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都把缅北讲的那么恐怖?

发布时间:
2024-04-02 16:27
阅读量:
13

一个猪仔的自述;

2021年,我和一名网友聊天,得知去缅北可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当保安每月都有16000元的工资。在厂里打螺丝正觉得迷茫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淘金”的好地方。但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噩梦之旅。

出国:和网友约好时间以后,我坐飞机从南昌机场,飞到昆明机场,再从宁洱市一直开车到云南的孟连县,大概走了13个小时,然后到一个公路交接口,有一辆面包车来接头,下来两个一高一矮的中年汉子,腰间明显带有匕首状刀具。心里吃惊,在国内怎么敢随身带刀具,回过头,远远看到一排铁丝网,才明白是偷渡跨过边境了。

真相浮出水面

在路上,我预感到这趟出行没有那么简单,也询问过那两个男的,过去具体做什么工作,有什么要求,但都被告知去了就明白了,给搪塞过去,想到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性格也比较胆小,就不敢多说。走山路,走水路。一路颠簸赶了20个小时的路程后,终于到达一处园区,下车一看周边环境,心里一惊,那个地方跟监狱一样,3米的高墙,环绕着电网,门口还有几名枪兵站岗。当时就感觉腿软,站不稳,第一感觉,就是会不会给绑架了,需要家里拿钱赎。但后面的遭遇,才知道,我现在想的,对比还算太美好。

被迫当猪仔;我们拿着行李,进入园区以后,还没安顿下来,就被一个胡姓主管带去谈话,问我有没有在网上看见过杀猪盘,淘宝订单,网络贷款,网络赌博这些。

他说他们这边就是做这个的,我之前有一些了解,但是我是万万也不敢做这些犯法的事。就和他说,这些违法的事我不敢做,我是来应聘保安的。

主管脸色一沉,你不做可以,但是送你过来的车费,人工费,出关费都得你出,我说要多少,他说8万。我心里想,这就是明抢,再说我有这个钱,我也会不会几千公里跑过来,就说不干,怎么来的怎么送我回去。

他顿时脸色一黑,用力拍桌子,要么给钱,要么好好干活!没想清楚,别出去了。我就在里面关了三天,实在不行了,就想着,先吃饱饭,我不做业绩就行了。但是后面发生的事,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处罚;答应干活以后,就给我安排了10人间的宿舍,我分到的部门是网络赌博的部门,每天通过网络聊天,发短信的方式,去招揽赌客注册账号,在网站赌博。

每天的指标是30个注册账号,业绩就是赌客的下注金额,每天不低于五万。规则是低于50%,不给吃饭,低于20%体罚。

每个星期,每个月不达标,连续不达标,处罚更严重。我去的第一天,就看到一名台湾的女生,由于两个做业绩没有达到20%,被两名大汉按着,当着整个部门的人,用烟头烫胸。

女孩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但周边的人,却全部不敢出声。

诈骗;分配部门以后,主管给了我一本话术手册,针对不同人群心理,要讲什么话术。

看了两天以后,就开始打电话,发短信,但内心是惶恐不安的,怕被抓,怕被坐牢,所以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业绩。

但由于是新人,所以第一个星期,只是被骂,没有受到实际身体上的处罚。但第二个星期,主管就开始给我断饭,到周六的时候,主管让我们几个业绩没有达到20%的,站成一排,下面全是部门的人观看,一个枪兵,拿着电击棍,挨个电一遍,

第一次受这个玩意,听到一阵嗞嗞声,浑身就感觉无比的疼痛,小腹痉挛,全身忍不住抽搐,无力,持续三秒以后,感觉下半身一热,尿失禁了。

非人折磨;

由于我本身口才就不好,对诈骗更是反感,所以一直没有业绩,到第二个月,主管的脸,完全就拉下来了,不说细节了,说说受到的那边惩罚吧。

第28天:电击

第35天:组长级别,一人踢一脚,小腿黑了半个月

第42天:毛巾盖手,锤子砸手指,食指指甲挨一重击,指甲发黑后脱落。

第48天:小黑屋,轮流殴打,全程拍视频,给家里要赎金。

第55天:收回工位,手拷床关禁闭,一天吃一顿

到第67天,我爸筹了7万以后,打给园区那边,才暂时没有被殴打,当时以为给了钱,就会被放出去。但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人性的黑暗。不但没有被放出,更是把我送入了更深的深渊。

kk园区;园区收了钱以后,并没有把我送回家,而是卖给了更大的园区,也是一样要钱赎,但是家里实在是掏不出钱了,用尽手段,也是没有油水,流转了好几家园区,再也没有人要,就把我买给了最臭名昭著的kk园区。

看到园区外围,我就绝望了,为了防止人员逃跑,园区的安保与围墙,要比国内监狱都更森严,园区围墙大约有3米高,围墙最顶部还带高压电的铁丝圈,上面有电有刺,你一旦触电,就会有“高音警报”,另外,园区围墙内“间隔十几米”就有一处帐篷看管,每一个帐篷里面会有“两名带枪”的看管人员。

而且还有巡逻车,每隔十几分钟会开车查看一次,巡逻车是全副武装的警用车。里面大部分看管人员都是身材高大,全都是带枪的,哪怕你是变形金刚,在里面也会被打成筛子。园区后面还有一条河,宽度大约70米,我就是通过这里,捡回一条命。

生不如死;进入的第一个星期和其他园区一样,也是先进行培训,然后就带到工作岗位。但手段是更加残酷,一个星期以后还做不出业绩的,就会逐渐断了你的饮食。

从以前的一天三顿变为两天一顿,一天一顿,一个月之后还不能做出业绩的,就会被毒打一顿,然后关进小黑屋。

没有业绩,还敢反抗,就会被关进水牢,然后让你给家里打电话进行赎人。家里实在没钱的,他们就会联系其他人,算上你的赔付,然后在公司的伙食费,住宿费,空气磨损费,底板磨损费之类的乱七八糟费用。

总之要在你身上赚足至少二十个W,但是给了钱以后,并不会把你放出来,会把你打包卖给其他人,那真的是按照零器件卖,当抽血机器,被欧美卖家需要人体器官的,送到公海割腰子,然后扔掉。被榨干最后一滴血的价值。

牢笼

熟悉kk园区的情况后,就明白,如果不找机会逃跑,交了赎金活着出去都机会渺茫,更不用说像我们这种家庭,掏不出钱的,想活着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就一直盘算着怎么跑出去,但是跑又谈何容易,园区里层是办公区门卫,外层是24小时不间断巡视持枪保安,最外层是暗哨。而且一旦逃跑被发现,等到的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有两名从广西过来的,在一个下雨晚上,从宿舍3楼跳下,然后还没出外层,就被巡视护卫拦截,抓住后先暴打一顿,然后关3天水牢,不给饭吃,最后殴打拍视频,一刀一刀折磨,还录视频发给家里要赎金,最后被拉到后山活埋。所以这个计划,一直只能放在心里。但很快,事情就出现了转机。

逃跑;园区前面和左右两边都是平坦的空地,从这两个方向逃跑,肯定是跑不远的,后面是一条河,由于河面很宽,是一道天然的屏障,所以那边的看守比较少,比较松,另外由于我在老家,经常下河游泳,水性较好。所以我把主要的逃跑方向,定在后面。

7月19号这天,机会来了,有一个部门主管在楼下开晨会的时候,走列队,到大门口附近,突然有一个人振臂一呼,大家逃,一个部门,100多号人,全往大门冲,随后园区全部看守往这个大门集中,

我看准机会,反方向往后门跑,挨着围墙内壁,一个劲往后面冲到后墙,爬上一颗粗壮的树,就往下面跳,近4米高,摔到地上,人已经快昏迷了,但是脑子很警醒,知道这是我唯一的活命机会。过了两分钟,挣扎爬起来,又往河里跑,

幸好保安都在前门打压集体暴动,除了腿摔伤,其他没有什么危险,跳入河里以后,使劲游泳,也不觉得累,就想游到对岸,就能活命。游了大概有15分钟,终于到了对面,但我不敢停留,就往一处山上跑,

因为进入山里,我的躲藏空间就大了,在山里躲了3天,没有吃一点东西,就喝水,第四天实在扛不住了,就往小路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遇见一个东北在缅北开饭店的大哥,把我送到了救助站。然后报警送回国。由于我没有诈骗到业绩,所以就只拘留了一段时间。

结束语;

这是我一生最不愿意去回首的记忆,经历了这些,才知道,这个世界比我们想的更黑暗,不是世界美好,而是是国家把我们保护的太好了,在国内,混再不好,也有吃有喝,在国外,你再牛逼,也不过是一只,别人想捏就捏的蚂蚁

END