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啥好看的双男主小说吗?

发布时间:
2024-04-02 17:45
阅读量:
48

(bl)(免费已完结)

我是一名生活在ABO文里的beta,而我的同桌则分化成了alpha。

听到这一消息的我仰天大笑,因为我烦死这个阴沉的家伙了。

我以为这下就可以甩掉他,可没想到这家伙表面冷漠,背地里竟偷偷私藏我的照片,并暗恋我十几年。

1.

众所周知, beta不受信息素的影响,可以自由自在地选择自己的未来。

而alpha和omega,因为他们会在信息素作用下成为只知道那啥的动物,所以在分化后,alpha和omega会被特殊关照。即便如此,他们的成绩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而我一直讨厌的同桌池星舟,便很不幸地分化成了alpha。

从此,他双目赤红时我在学习,他和omega拉拉扯扯时我在学习,他和omega颠鸾倒凤时我在学习。

我就不信卷不赢他!

在我们的体检书发下来时,原本围绕在池星舟旁边的人们都发出了惊叫。

「星舟!」一个男生惊喜地叫道,「你分化成alpha了!」

Alpha和omega数量少。也许是物以稀为贵的思想作祟,大家都很羡慕容易受到优待的alpha和omega。

「alpha周围的人很容易分化成omega,」另一个女孩说,「我们看看班里谁是omega吧。」

顿时,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作为和池星舟朝夕相处的同桌,我分化成omega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可惜他们的愿望注定要落空。「我是beta。」我晃了晃手中轻飘飘的几张纸。「不好意思。」

而被大家围在正中的池星舟猛地抬起了头。他有一双沉静的眼睛,无论我再怎么挑衅他都不曾起过任何波澜。在听到我的回答时,他竟遥遥向我投来一个眼神。

里面的情感过于复杂,但我的阅读理解从来就没好过,我只能当池星舟想表达作者去国怀乡忧谗畏讥的心情。

好在池星舟马上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死出,重新埋首于习题之中。

我顿时感到有些牙疼。池星舟现在有了alpha的优势,如果他还像之前一样勤奋,那我岂不是这辈子都要活在他的阴影底下了?

不,这不可以,我可以输给任何人,但独独不能输给池星舟。

2.

池星舟是我的竹马,但我们只在幼儿园之前做过朋友。因为这家伙天生一副好皮囊,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偏心于他,连饭后的苹果都能挑到最甜的一个。

可这家伙偏偏总爱缠着我。幼儿园中过家家,只要我抬手参加,这家伙就一定要掺合一脚。最后池星舟往往成了妈妈爸爸的角色,但被他挤出角色圈的我,只能面前当一条小狗,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玩。

所以我从小就学会了磕头。每天晚上我都会跪在床上朝四面八方祈祷,希望这辈子再也不和池星舟有牵连。

但因为我们年纪相仿、成绩都很优秀,所以总是被分配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

到了高中,甚至成了同桌。

你说我倒不倒霉吧!

当我的体检书上出现「beta」四个字母时,我的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这意味着我和池星舟将踏上不同的道路。身为alpha的他一定会大有作为,而只想平平淡淡的我,将会找到另一个beta与他共度一生,彻底摆脱名为池星舟的童年乃至少年阴影。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肩膀抖了两下。

池星舟用胳膊肘轻轻地撞了我一下,示意我赶快回过神。我离开低头躲避老师杀人的视线,将注意力放到手中的习题上。

一想到马上就能和他分道扬镳,我看池星舟也顺眼不少,便大发慈悲地写了一张「谢谢」的字条传给他。

耳边簌簌的写字声停止了。我瞥了一眼,发现池星舟双手捧着这张纸条,满脸通红。

我是写了什么骂人话吗?

池星舟的反应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池星舟为人孤僻古板,他怕是觉得我上课不好好听讲,要向老师报告。

尽管告状这招对高中生不管用,但我不想节外生枝,赶紧又写了一张纸条:「只是感谢你提醒我,没有特别的意思,你别和老师告状。」

我刚递过去,池星舟就迫不及待地拿了起来。他眼中的狂热渐渐熄灭,又恢复成原来一潭死水的样子了。

他把纸条夹在书里,自己另寻了一张便利贴。「好。」

还真不愿多费笔墨。我撇撇嘴,将纸条扔进了垃圾袋。

池星舟竟又递过来便利贴:「你真的是beta?」

这说的什么话呀。「如假包换。」

池星舟对这个回答好似很不满意。「你不需要在我面前说谎,我不会对外讲的。」

我了然。他可能把我当成omega装beta了。有些omega因为不愿被区别对待,会用抑制剂伪装成beta。但我是顶天立地好beta,对自己的性别非常自豪,根本没有撒谎的打算。

所以我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把体检书甩给他。

池星舟翻了翻,纸业在他手中啪啦啪啦响,那张精致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愠色,好似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

害,可能他已经预料到我将化身卷王卷死他,所以才这么生气。

3.

池星舟是alpha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年级。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总是充满猎奇心理,对数量稀少的alpha和omega更是有一种观猴的心理。据我所知,整个年级一共只有两个人分化成了alpha。另一个人在分化后的第一天就挨不住同学们热情的「关照」,主动转去alpha们的学校了。

只有这个池星舟坐怀不乱,老神在在地戳我的身边。现在的课间,池星舟身边总是围满了人,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事。池星舟虽然长得好看成绩又好,但他性格过于孤僻,堪称人形冰箱,冻结所有想靠过来的同学。

我把单词书翻了出来,准备趁这个机会再背一个单元。但池星舟身边的人实在太多了,我想不注意都不行。

「星舟,这是你的练习册……」女同学笑容满面地递过来练习册。

「谢了。」池星舟冷冰冰地说。

「池星舟,咱们一起上厕所去,」男同学扭扭捏捏地说。

「我去年已经上过厕所了。」池星舟面色冷淡。

我没忍住不小心笑出了声。没想到池星舟在冷笑话领域有自己独特的才能。

「星舟,」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在人墙外围响起,「中午陪我去食堂,可以吗?」

沈韵是我们班的omega。他取代我,成为了池星舟的伴生omega。虽然沈韵和池星舟之间隔了大半个班级,不知道两人的信息素是如何互相影响的。但他本就面容精致、娇娇软软,觉醒成omega也在大家的意料之内,所以没有像池星舟那般掀起什么波澜。

但沈韵和池星舟的性别是那么特殊,在我们眼中沈韵就是池星舟这个alpha的天选老婆。这么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我只能说好甜,磕了这对cp!

当然大家不过是随口一磕,但很明显沈韵被忽悠瘸了。

沈韵站到池星舟的课桌前边,原本喧闹的教室一下子变得安静。连我也不知不觉间放下了手中的笔。

快看,我cp要发新糖啦!

我目光如炬地盯着池星舟,期待着他的反应。

然而池星舟这家伙,他不看沈韵,反而看我。我的脸是提词器吗?

「抱歉,我中午不吃饭。」池星舟说。

他放什么屁?上次中午来我家吃饭,还吃了三碗。

沈韵还是不死心。「你饭卡里没有钱吗?我可以请你吃。」

「我有约了。」池星舟再也无法维持温和的面孔,冷冰冰地刺了沈韵一句,「你难道没有别的事能干吗?偏偏要缠着我。」

沈韵的脸一下变得煞白。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然后以偶像剧omega主角的标准姿势,含着眼泪跑出了教室。几个心软的同学也跟着跑了出去安慰他。

剩下的人因为场面过于尴尬也没了起哄的心情,三三两两地回到原来的位子。

我本想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狠狠嘲讽一下池星舟,但班主任正在此时推门而入,愣是把我的话堵在嘴里。我摇摇头,把话又咽回肚子里。

但破天荒的,池星舟竟然主动向我搭话了。

「你刚刚想说什么?」他沉着的声音一下子在我耳边炸开,我打了个哆嗦。

作为beta的我虽然不会被alpha的信息素压倒,但池星舟突兀地越过社交距离,就算是植物人也会被吓到。

我稳了稳慌乱的心情,抬头对上池星舟的视线。「你为什么对沈韵那么凶?」

「他应该没惹着你,」我说,「离他远一点。」

池星舟的眼睛一下变得幽深,「你喜欢沈韵?」

真要命,池星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我正想证明我的清白,可班主任如同雷达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我和池星舟,我只好咬牙切齿地忍了下来。

果然这小子就是来克我的!

4.

那之后沈韵倒是消停了几日,同学们对池星舟的新鲜劲也过去了,他身边重新冷清起来。池星舟依然和从前一样寡言少语,仿佛他的alpha性别没给他带来任何变化。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是池星舟迟迟不肯去alpha的班级,那我岂不是要在他阴影下多活几年?

于是我开始了暗示。

池星舟正埋首习题册,我赶紧凑过去,问道:「alpha班的老师教得可好了,你要不要去?」

他头都不抬:「我为什么要去?」

我急急说道:「你不是想考上D大吗?有好老师教你,你的把握才更大。」

「我在这个班也一样能考上,」池星舟低垂着眼,纤长的睫毛像一把细密的扇。「倒是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较高下,怎么会这么好心地向我推荐alpha班?」

我:……糟糕,被看穿了。

池星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还特意停了笔,似乎在等我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此,我的回答是,大打感情牌。

我脸上堆起一个笑:「不管怎样,我们两个都是朋友。我很希望好朋友能有个光明的前途。」

「真的?」池星舟将信将疑。

我点头如小鸡啄米:「这还有假?」

池星舟探究的目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令我目瞪口呆的温柔:「不用,我留在这个班就好。」

「我们说过要一直在一起的,你忘了吗?」

5.

那之后我一直在沉思。

池星舟所说的约定,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天可怜见的,我虽然脸皮不如池星舟,但智商应该还属于正常人范畴。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约定,我难道还能不记得?

就算我曾这么许诺过,估计也是在幼儿园我们关系依然不错的时候。池星舟的记忆应该管不了那么久远的事。

但很明显,这个约定对他而言很重要。也许就是我和他的这个约定,才使得池星舟一直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于是我立刻改变了策略,那就是亲手废除这个诺言,让池星舟尽早死心。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了。池星舟的父母经常不在家,每到周末,他的一日三餐几乎都由我妈一手包办。和我不同,我妈可喜欢池星舟了,总是星舟长星舟短,有时我都怀疑到底谁才是她的亲生儿子。

她把饭盒甩给我:「季焕,把星舟的午饭给他送去。」

我撇了撇嘴,提着饭盒出了门。

走到池星舟家门口,我敲了好几次门,里面都没有回应,更别提开门的了。「怎么回事?」我嘟囔道,池星舟可不是热衷于户外活动的人,再说我妈应该提前通知了池星舟,他不可能不在家。

我本想把饭盒丢在他家门口转身就走。但直觉告诉我,池星舟家里发生了极为不寻常的事,我竟隐隐地有些担忧。

我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钥匙。小时候为了看孩子方便,池星舟家和我们家互相交换过钥匙。他们家的钥匙正挂在我的钥匙扣上。

随着「吱呀——」一声,我走进了池星舟家。

房间干净、整洁,和我记忆里的没什么两样,可就是没有池星舟的影子。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并没有入室盗窃之类的案件,纯属我神经过敏。

但池星舟究竟去了哪里?在我印象中,他从来没放过我鸽子。犹豫一瞬,我从玄关走向走廊,打算一个个搜索池星舟的身影。

搜到池星舟房间时,我拧了拧门把手,拧不动。

从房间里面传出一个警惕的声音:「谁?」

池星舟的声音不仅没有原来的冷硬……甚至还有点软绵绵的?

这是alpha会有的声音吗?我听不懂,但大受震撼。

他该不会把沈韵带回家了吧?

一想到一门之隔可能就是活色生香的早恋现场,我的嗓音都开始发抖。「是我,季焕。」

「我是来给你送午饭的,」我说,「你在家为什么不开门?」

池星舟没说话,半晌,他才说:「抱歉,我有点难受,没听见你敲门。」

害,原来是感冒了。我放下心,心中那一点莫名其妙的酸涩也消失了。「不早说,我直接顺路带点感冒药多好。」

我把饭盒放在池星舟房间门口,「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回家了。」

「别走,」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差点砸在我后脑勺上,「留下来陪陪我。」

池星舟眼圈红红的,一脸委屈地看着我,「好吗?」

6.

他一双乌黑的眸子装满了委屈和不舍:「求求你了。」

这声音真是一个婉转千回,激得我一身鸡皮疙瘩:「你到底怎么了?」

池星舟不说话,只是懒懒地倚靠在门框上。我脑子里一阵电光火石噼啪作响。「不会吧……」我喃喃地说。

「你这是到了易感期?」

Alpha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信息素不稳定的情况,从而影响他们的情绪波动,这个阶段被称为「易感期」。

再高冷的alpha到了易感期,都会变成嘤嘤嘤的黏人小娇夫。

看这情况,池星舟应该是第一次进入易感期。他没有转到alpha的班级,所以也没有其他alpha和omega引导他顺利度过易感期。

不知所措的他把自己锁在屋里,却被我这个闻不出信息素气味的beta发现了。

「我去帮你买omega合成素。」我深吸一口气,把池星舟凑向我脖子的脑袋推向一边,「你在这里乖乖等我,不要出门。」

我转头想跑,却被池星舟一把抓住胳膊:「alpha的第一次易感期最好不使用合成素,否则会影响腺体的发育。」

「季焕,留在这里好吗?」他湿热的吐息扫上我的耳廓,双臂将我牢牢地锁在他的怀中,唇齿贴上我的脖颈,腺体的位置顿时湿乎乎一片。

容不得我拒绝,池星舟拉着我的腰,重重地倒在床上

7.

当beta也有不好之处。

第一条,不如omega柔弱。如果我是个娇娇软软omega,随随便便就能晕过去,那就不用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和池星舟大眼瞪小眼了。

我俩缩在池星舟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四周都是他筑巢本能大爆发时搜来的衣服。

更要命的是,我和池星舟面对面地拥在一起,这远远超过了之前十几年努力维持的安全距离。

我呆呆地盯着池星舟的脸。Alpha易感期的情潮已经褪去,可池星舟怎么还是一副含春少年的恶心表情。

头发乱糟糟的,还一个劲儿往我怀里拱,像一只求摸头的小狗,差点把我挤下床去。

我忍无可忍。「池星舟,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不能。」池星舟说,在我即将发作前又补上一句,「你现在被我临时标记了,我想依靠下自己的配偶有什么问题?」

我条件反射地摸上后颈。情动时的池星舟一口衔住了我的腺体,尖利的虎牙刺穿皮肤,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就算我再小心,指尖与肌肤相触的一刻,还是有些许疼痛直达大脑。

「等我回家后用胶布盖住。」我说,「不然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怕什么?」池星舟不以为然,「反正我们两个都已经成年了。」

刚分化完的alpha和omega的确容易控制不好自己,所以法律对他们也会宽松一些。

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beta,大家会不会以为我是个无敌大色魔?

可是池星舟确实有些美色在身上……就他现在眼睫弯弯,一脸爱意的样子,真是看得我血脉偾张!

季焕呀季焕,你可是要成为年级第一的男人,怎么能被美色诱惑,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

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池星舟一把按回床上。

「alpha的易感期很长,至少也要维持两到三天时间。」池星舟舌尖在我腺体的伤口上舔了舔。「你不打算负责到底吗?」

「我一个beta怎么对你负责?」

「虽然我无法真正标记你,但将信息素注入你的腺体的行为好像也可以缓解我的易感期,」池星舟眯起眼睛,「还是说你想看我上街袭击别的omega,最后蹲大牢?」

「……」

「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我,」池星舟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失落和悲伤,「但我从未想过在我最脆弱的时候丢下我…」

「行了,」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苦情剧台词搞得头疼,「这一次就先原谅你。」

「但我要先和我妈说一声,今晚先不回家。」我伸手去够手机,却被池星舟捉了回来。

他和我十指交缠,欺身而上:「我已经告诉阿姨,她同意了。」

「这几天不会有别人来打扰我们。」池星舟低头咬住我的嘴唇,说出的话语也变得含混不清,「我等这么一天已经很久了。」

8.

不知道池星舟给我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她真把我丢在池星舟家整整一个周末不管不问。好在池星舟良心未泯,准备了不少零食投喂我,我过得还算滋润。

唯一不好之处,就是池星舟因为易感期变得过于黏人,恨不得上厕所也要一起去。平时我压根下不了床,一举一动都要被他跟着才肯罢休。

我再一次庆幸自己是个beta。就池星舟这执着的性子,谁和他绑定一辈子谁倒霉。

虽然池星舟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临时标记我,但只要腺体上的伤口愈合,我又是自由自在的beta一枚。

但池星舟这两天总是咬我的腺体,要想它彻底愈合,恐怕要比之前多花些时间。

没关系,我可以等。

我换了个姿势,感觉衣服底下有什么东西硌了我一下,双手在衣服堆里摸来摸去,却摸出来一张叠成方块的纸。

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上边还带着我的字迹。铅笔痕迹被摩挲得太多,在旁边晕染出半个指纹。

我愣住了。就在我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池星舟眼疾手快地抽走了纸条,白皙的皮肤因为羞耻而浮现出淡淡的粉色。

他扭过头,不肯对上我的眼睛。

我嘴角抽动,拽住周围用来筑巢的衣服,狠狠往天上一扬!

顿时无数照片如从空中倾泻而下,砸在我和池星舟身上。

照片上的人都是我,从幼儿园小豆丁春游带着比头还大的保温杯,再到高中时俯首习题的颓废少年,池星舟床上的照片比我爸妈手上的还多,且主打一个多样化。

如果我是爱豆,池星舟完全可以靠出卖我的色相荣登富豪榜。

我顿时黑了脸,把手中的照片甩在池星舟脸上。「解释一下?」

池星舟盯着我,眼神三分不可置信二分晦暗四分忧郁,还有一分面对负心汉的气愤。

9.

和出生于beta家庭的我不同,池星舟的父亲是一名omega。

但他母亲是一个beta,无法标记omega,也不能在信息素的层面上满足对方。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为了爱情走到一起。

当他父亲生下池星舟后身体一直不好,医生说是信息素紊乱疾病。为了照顾自己的omega丈夫,母亲不仅要承担养家的重担,还要带着自己的丈夫寻找治病的方法。

所以池星舟很小就习惯了自己生活,日积月累地养成孤僻的性子。

即使有很多孩子出于兴趣靠近他,但池星舟实在沉闷,大家很快又风一般地将他抛在脑后。

只有从小将池星舟视为对头的我,十几年间雷打不动地骚扰他,不知不觉成为他和世界最坚固的纽带。

在年幼的池星舟眼里,我是唯一一个愿意持之以恒和他相处的人。当我没事找事时,池星舟心底总会产生隐秘的欢喜。

这种欢喜沉积、发酵,最后形成了一种执念。

为了我能够一直留在他身边,池星舟可谓是拼尽全力,从小学开始就尽力和我留在同一个班级,成绩排名也要和我排在一起。他甚至摸清了我的活动轨迹,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留下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然后像一只喜鹊,把照片藏在自己的房间,假装那里是我和他的爱巢。

听完他的解释,我沉思良久,眼含热泪地问他:「你是不是斯德哥尔摩啊?」

要命了,怎么会有人爱上自己的死对头啊!

10.

池星舟还想解释点什么,但被他的变态行为震惊的我丧失所有兴趣,急匆匆地返回了自己家。

脑子里一团乱麻,身体又酸又痛,作业还一点没做,悔得我直拍自己大腿:美色误人!

更尴尬的是,我上学时还得继续面对池星舟。

第二天回到学校,池星舟一脸热切地想和我解释都被无视,而他向我塞的纸条也都被我扔进垃圾桶。

连周围的同学都纳罕:一向高冷的alpha竟然主动地和他们搭话,还问的是求原谅这种敏感话题。猜测池星舟的omega的身份立刻成为班里的热门话题。

而我竭力把注意力都放在学业上。期末考试在即,我必须好好准备。

池星舟在我这里处处碰壁,过了几天也冷了下来。他自尊心一向很强,做不出低声下气的举动。在作出那么亲密的举动后,我们的关系反而岌岌可危。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沈韵找上了我。

他客气地邀请我去一家omega喜欢的餐馆。我以为他想向我打听池星舟的消息,我立刻痛快地答应了。

要是沈韵能打动池星舟,想必我也能够从这畸形的关系里脱离出来。

我们约定的时间是放假第一天。我不好拂了沈韵面子,早早地就到了。坐下点了杯饮料,喝到一半时沈韵才姗姗来迟。

沈韵穿了一件宽松的卫衣,好在他本就消瘦,衣服套在他身上不显臃肿,反而十分休闲。

成为omega的他愈发性感妩媚,再配上他本就精致的眉眼,显得坐在对面的我像一块木板上蜡笔画了眼睛鼻子嘴,毫无可取之处。

我心里不由得庆幸池星舟不喜欢沈韵。不然就沈韵这柔柔弱弱的样子,真落在池星舟这等跟踪狂变态手里,还不知道被搓磨成什么样呢。

沈韵眼眸闪动:「我知道池星舟喜欢你。」

我本在嘬吸管,听沈韵开门见山的这句话,也不由得停下嘴:「你怎么看出来的?」

「信息素。」沈韵捂嘴偷笑,「你那天到校时从头到脚都是池星舟信息素的气味,熏得我只想打喷嚏。」

我悟了。除了沈韵和池星舟,班级里其他人都是闻不出信息素的beta,我也疏忽了这一点,没有采取措施清理身上池星舟的味道。

那这么说,沈韵岂不是也知道我帮池星舟度过易感期的事了?

后知后觉的我,脸迅速爆红,根本不敢对上沈韵的脸。

沈韵摆摆手:「放心好啦,信息素顶多留个一两天,而且我已经用过抑制剂,这点信息素不回诱导我发情。」

「但你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沈韵微笑着,我却有种被蛇盯上的恶寒,「不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同学……」

我打了个哆嗦,为了自己一世英名,我只好和他说清了来龙去脉。

不过删除了些内容,美化了些内容,强调了些内容。

最终呈现出的结果,就是我和池星舟是双向奔赴的爱情。并且在这段爱情中,我是一名孜孜不倦的舔狗。

「不对呀,」沈韵突然沉思,「你说的怎么和池星舟说的不一样?」

「池星舟也找上你了?」我惊讶,心底却莫名一阵酸。

「比你想的要早得多,」沈韵说,「他刚分化成alpha不久就让我陪他做戏看你的反应,很幼稚吧。」

「如果不是他愿意替我联系现在的男友,我才不愿当舔狗角色!」沈韵愤愤不平,「明显他比我更适合当舔狗!」

「原来是这样。」我说,然后把之前美化的内容如实说了。

可没想到,沈韵更激动了。

「虽然我一开始就猜测过,可没想到池星舟胆子这么大,这么早就下手了。」沈韵一脸八卦的表情看着我,「我从其他人听说你和他从小就认识,竟然还是竹马剧情!」

他说到兴奋处,竟然还激动地站起身,隔着桌子握住我的手:「季焕,你放心,从此我就是你们的爱情保安!」

行吧,你高兴就好。

11.

沈韵拉着我聊了很多。他本就健谈,现在说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更是滔滔不绝。一直谈到餐厅的顾客变得稀稀拉拉,沈韵才不舍地和我告别。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阿焕,池星舟只是为人比较慢热,这种人一旦进入状态就会变得十分黏人喔。」

「所以千万别错过,否则一定会后悔的!」

我腹诽,可不是嘛,易感期的时候恨不得把我顶死,除非我求饶或者晕过去绝对不会放开。

嘴上却说:「我会好好考虑的。还有,谢谢你。」

「谢我什么?」沈韵迷茫。

「我以为……你是我情敌。」我违心地说出「情敌」两个字。

沈韵一愣,然后不以为意地挥手。「其实我一开始确实想不通池星舟为什么不喜欢我,但我后来明白了,有时追寻水中月,不如看见身边柳。」

「池星舟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你的身上,」他说,「我又怎么好意思把这么浓烈的感情占为己有。」

我们走到餐厅门口,却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在屋檐底下站着一个眉眼温柔的男生。看到沈韵走出来,他果断地撑开手中的伞。

「那是我的alpha。」沈韵指给我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像给人介绍什么稀世珍宝。说完他急急地跑向对方,给男生一个热烈的拥抱。

我本想和他道别,不知为何竟然追了上去,问道:「池星舟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沈韵想了想。「好像是柠檬味。」

12.

沈韵和他的alpha说说笑笑地走了。徒留一个没带伞的我,盯着飘飘扬扬的雪花发呆。

就这样走回去也不是不行。这几个小时从沈韵那里获得了太多信息,刺激得我大脑发热,正好需要雪花给我降温。

我下定了决心,一抬眼却看见一把伞递到我的面前。

是池星舟。他低垂着眼,睫毛上落着一层冰晶,看样子在雪中站得久了。

我想质问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一开口却是:「你为什么不打伞?」

池星舟下半张脸都埋在衣领里,声音闷闷的,听不清。

我叹气,从他手中接过了伞,撑在两人中间。「靠近些。」

池星舟点了点头,像一只沉默的大型犬,紧紧地跟在我的身边,却始终保持着几厘米的距离。只不过每当我用余光瞥向他,都能感受到他小心翼翼的目光。

一直走到我家门口。池星舟匆匆地说了声「再见」就要离开,我抿唇,晃了晃手中的伞:「你的伞还在我这里。」

「我有话跟你说。」我挑起眉毛,「不打算请我去你家坐坐?」

池星舟呆呆地盯着我,好像不明白我话中的意思。

「我爸妈在家。」我解释,「现在不是和她们摊牌的时候。」

13.

池星舟给我倒了杯可乐,然后坐到离床边最远的椅子上。

我矜持地啜饮一口,看着状似放松实际紧张如狗的池星舟。

说他疏离我吧,那离得是挺远。

但他又直接把我带进房间,这难道试图勾引我?

现在的alpha真是愈发看不懂了。作为一名大胆的beta,我决定主动出击:「照片呢?」

池星舟慢腾腾地搬出一大本相册,跟两本字典叠起来似的。我接过相册,手上的重量让我怀疑自己拿的不是照片,而是传国玉玺。

我大略地翻了下,池星舟竟然还每张照片都写了备注。「季焕在公园抓蝴蝶,送了我一只,我做成了标本。」

「和季焕家人一起吃饭,他一直在吃,虽然被冷落了不开心,但季焕吃饭的样子也好可爱。」

……

甚至一直到期末考试当天,池星舟都留下了一张我的拍立得。

也许是我的表情难以言喻,池星舟踌躇地开口又闭嘴,「可以留下几张照片吗……算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本人就在这里,为什么还需要照片。」

池星舟还未明白我的意思,看我向他走过来,这个alpha竟然还紧张得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地在他嘴唇上点了一下。等池星舟不可置信地睁开眼,我学着他之前啃我的样子,在他后颈的位置使劲闻了闻。

也许是我心理作用,我仿佛真的闻见alpha酸酸甜甜的柠檬香气。

「池星舟,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敌人,和你针锋相对。实际上就在你刚觉醒为alpha的时候,我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你赶到alpha的班级,彻底摆脱你。」

「在得知你一直跟踪我时,我感到十分震惊,甚至萌生了搬家的念头。」

我每说一句,池星舟的脸就苍白一分。

「对不起…」他说。

我摇摇头,「但在冷战的这几天,我反而不适应没有你的生活。沈韵说的不完全对,他说你比较慢热,但我觉得,一直未曾察觉你爱意的我才是那根木头。」

「池星舟,」我说,「我喜欢你。」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池星舟已经堵上了我的唇。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下,闷闷地说:「你可别后悔。」

番外

从我记事时起,我父亲的身体一直就不好。等我稍微长大些,我母亲就经常带着他去别的地方看病,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一开始还有亲戚照顾我,但他们工作也忙,大部分时间都只有我一个人生活。

而我的朋友也只有季焕一个。他的父母与我父母交好,所以我们很快熟悉起来,成了朋友。

一次聊天时,我母亲开玩笑地说,「季焕,我儿子还得你多多关照了。」

这话像对成年人说的,几岁小孩怎么抵抗得了成为大人的诱惑,季焕当即打包票:「阿姨放心!」

他当即牵住我的手,郑重其事地晃了晃:「以后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懂了吗?」

季焕的表情过于认真,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用如此真挚的态度对待。他就像太阳,引得我忍不住靠近。

「啊……嗯。」我握紧季焕的手,小声地重复,「永远一起。」

他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他朋友很多,对我的承诺不过是石滩上的无数卵石之一。但我却一直珍重那个诺言,这也使我的视线总是落在季焕身上。

我试图加入他的朋友行列,而他的朋友也都很欢迎我,只不过那些人都不如季焕真诚,很快我就找借口退出了。

只不过季焕好像察觉到什么,渐渐地疏远我,原本亲昵的态度也变得冷淡。我隐约感到,季焕好像不再把我当成朋友了。

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过于贪恋季焕身上的那点温暖。在我冰冷又孤独的家里,我不自觉地开始收集季焕的东西,仿佛有了它们,季焕就能留在我身边似的。等我回过神,我收集的照片几近贴满所有墙壁,而我和季焕也迎来二次分化的年龄。

也许是父母的bo恋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我出乎意料地分化成了alpha。看到这个结果,我心里又期盼季焕能分化成omega。这样一来我就能彻底标记他,让他成为我的妻子,除了我身边哪儿也不能去。

但季焕却一脸无所谓地告诉我,自己是个beta。

Beta不能标记别人,也不能被别人标记。我alpha的身份在这上面毫无优势。

如果季焕不愿意要我,那我又怎么好意思和别人亲近?沈韵三番五次来找我,也不过是我试探季焕态度的手段。我想看季焕吃醋,但也不想让他误以为我和沈韵真的有关系,所以只好装出冷漠的样子,期待季焕能忍不住问我。

但季焕竟像其他人那般起哄,替沈韵说话,莫非他喜欢沈韵?

这可不行。我着急起来,季焕只能喜欢我!我赶紧联系沈韵让他走,沈韵还笑话我怂,他懂什么!

季焕开始百般暗示我,让我早点去alpha的学校或班级,都被我蒙混过关了。但就我对季焕的了解,他迟早有一天会忍不住与我摊牌。而那一天将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决定破釜沉舟,放手一搏。

当阿姨告知我季焕将要给我送饭时,我知道机会来了。我找出之前偷偷买来的针剂。刚分化的alpha只需要一点点,就能迅速进入易感期。

虽然易感期的感觉很不好受,但只要能引起季焕的恻隐之心,我也甘之如饴。

他果然心软了!对待易感期狂热的我,季焕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只得任由我摆弄,除非撞狠了会咬我一口,叫声也软绵绵的,比omega还撩人。

比我幻想的要可爱多了!

最后我一口咬在他腺体上,给了季焕一个标记。虽然我知道标记对beta无效,但季焕温顺地任由我摧残他的腺体,这一认知又让我心安不少。

季焕在我家多待了两天,这也是我十几年来最快乐的两天。直到季焕把照片扒拉出来,丢在我身上,打碎了我的美梦。

他看我的表情好陌生,不像在看池星舟,而是在看一个变态跟踪狂。

季焕说不会举报我,但也不再亲近我。甚至连挑衅都不存在了,这比把我当成敌人还难受。我想解释,告诉他那个久远的承诺,可季焕总是无视我,不给我讲清楚的机会。我有些委屈:明明许诺的是他,默认的也是他,为什么还要丢下我?

还是沈韵注意到我的异常。他能察觉到季焕身上我的信息素,且我总深夜发伤感文案刷屏,打扰了他的眼睛。沈韵为了自己甜蜜的恋爱生活不受打扰,决定叫季焕出来谈一谈。

他们说了什么我不清楚,我实在忍受不了等待的时间,早早地来到餐厅门口,准备接受季焕的质问,以及绝交的结果。

可季焕什么都没说。他撑开了伞,邀请我和他一起回去。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要去我家,然后向我伸手要相册。我知道他一定是不愿意让我这样的变态留着他的照片,所以也乖乖地交出来。

「可以留下几张照片吗?」我问。但看着季焕冷淡的侧脸,我只好自己回绝,「算了。」

谁知季焕竟然说,他本人就在这里!

什么意思?

我还没回味过来,季焕竟然主动地亲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当时就控制不住我自己,释放了些信息素!

结果季焕立刻开始骂我,骂完之后,他亲口说:「我喜欢你。」

这一波三折的情感过山车彻底毁了我的大脑,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毫不犹豫地回吻过去。「你可别后悔。」

我是不会我的beta逃走的,季焕,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全文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