整个战争没开过一枪,只有夜里行军踩到过一路的死人。

回来要提拔培养,将军班就读,然后开始运动,成分太差,以后当将军妄想,但是不整你,还安排了邮政局的工作,外婆安排了更好的电话局工作(两人是贵族高中同学)。

小时候去外公外婆家,那里有一个菠萝一样的金属物件,上头一个拉环一拉,菠萝就展开,几十根管子伸出来,斜向上45°,像千手观音的手,每根都可以插一根香烟,说是很久远的物件。

60.70岁的时候是老克勒,风衣帽子像许文强,玩摄像机,爱拍美女。

后来80年代末舅舅黑去澳洲,几年后申请壁虎拿身份,又过几年把两老接去,老人直接入籍,舅舅反而一直保留了大陆国籍。

回国的时候,可以参加这里政府免费的华侨老人旅行团,当过兵的补贴和退休金都不少,00年代好像就加起来大几千一个月。

在澳洲领什么senior citizen补贴,然后假装自己失能,因为当时七十几了,很容易就申请下来,其实70的时候和我一起坐过山车坐第一排,发现很好玩,和我反复一起玩了两三次才过瘾,然后这个失能理论上需要我舅舅全职照顾,澳洲政府就给我舅舅一个当地平均工资的补贴,让他全职照顾我外公,其实是假的。而且外公喜欢独居,外婆走了以后一直住在政府免费公寓里,舅舅一周看他两次置办些物资,自己回家做电焊铁艺赚外快。

他以前和我开玩笑,说年轻的时候在朝鲜打联合国军里面就有澳洲人,现在每个月拿澳洲政府两千澳币的补贴,还免费住房子,免费看病。

他每天一个人,不和人说话,看越剧,一看就是一天,舅舅说越剧里面的人一下子“啊”一声,隔壁的外国人吓死了以为闹鬼,来投诉,也没有下文。

可能越剧的声音可以让他回到年轻时候的鲜衣怒马吧。

。。。。。。。。。。。。。。。。

再追更一些我知道的吧。

外公性格其实是比较佛系的,少爷脾气是肯定有的,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很小的时候爸就走了,走之前特别叮嘱要宠这个小儿子,所以从小很受宠。然后读书了以后也就习惯捯饬自己,毕竟比较帅,老照片大概是年轻时候的蒋介石再帅一些吧,然后读书的时候认识了我外婆,外婆家里是上海滩有名的做西服的,有钱人都喜欢去她爸店里做衣服,而且解放后仍然操持老本行(这里有个小细节哦,那么穷的时候还有谁坚持做高级定制衣服呢。。。)。

然后外婆是那种人很好,没任何心眼,糊里糊涂漂漂亮亮的富家女,和的小开外公一眼对上了,两个高中生就往脸上涂雪花膏什么的,一个月光这个就要花不少钱。

外公为什么要去打仗呢,因为他和自己妈闹矛盾不开心,觉得我去打仗死了让你伤心我就赢了。当时高中算很高的学历,朝鲜战争是老百姓要自己去报名才会让你去,不抓的,所以社会上没有任何一个高中学历的人会去报名。部队一开始知道我外公是名牌高中毕业的时候都以为他疯了,后来他在指挥部特别优秀,一表人才,而且出身在当时是具备不少统战价值的,就被允许培养,有大领导说好好做,以后当将军。

后来运动来了,就打发去邮政局,一开始他也很失落的,觉得出身害了自己的前途,后来运动越来越恐怖了,他就夹紧尾巴低头做人了,按照成份也没有给他升的机会,就一辈子做个小科员的样子,不过遇到了一个人很好的师傅,他后来回国探亲都会去拜访一下这个师傅,不过后来应该是师傅百年了就没去了。

他家族里的哥哥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外公解放前其实就是个小孩子学生,他的哥哥们全部是国民党,其实根本不从政,就是一个身份,当时他们家族在黄浦江上有六条大轮船,每年就是沿着长江跑运输,那时候没什么全球贸易,国内航运大头都在长江。以他们家的地位,国民党是求着他们入党的。

解放后,有一次号召人们提建议,他一个哥哥是在银行做的,就说现在很多乱来,工资收入也降低很多,还不如以前。后来就被批斗了,他本身也是学霸,但是子女后来都没办法读书,家里00年代在苏州,活得一般。

运动最厉害的时候,他们家族以前手下几百上千个船工,没有人跳出来说他们家剥削压迫工人的。

当时其实合伙人很多都跑了,外公的哥哥他们觉得现在把公司卖了也只能白菜价,舍不得这份家业,就选择信任某些承诺,后来合营以后先给股份,有分红,后来分红就赖掉了,股份不承认了,但是有一个规则很有趣,就是生产资料充公,但是现金不算生产资料,所以外公的妈妈在银行里的钱是可以吃利息的,不过也很少了,最多补贴一些家用,而且某个时期你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外公外婆工资还是比较高的,生了一子一女,当时绝对算少生优育了,民国贵族风育儿(其实是欧洲风),就是孩子不管的交给家教和保姆,但是落魄了没那个,就扔给岳父岳母养,每个月钱给足。

而且是儿子严格,女儿富养,怕男孩从小优渥无志,女孩则可以联姻。其实都不合时宜了,早就落魄了,不过岳父母出生的时候还是大清呢。。。所以舅舅从小没什么零花钱,我妈钱多得花不完。

老岳父岳母培养的还行,舅舅纺织大学,现在东华,妈妈复旦。

改开后因为家里没有当初跑去香港台湾美国的人回来做港商台商和华侨投资,都留下来被一锅端了,混的最好的居然是外公,没有统战价值,所以没能拿回任何东西。

舅舅大学时候是猴版高晓松,背个吉他,食堂打饭排队远远看到一个美女,就舔着逼脸去追了,就是舅妈,蛮好看的,家里极端穷,性格不好,家里好像是三个女儿没儿子,老父母来自己这里吃饭能一碗白粥打发那种。

舅舅当时80年代末选择出去,叫他去日本,他不去,怕太辛苦,想吃福利,选了澳洲,蛇头费我爸出的。黑过去以后先在电焊厂打黑工,从头学起,吃菜市场不要的鸡廓落,就是鸡胸鸡腿鸡翅割走的鸡,一澳元一个。

说白皮工头歧视中国人,刁难他,不干了,自己回家干私活,给白皮花园做铁艺。

还没炒掉工头的时候,国内发生了那个,他是大学生身份,说自己参与了,其实没参与,怎么会去北京啊。但是白皮信了,给了壁虎。大概就有了底气辞职了。后来吧舅妈接过去,她在赌场做清洁工。

做了几年,把两老接过去,又过了一阵,说工字不出头,一辈子打工没意思,要开饭馆。其实是看到国内很多学历不如自己的人爆发了,心态失衡。问我妈借了十几万澳币,买了个小铺子,我外公偷偷和我妈告状,说他拍卖的时候和人拼价,多花了钱。。。

做盖浇饭,炒饭,面条,煎饺。夫妻老婆店,叫外公去后厨。。。外公哪怕打仗的时候都做的是文职,没下过一线,特别是后厨。。。所以这个配置就是乱来的。

有一次店门的玻璃被几个澳洲少年砸了,估计是歧视华人,不了了之。

后来致命一击大概是隔壁开了一个鱼薯店,薄纱,彻底没生意了,关门。亏了些,结果正好遇到那两年国内某个群体的太太们坐直升机墨尔本圈地,十几万进的铺子,二十几万出了,钱一分没还给我妈。

两个女儿培养的蛮好的,买学区房,教会学校,一层的花园小房子,后院是铁艺工作室,后来又搞了一个地造了两个一室户租给留学生,最后又给女儿一人一套墨尔本市中心公寓。。。。老钟人啊。。。囤地思维。

我外婆六十几的时候回国探亲被刹车不行的大卡车撞了,回去后过了两年生病过世。

之后外公搬出去住,申请了免费公寓,失能补贴,他喜欢独身,不怕孤独,舅舅和他关系一般,基本的照顾一下。

外公有一个习惯,就是他从来不信中医,但是信西医,从60开始就是每天一把维生素,什么是补什么的,他都清楚,可能是身体好的一个原因吧。

后来舅舅怕他一个月国内澳洲加起来三四万人民币的收入给我妈用,就不让他联系国内了,否则就扬言不照顾他,很久没联系了,应该已经90出头了吧。我结婚的时候,外公其实当时跟着舅舅正好在上海,但是不让他参加婚礼,怕给我封大红包,就让他待在旅馆不让出去,他偷偷联系我妈,我婚礼前一天把他救出来了,婚礼我和老婆给他敬茶。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